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谢选骏: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代表会晤 美高官:中国的法律太奇怪 不可想象》(香港01即时国际撰文胡龙华 2019-09-20)报道:
   
   中美副部级的官员正在华盛顿进行贸易磋商。在贸易战的过程中,美国一直要求中国修改法律。美商务部长罗斯19日再次重申了这一要求。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9月19日在接受Fox新闻採访时说,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正在努力达成一份协议,让北京致力于进行广泛的深层经济改革。
   
   罗斯还说,美国要纠正的是严重的失衡,不仅是当前的贸易逆差,还有结构性失衡、市场准入障碍、对知识产权的不尊重以及强迫技术转让。他还说,因此,这不仅仅是购买更多大豆那麽简单的问题。
   
   罗斯还说,用美国的一些标准来看,中国的法律真的很奇怪。例如,私营公司被要求做军方和情报机构想做的事,而且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他们做了什麽。「在美国,这些法律是不可想象的。」
   
   罗斯的这番表态正值中美副部级的官员正在华盛顿会晤谈判之际,这次会晤是给10月份的第13轮中美贸易谈判铺路。中美贸易战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在这一年多的谈判里,美国反覆要求中国修改法律。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7月9日在接受美国CNBC网站採访时说,美国在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等方面仍不满意,他还说:「我们的团队一次又一次地要求改变中国的法律,但是在这方面遇到越来越多的抵制。中国似乎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或政治局能颁佈相关规定就足够了。我们不同意。」
   
   与此同时,香港《南华早报》6月11日报道称,中国政府顾问时殷弘透露,美国要求中国修改大量的法律,甚至是数百条条法律,以保护知识产权。他还说,这是中美5月份的贸易对话破裂的一个关键因素。
   
   时殷弘还说,中国只同意一个相对弱化的执行机制,没有太多的审核,而且不应该对违反协议的行为进行自动惩罚。
   
   他还说,从5月初开始,中国开始认为,没有协议比一个糟糕的协议更好。中美现在对于什麽是一个好的协议观点相反。
   
   时殷弘还说,随着谈判推进,两国在协议的技术层面分歧越来越大,美国向中国提交了一份包括数百项侵犯知识产权条例的清单,希望得到解决。「美国要求中国修改大量的法律,不是一条两条,而是大量的,可能有数百条。北京无法做出这麽多的改变。」
   
   时殷弘还说,从本质上讲,贸易战与贸易顺差无关。美国是想要改变共产党在国内外管理国家经济活动的方式。
   
   谢选骏指出:中美代表会晤,美国高官说中国的法律太奇怪得不可想象,例如,私营公司被要求做军方和情报机构想做的事,而且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他们做了什麽。「在美国,这些法律是不可想象的。」——这说明他不懂得,中国根本没有私营公司,首富马云不是完蛋了吗?二富马化腾不是也完蛋了吗?别说公司私有的没有,就连十四亿个人头都是共产党的,想割就可以割下来,想什么时候割就什么时候割——就像割韭菜一样!现在没割,是想留着以后慢慢割——不仅人民的脑袋可以随便割就是最高领导也可以随时罢免逮捕,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但是你们要先知道——中国没有私营公司,没有市场经济,只有战场经济——枪杆子里面出市场、出经济!
   
   

此文于2019年09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