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黑道”和“白道”是可以相提并论的,黑社会其实乃是国家政权的缩影——国家起源于“坐寇”,区别盗匪的“流寇”。但是黑白两道往往交融,官匪一家常常联姻。二十世纪的前半叶的欧洲列强,也是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台湾黑帮的仿效对象;而逮捕审判他们的台湾政府,就像操纵纽伦堡审判的同盟国法庭……而希特勒这样的“革命者”,往往就是游走黑白两道的大师,孙文、列宁,也是如此。
   
   网文《由徐浪、周庸讲述真实罪案故事》(根据新闻报道、采访、官方档案整理而成从而达到探索人性和警示的目的)报道:

   
   大家好,我是徐浪。两天之前,一个朋友的弟弟,稀里糊涂的欠了笔钱。我飞回哈尔滨去帮忙,和讨债公司的老板聊了聊,吃了顿饭,解决了问题——酒过三巡,他说自己原来混社会,风光过一阵,后来害怕,转行帮人讨债去了。
   
   我问是怕法律的制裁么,他说不是:“怕死,好多十几岁的小孩儿,手太黑,没TM规矩,真敢啥也不说,上来就捅死你。”
   
   “哪JB有一上来就往死里整的,自己以后也不过了?”东北小孩最爱打架,我上中学的时候,学校里最流行的一句话是,“人不狠,站不稳”。
   
   但这个“狠”得有限度——打群架时,如果有脑残拿了把尖刀,那这架肯定打不起来,都怕出事。
   
   东北打架喜欢用钢管,疼还不致残
   
   大家会记住拿尖刀这个人,因为怕死,以后都不惹他,但每次和他擦肩而过时,心里都会骂一句“虎逼”。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事,就是关于一个大“虎逼”的。
   
   一言不合就杀人,别人还拿砍刀、钢管打打杀杀时,他走私了一批军火,招了几个小弟,手持乌兹UZI冲锋枪,见警察杀警察,见黑道杀黑道,自己都记不住,到底杀了多少人。
   
   乌兹冲锋枪,英文缩写UZI
   
   1986年11月8日,台湾嘉义市。
   
   卖真正台湾烤肠的陈荣昆,今天心情贼不好。他一大早把摊摆上,一直没开张不说,还来了个当地小有名气的黑道大哥。大哥说,又没人买,杵那干啥呢,快过来跟我玩两把骰子,乐呵乐呵。
   
   陈荣昆不敢惹,不情不愿的开始跟大哥赌博。大哥招子贼赖,不管输赢,通通把钱拿走,可把陈荣昆心疼坏了——这tm得多少根烤肠才能赚回来。
   
   台湾正宗烤香肠,让我想起大肠包小肠
   
   玩着玩着,凑过来一小白脸,浓眉大眼,脸上肉嘟嘟,看着挺憨厚老实的人,说自己也想赌。
   
   大哥想了想,同意了。
   
   小白脸运气特好,上来就通吃全场。
   
   等到给钱的时候,卖香肠的陈荣昆说:我老大赢了我当然给他钱,你他妈是什么东西?还他妈敢要钱?
   
   一看对方赖账,小白脸跑到小摊前,抄起香肠刀,就要砍陈荣昆。
   
   陈荣昆吓坏了,撒腿就跑,小白脸边追边骂,逮住了陈荣昆后,二话不说,拿刀就捅,直接扎进了陈荣昆右脖子,哗哗淌血。
   
   这是长相斯文憨厚的林来福第一次杀人,三年后,他成了台湾「十大枪击要犯」的No.1。
   
   杀了烤肠的以后,林来福爱上了鲜血喷涌的感觉,身边的人都形容,林来福只要一见血,就抑制不住地兴奋。
   
   
   当时的新闻报道
   
   林来福杀人后,上了通缉名单,开始亡命天涯,一边躲着警察的追击,一边收揽道上的小弟,还搞来了一批走私军火,有左轮手枪,黑星手枪,乌兹UZI冲锋枪,还有手榴弹、防弹衣等。
   
   一般来说,黑帮干架,江湖规矩是用刀不用枪。
   
   原因有三:
   
   ?刀好弄,实在不行揣把菜刀也能砍人,枪没那么好搞
   
   ?台湾警察人数,远远少于台湾黑道人数,小逼崽子们耍个刀枪棍棒,不至于次次死人,警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可一旦用枪,基本都要死人,警察必须得管
   
   ?用刀杀人,打官司还能说是误杀;用枪杀人,铁定判蓄意谋杀
   
   但林来福不管,他见血兴奋,一开始就是想杀人——他心眼儿特小,谁要有一点小事招他惹他了,基本都是死。
   
   
   黑星手枪,台湾习惯叫“大黑星”
   
   有一天,就因为一黑道大哥说了句“林来福有什么了不起的?”,被他知道了,带上一帮小弟,赶到黑道大哥所在堂口,想要杀人灭口。
   
   没想到,黑道大哥早听到风声跑了,林来福到了堂口,发现有6个纵贯线的大哥正在喝茶。
   
   纵贯线当然不是李宗盛、罗大佑的那支乐队,是指那些势力纵横南北,江湖地位不受地域限制的大哥。
   
   纵贯线大哥是个台湾黑帮专有名词,类似的还有“角头”、“外省挂”、“海线大哥”——有机会再讲,先说回林来福。
   
   六个纵贯线大哥一看,几个小年轻,穿着类似特勤的衣服,闯进来不知道要干嘛,蹭的一下站起来:“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听了林来福的解释后,六个大哥仗着江湖地位,好言相劝:小伙子消消气,有啥大不了的。
   
   林来福一听更来气了,你们TM谁啊,对我指手画脚的,出门找到自己的车,打开后备箱,掏出把滚筒式冲锋枪回到屋里,砰砰砰砰一通狂扫,当场就把六个大哥全杀了。
   
   半小时后,林来福又领着几个小弟,赶往下一个据点,据说要找的黑道大哥就在那里。
   
   但还是没找到,据点里有十多个人,又开始质问他,想要干嘛。
   
   林来福掏出冲锋枪,咔咔扫过去,当场10人中枪,6人死亡。
   
   此案一出,震惊台湾黑白两道,不仅警方通缉他,因为杀了太多台湾顶级黑道大佬,黑帮也开始通缉他。
   
   林来福一跃成为「十大枪击要犯」的龙头老大,江湖人称“鬼见愁”——太TM不讲理了。
   
   
   十大枪击要犯名单
   
   从1984年开始,台湾警方每年都会公布“内政部警政署要案查缉专刊”,按照罪犯的凶残程度、负面影响力,出个Top10的榜单,称为「十大枪击要犯」。
   
   Top10里谁被抓了,就把他从名单里划掉,再把其他罪犯放进名单。
   
   本来这个榜单,是为了提升警方士气,号召全台湾警察团结起来,一起干死邪恶势力,同时也希望老百姓多多提供线索,一起建设和谐台湾。
   
   哪成想,榜单一出,立马成了黑道的身价排行榜,排名越高,身价就越高,赚起钱来更快了。
   
   这让许多人看见一条致富之路——有些没实力的小混混,拿着「十大枪击要犯」的名单勒索,说我是这榜单里的谁谁谁,或者说,我大哥是榜单里的谁谁谁,你快他妈给钱,不给钱就杀人。
   
   1989年初,一家建设公司收到了林来福的勒索信,勒索新台币3000万,在信中,还细数自己过去犯下的案件,比如:
   
   1986年11月8日,在嘉义,砍死香肠小贩陈荣昆
   1987年2月7日,在彰化和美镇,持枪抢劫吴福清,重伤对方
   1987年2月18日,在南投县埔里镇“高尔基咖啡屋”,枪杀黑道大哥邱清吉
   1988年9月30日,在台中市成功路“温莎公爵”咖啡屋,枪杀黑道大哥陈景德
   1988年11月23日,在台北市皇冠大酒家,枪杀潘汉崇,射伤林文雄
   ……
   
   
   1987版新台币
   
   建设公司老板一看,排名第一的悍匪勒索,吓得要死,赶紧根据信上面的账号,汇了3000万过去。
   
   结果,这一新闻见报后,震惊的不是警察局,而是林来福:妈的,是哪个小逼崽子冒名顶替我,我他妈没干这事儿!
   
   林来福立马派出手下小弟,到处打听,到底是谁,借他的名号讹了3000万。
   
   后来,他得到线报,打听到到冒充他的人,正在一家酒吧喝酒,林来福杀进酒吧,把人从酒吧拖出,塞到车上,开到一处坟地,让他在坟地前跪下,一枪爆头。
   
   
   台湾八九十年代的墓地
   
   看到这种案子,你可能会觉得,林来福虽然杀人,但都是事出有因的,这个人也没那么可怕啊。
   
   其实不是,他做下的很多案子,都非常缺乏杀人动机,我举俩例子:
   
   1987年8月9日,林来福在高雄市前金区“东王”餐厅,杀死缪宗正等三人,就因为吃饭的时候,对方说话声音太大了。
   
   1988年12月12日,在嘉义市「金枪」卡拉OK厅,因为觉得服务员不机灵,抬枪就射,还好对方躲过了。
   
   1989年10月4日,因为怀疑小弟不忠,他问都没问,在彰化县二林镇万兴农场附近的「台糖」甘蔗园内,将跟随他多年的周志昌枪杀后毁尸灭迹。
   
   可以说,林来福是天生的罪犯,杀人就像看球、玩游戏一样,对他是一种爱好,甚至是一种需要。
   
   
   林来福
   
   这种凶残的个性,是如何养成的呢?
   
   我看了很多台湾媒体的分析,都一致认为是教育原因。
   
   1959年8月13日,林来福生于台湾嘉义市,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挺穷的。
   
   多年以后,林来福被捕入狱,嘴特紧,问啥啥不说,但咬牙切齿的给警察讲了个故事:上小学时,学校有规定,必须说国语,说台语要罚钱,说一句罚一块。
   
   调皮捣蛋的林来福,经常讲一些干哩娘、鸡掰之类的脏话,被罚了70多块,他没办法,回家管他爸要钱。
   
   家里穷掏不出来,他爸只好出门找人借钱,一直凑够了70多块,交给了学校,并对他一顿拳打脚踢。
   
   据说当时说台语不仅罚钱,还要体罚——挂着狗牌到操场做青蛙跳
   
   他对记者说过,不知道这七十元,对学校有什么帮助和意义——他开始恨老师、恨学校、恨社会、恨政府。而且,这件事让他觉得上学没啥用,开始不好好学习,交一些品行不良的朋友,初中毕业后,他直接辍学了,开始混社会。
   
   他也没想着找啥工作,入了黑道后就开始抢钱,就像学校抢他那70块一样。
   
   24岁时,他因为抢支票被彰化地方法院判了3个月,但没坐什么牢,交了保释金就出狱了。
   
   1986年6月10日,林来福在彰化县员林镇,又持刀抢劫,砍伤了被害人,抢走了支票,最后被彰化地检署以抢劫,伤害罪通缉。
   
   又过了5个月,他就杀人了,就是我们开头讲的杀香肠小贩。
   
   1987年,林来福去一酒吧抢劫,一名叫黄源三的客人,运气特不好,被子弹打中颈椎,终身瘫痪。从此,他儿子为了维持生计,开始边上学边打工,有天出门,还出了车祸。他老婆,为了照顾爷儿俩,累出肝硬化,继而导致肝癌,后来又摔了一跤,磕到了头,做了手术后,已是脑死状态。
   
   他儿子后来接受采访说,父亲瘫痪在床,屁股长褥疮,如果他去工作,就没人帮他爸翻身,吃饭也没人照料。妈妈不太可能醒过来了,随时做好了拔管的准备,整个家就靠一点微薄的救助金活着。
   
   林来福让很多人家破人亡、倾家荡产,但没人关心这些受害者——反而有很多人,把他当成了摇钱树。
   
   六七十年代,因为越南战争爆发,作为美援基地的台湾,诞生了很多美军带来的产业,比如西餐厅、酒吧、色情业等。
   
   这些暴利产业,成了各大黑帮必争之地。
   
   有的黑道大哥,自己开酒吧、餐厅、歌舞厅等,更多的黑道大哥嫌麻烦,为了赚钱,常常给人挂名。
   
   比如说,你开个饭店,让黑道大哥来挂一个虚职——某某董事、某某顾问、某某经理等,再分其相应的股份,这样一来,只要听说股东是黑道大哥,就没人敢来闹事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