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终身制为何迷人]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身制为何迷人

   谢选骏:终身制为何迷人
   
   《英国的前首相:卸任后都过着什么样的日子》(BBC 2019年9月18日)报道:
   
   英国政局近年不太平,因为一场脱欧,三年已经先后出现三任首相。2016年6月,卡梅伦辞去英国首相职位。2019年6月,特蕾莎·梅辞职,7月约翰逊走马上任。


   卸任之后的“前首相”们日子过得都如意吗?历届英国前首相又是如何扮演他们退出最高决策层之后的不同角色呢?从过去的故事来看,英国“前首相”这份工作其实并不轻松,不乏令人唏嘘的有趣逸事。
   麦克米伦的电话
   对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第一任首相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来说,他的“前首相”故事从一部电话机的去留开始。
   1963年10月,麦克米伦进行了前列腺手术;他误以为是癌症,于是在医院病床上他决定辞去首相一职。女王也来到医院,接受他的辞职申请。
   当天下午,他午睡的时候听到细细嗦嗦的声音,便问是谁,对方回答说:“是邮局派来的,卸除您病床旁边的电话机。您不能再配电话啦!”麦克米伦说:“两小时之前我还是英国首相呢,你可以等一会儿吗?”。“不行,先生,这是规矩。”小伙子利索的回答。
   麦克米伦回忆起这个细节时感慨的说:“这特别像是送走一个永远不能修复的神力一样。”
   希思的专车
   前首相希思(Edward Heath)离任的时刻也不好过,当一架大钢琴从唐宁街10号搬出来的时候,就标志着这位热爱音乐的首相离开了最高权力之位。
   更残酷的是,1974年当希思去白金汉宫辞职的时候,他去的时候坐的政府派的专车,当辞职结束离开白金汉宫的时候,车已经走了。秘书打电话问:“车去哪里了?”得到的回答是,“车去接新首相去了。”随后,一辆特别破旧的车来接希思和秘书,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车的规格从去时乘坐的捷豹(Jaguar)专车,变成了一辆破旧的莫里斯牛津(Morris Oxford)。这就是权力消失的那一刻,从变成“前首相”的那一秒开始,你什么都不是了。
   撒切尔夫人背后中刀
   比起物质福利的消失,心理的创伤更难修复。曾担任撒切尔夫人新闻秘书的英厄姆(Sir Bernard Ingham)认为撒切尔夫人离任是被保守党内部从背后捅了一刀,而不是在大选中败了。她离任的时刻非常痛苦,那些串通一气强迫她辞职的的内阁成员们一个个来跟她告别,在撒切尔看来,那是一个个变节加上虚假的笑脸,最伤人。
   梅杰的精神家园
   卸任首相之职的那一天如何度过,需要巧妙的安排。卸任之后如何度过,更需要智慧。资深板球迷梅杰(John Major)选择了一个稳妥的方式,在和女王见面递交辞呈之后,他和妻子、孩子去椭圆体育场(The Oval)吃午餐,然后下午看板球比赛,在球赛中忘掉失落。他还说:“椭圆体育场是我的精神家园,那是一个给我抚慰的地方,只要我去那里,任何事情都会抛在脑后。所以卸任当天对我来说,去那里是一个好选择。”
   前首相:做什么?
   曾任首相高级顾问的多诺霍爵士(Lord Donoughue)觉得,希思首相的继任威尔逊(Harold Wilson)离任后没有以前快乐了,“因为他的整个人生都跟政治有关,当他离开唐宁街,他就把他那个真正的自己和真正的人生丢在了那里”,他没有其他内容可以替代,也没有很多钱,他也许是唯一一位前首相中有财务危机的人, 养老金很少。不过,“他耍了点心机,当前首相希思离任的时候,他安排了专车和司机,这样当他自己离任的时候,他也有了辆车和司机。”
   后任首相们的待遇要好许多,布莱尔离任的时候,除了车之外,还有每年6万4千英镑的首相退休养老金,外加8万3千英镑拨给他作为办公室经营费,他还有国会议员的工资,还有人24小时保护着他的安全,尽管麻烦的一点是由警察开的专车,车内的人不能打开窗户,自己的行踪也需要随时告知安保团队。
   丘吉尔故居查特韦尔庄园现在由国家信托管理,对外开放
   离任首相们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是,当你离开唐宁街十号的首相官邸,你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家落脚。对于早期的拥有贵族式房产的首相们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但是许多战后的首相们都有房子的问题困扰,包括丘吉尔。丘吉尔孙子曾说他祖父在二战之后基本上破产了,他被迫将自己在查特韦尔庄园(Chartwell)的房子放在房产市场上卖,结果《每日电讯报》圈住了10位有钱的买主,他们每个人支付了5000英镑,总金额5万5千英镑(这在1946年是很多的钱),联手买下了查特韦尔庄园, 让丘吉尔一直住在那里,当他去世之后这个房产再变成国家信托(National Trust)财产。
   写回忆录通常是首相们的常规项目,而且赚钱还不少。除此之外,寻找其他的顾问工作,也是离任首相们的一条出路。布莱尔离任之后,担任联合国和欧盟的中东大使,以及多家私人公司和政府的顾问,为他赚取了多达7千万英镑的财富,当然他也成立了自己的机构,致力于公益事业,在2017年对英国媒体表示,他会回到英国政治前线,“宣扬中立的政策主张,反对民粹主义抬头。”
   首相离任之后有人选择了赚钱,有人则选择了不一样的路。戈登·布朗(Gorden Brown)离任后选择了支持全球小学教育工作,2012年他被任命为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2015年他虽然担任了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Pimco”的顾问,但他和夫人的收入都会用来支持慈善事业和公共服务工作,自己不留一分钱。在英国的脱欧乱局中,他通过媒体表示了支持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的观点,这些都为他赢得了更多的尊重。
   
   谢选骏指出:没有人喜欢放弃到手的权力,所以首相们都对退休生活很不适应——这就是“终身制为何迷人”的理由所在。但是首相们不得不体面下台,不像赖着不走的独裁者只能非死即伤了。终身制为何迷人?因为人有原罪,位高权重者就是罪魁。
(2019/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