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谢选骏文集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谢选骏: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人工智能帮助写电子邮件是好事还是坏事》(BBC 2019年9月18日)报道:
   
   在谷歌电子邮件Gmail中输入文字回复来信,好象Gmail会明白你要说什么。当你敲出字母“tha”,Gmail就会弹出以浅灰色字母显示的余下部分,而你只需要按一下tab这个键就成了。


   
   在电邮系统较简化的时候,你需要花费宝贵的几秒钟自己敲出“非常感谢”或“听起来很不错”的答复。但是现在,像Gmail这样的电子邮件系统可以帮你完成句子。这一功能是由一种名为自然语言处理程序的人工智能在操作。这种电邮人工智能目标是以更类似于人类的方式来理解和使用语言,而不是以往的电脑操作模式。
   不过,虽然这种自动补全功能为我们节省了写邮件的时间,但许多人对“智能造句”(Smart Compose)功能评价不一。有人形容该功能竟然能够扫描我们的大脑,然后给出一个我们想作的答复,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既然机器已开始代我们遣词造句发信给我们的同事、朋友和亲人,是否也会掠夺我们一些更重要的智力行为?是否正在侵蚀我们的个性和人际互动的乐趣?甚而言之,这些自动助我们完成电邮的技术是否会改变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
   谷歌的Gmail是电子邮件供应商其中一家最早使用人工智能来预测用户的回复内容。
   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听觉感知及学习神经网络的科学家玛丽亚?格芬(Maria Geffen)表示,“预测是人类的知觉以及我们与世界建立关系的基础。人类的大脑会不断做出预测。例如,当我们在噪音很大的环境中听人讲话时,即使我们只能断断续续听到一小部分,我们也能预测到他们说了什么话。这种预测也适用于更复杂的认知任务,比如造一个句子。”
   写信或作文,无论是手写还是用电脑写,都涉及复杂的认知协调,会同时动用到好几种认知能力,如长期记忆力、对语义系统的认识,以及工作记忆和规划力等。
   格芬指出,要是我们把造句作文的工作分包给机器,这可能会对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产生一些深远的影响。她说,“我们现在正在连续多日做实验,追踪大脑中代表声音的神经元的活动,结果发现相同的神经元群每天都表现出不同的活动模式。所以,思考如下的情景是非常有趣的。一方面是,如果预测不是由我们的大脑,而是由计算机算法完成的,这会发生什么事?以及这种重复的经历会如何影响我们与外部世界的互动?”
   据估计,全球现有38亿电子邮件用户,每天发送的电子邮件达2810亿件。这等于我们每个人平均每天要收到74封电邮。在没有互联网的日子里,要是每天能收到两三封或更多的信件就会感到幸运,而且大部分还是账单。因此,就不难理解,当我们每天都要回复这一连串的的电邮时,就会想要得到外来一些帮助来减轻负担。分析我们用词造句的写作习惯来预测我们下一步最有可能使用的词汇,这种人工智能技术只需我们敲击一下键盘就能打出几十个字母,可以减少我们输入文字的时间。
   智能作文造句只是众多人工智能其中一种,正式称之为文本预测算法(Predictive text algorithm),已经被大多数智能手机所采用。这个技术经计算我们过去在电邮输入的文字内容,因而能在我们写作一个句子时弹出预计我们会使用的下一个单词。这个文本预测算法应用程序也开始出现在桌面文字处理上。
   在智能书写技术之前,我们还尝试过其他一些方法来减轻打字时的繁重负担。
   在推出智能作文造句(Smart Compose)之前,Gmail先引入了智能回复程式(Smart Reply),使用类似的方法向用户提供三个简短的潜在回复供快捷选择,用户只需点击一个按钮就可以作答。搜索引擎现在也普遍使用自动完成输入技术,自动提出我们可能会问到的问题。我们的智能手机和网络浏览器也有自动填表功能,可以帮我们快速填写在线表格。
   这确实带来好处。例如,自动填表功能可以减少我们不知如何操作的认知负担,以及填写在线表格的时间。根据一项研究,这个智能技术甚至可以帮助你买到价格较低的机票。
   但即便是相对简单的功能,比如词汇拼写自动纠错功能,也让人担心会影响到儿童的拼写能力。文字拼写自动纠错功能在上世纪90年代微软的Word首次引用,后来普及到手机上,作为短信输入辅助功能。
   对于更为先进的自动文字辅助技术会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现尚无大量的研究,但已有一些迹象表明,有可能会改变我们使用语言的方式。
   一项历时一年的研究发现,在手机上使用智能预测文本输入法的中学生比不使用的学生会有较多的拼写错误,但使用智能预测输入法的大学生则很少出现语法错误。
   负责这项研究的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心理学家克丽尔?伍德(Clare Wood)说,甚至有一些证据表明,智能预测文本技术可能对使用者有正面的影响。她说,“据我们所知,成年人接触错误的拼写有时会干扰他们对正确拼写的记忆。因此,自动提示功能可以帮助成年人降低在文本和其他在线交流中碰到拼错的单词可能受到的负面影响。”
   我们很多人一天收到的电子邮件比我们一天能回复的要多,所以自动化回复可以加快我们的回复速度。
   “自动提示功能也可能有助于改善在线交流的语法结构。”但是克丽尔?伍德也警告说,由于人工智能系统是依赖我们过去输入的内容而从中学习,因此其自动填补或提示也可能是错误的。她补充说明,“如果人工智能系统检测到的某些特定的不符合语法的单词组合是经常同时出现,在这个系统中,这些错误的单词组合就会被强化。”而且自动提示系统也会影响我们想表达什么以及如何表达。哈佛大学和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德雷珀实验室(Draper Laboratory)的电脑科学家发现,使用人工智能支持的文本预测系统可能会给人们的写作带来偏见。
   这是因为机器学习算法是向人工智能系统输入大量的数据而进行训练,因此会接触到并放大数据中包含的认知偏见词汇。因此,经用正面网络意见文本来训练的智能文本预测系统,所提示的词汇也就可能更倾向于正面含义,较少偏见。
   研究人员发现,当人们在网上评论餐馆的时候,如果智能文本预测系统提供的快捷文本多偏向于正面评论,结果这些人给予餐馆的评价就会正面的多而负面的少。
   参与这项研究的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研究员肯?阿诺德(Ken Arnold)表示:“文本预测系统已开始提供比过去更长、更连贯、更符合上下文的文本建议。只要想到未来的文本预测系统可能会帮助人们书写得非常出色,就令人很兴奋,但我们也需要透明和责任追究,以防范可能存在偏见或被操纵的预测建议。”
   当今的孩子小至8岁已开始使用手机,甚至可能还会用手机发短信和电子邮件,这就令人担心,手机对年轻下一代正在发育的心智会产生什么影响。
   堪萨斯州执业医生琴维?德瑞尔(Chinwe Dryer)说,“脑神经可塑性的研究数据大多数来自于儿科,因为儿童正处于神经元连接快速形成的阶段。由于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有机会使用手机,预测文本也有可能影响词汇的形成。”
   我们今天使用的许多高科技技术是在硅谷开发出来的,但硅谷的居民却一直在抱怨,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经常面对电脑和手机屏幕。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半岛华德福学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学费高达3.8万美元,学生都是硅谷科技公司高管的子女,但学校却尽力避免其年轻的学生使用电脑。校方指出,教师的调查显示,使用电脑和发短信有害于学生的写作技能。
   其他学校的老师也同意这个观点。
   美国俄亥俄州小学教师凯特?海特坎普 (Kate Heitkamp)表示,“经常会有这样的事,使用拼写自动更正的学生太过依赖这个技术,以至于他们不会停下来动脑筋看看这个自动系统提供的单词是不是他们想要的正确单词。如果学生没有基本的拼写技能,自动更正似乎没有帮助,因为会给他们不正确的单词。”
   过度依赖这种技术“拐杖”可能会对今天孩子的智力发育产生长期影响。从一个孩子所掌握的词汇,即或在很小的时候,已可以看出他们今后人生会有多大的“成功”。
   但伍德说,没有迹象表明自动提示和文本预测技术对儿童识字能力的发展有任何影响。她说,“最终而言,这种技术的主要好处是提高了我们撰写在线信息的速度。对阅读能力比拼写能力强的孩子,自动提示技术能提高他们在网上的有效沟通能力,因而这种技术也向更年幼的孩子,或一般读写困难的孩子开启了能发短信的渠道。”
   不过与他人沟通的方式上,智能技术可能还会有其他长远的影响。
   谷歌最近披露已经在谷歌开发的智能遣词造句的技术中内置了过滤器,以阻止其推荐基于性别的代名词。谷歌一名研究人员发现,当他输入一个含有投资者(investor)一词的句子时,人工智能工具会假设伴随investor的代词应该是“him”。同样,人工智能技术假定“医生”是男性,而“护士”是女性。为了避免尴尬,谷歌选择从系统中完全删除他或她这样的性别代词。
   不管怎么说,我们可能会越来越频繁地使用帮助我们写作的人工智能。现在,整个体育报道都是由人工智能从一系列数据中编写出来的。还有人正在使用加强版的文本预测技术,尝试创作新形式的小说。
   但是否会出现这样的风险,即我们日常喜爱和使用的语言会因此失去丰富和生动?
   格芬说,“更高级的文本预测技术排除来自我们自然语言系统的生动词汇,改用平淡无奇的词汇来填充预测,从而降低了语言的丰富和生动。”她警告说,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让我们写的文字有点不像人的语言。
   
   谢选骏指出:科技发展揭开了“文盲新时代”。难怪现在的社会精英都对高级文化日益生疏、麻木不仁甚至排斥了;而且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也都体现出越来越严重的文盲特征了。这是因为,科技发展揭开了文盲流行的新时代。科学发展,引出一个新的野蛮时代,在各种星球大战的影片中一览无余。
(2019/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