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谢选骏文集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谢选骏: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博物馆里的故事:为什么我们应该对黄蜂保持敬畏》(BBC科技事务记者 2019年9月17日)报道:
   
   黄蜂,蜜蜂,锯蝇和蚂蚁都属于膜翅目昆虫,加文·布罗德是这类昆虫的狂热粉丝。


   你想知道杀死蟑螂最好的方法吗?
   首先,将强劲的神经毒素注入蟑螂脑部。这会让虫子乖乖就范,它甚至不会想飞走,对你唯命是从。
   接着,撕下它其中一根触角,吸食流出来的汁液。这是零食,你懂的。
   然后领着它一路回到你在树桩旁的巢穴,就像牵着一只狗一样。你将会把这只僵尸埋进地下的一个洞里。
   不过在你合上坟墓之前,在虫子身上产下卵。你即将出生的宝宝还能在蟑螂死去之前享用一顿大餐。
   加文·布罗德(Gavin Broad)博士非常喜欢关于黄蜂如何寄生于其它生物的故事。他是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负责昆虫展览的主要策展人,有大量的资料可用。
   他有一抽屉又一抽屉的黄蜂,标本是从全球各个角落搜集回来的。好了,我已经能听见你在说:“我讨厌黄蜂,即使它们会杀死蟑螂。”但是和加文一起待上几分钟,我保证你的观点会改变。
   你会惊叹于它们的技巧,在很多情况下,你会被它们的美丽所惊艳。
   比如蟑螂终结者——扁头泥蜂就有绝美的宝石光泽外骨骼,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人们有时候将它们称为宝石胡蜂。
   “但每一种黄蜂都极美丽,”加文说,因为他想催促你跨越媒体报道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比如,甲虫和蜜蜂更招人喜欢;蜜蜂不过是毛茸茸且转为吃素的黄蜂。
   黄蜂在自然界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而且不会在秋天纠缠人类。请忽略那些九月份在果园里绕着苹果酒嗡嗡作响的“黄夹克”,它们很快就会消失的。
   黄蜂不一样,它们有很重要的功能,其中之一就是防治其它昆虫。你能想到的每一种昆虫都可能是某种黄蜂的攻击对象。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极可能要在我们的农场上使用更多杀虫剂。
   正是寄生蜂在为我们做这项工作,它们的方法,例如扁头泥蜂那样,常常精妙绝伦。
   我很着迷于一种颜色绚烂的欧洲黄蜂——黑背皱背姬蜂(Rhyssa persuasoria)。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是因为我从未真正在野外看到一只这种黄蜂。它们常出现在英国的森林里。
   它有一个很特别的产卵管,那是腹部末端的多功能“皮下注射器”。有了这根产卵管,这种黄蜂的体长增加至大约8厘米。
   这种蜂捕杀隐藏在树皮下的锯蝇幼虫,当它发现一只的时候,它就会用产卵管钻穿木质纤维,刺穿幼虫,然后产下一颗卵。其次,它不会立刻杀死目标,它只会用毒液让猎物动弹不得。
   “寄生蜂成功的关键是让猎物的肉保持新鲜,”加文说。
   他叫我走进隔壁的房间,洞穴般的入口里面满是装有移动车轮的博物馆落地柜子。加文确切地知道他想找的东西在哪个抽屉里。
   我们在英国并不刻意收藏“大”标本,所以你可以想象到在世界其他地方还会有更加让人惊讶的黑背皱背姬蜂标本。我们来看看恰如其名的巨姬蜂(Megarhyssa)。
   这一种蜂的产卵管可长达15厘米。它们会花好几个小时钻开树皮找到受害的寄主。
   这需要耗费很多能量,特别是如果你错过了你的目标,或者,不凑巧另外一只黄蜂用稍微细一点的产卵管,从同一个孔把你刚产下的卵给替换掉了。例如,这种叫做Pseudoryhssa的黄蜂。
   大自然有时候就是这样。物种会使用书本里介绍过的每一种技巧来生存和发展,不断地战斗。
   英雄蛛蜂:英雄蛛蜂是体系最大的黄蜂种类之一,学校的孩子常常对它们很痴迷。
   加文关上抽屉。他告诉我,还有一种黄蜂甚至会把它的卵产在已寄生在毛虫体内的另一只黄蜂幼虫中。这听起来有点像昆虫学家的圣诞晚餐:一只鹅里面塞了一只火鸡,火鸡里面又塞了一只鸭子。
   那么,体型最大的黄蜂是哪一种?可能是像英雄蛛蜂这样的蛛蜂种类。当加文与学校的孩子交谈时,这种黄蜂一直是他们的最爱。
   你现在终于知道这个过程:黄蜂落在狼蛛身上,狠狠叮咬狼蛛直至动弹不得,然后将一颗卵放置在狼蛛身上一个特定的位置,幼虫孵出后就可以自行向内钻洞。令人惊叹的是,幼虫可以确保不会过早咬食维持狼蛛生命的重要器官。
   那么最小的黄蜂呢?那将是仙女蜂,例如 Kikiki 和 Tinkerbella这些物种。加文拿着一张卡片,上面有一些难以察觉的点。这种黄蜂长度约为0.2毫米。非常微小,你需要一台显微镜才能看见它们。
   事实上,它们如此微小以致它们可能是小型物种具备飞行能力的极限。然而它们不光能飞行,还能找到寄主,它们寄生于其他物种的卵和单细胞生物。
   一只南美造纸胡蜂(Charterginus)的巢穴,它看起来就像一片挂在树上的叶子。
   我和加文共处的时间差不多到了,但在向我展示自然历史博物馆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巢穴之前,他是不会让我离开的。
   “黄蜂可能给了我们关于纸的概念,”他说。它们咀嚼木头,然后建造出最精妙的纸质结构。
   即使是每到秋天常令我们烦恼的黄胡蜂(Vespula vulgaris)。它们也是成功的建筑师。围绕其六边形蜂巢的纸质外壳具有错综复杂的漩涡和波浪。木材来源越多样化,样式越不寻常。
   自然历史博物馆里还有一个20世纪40年代的黄蜂窝,其中有写部分甚至是羊毛制成的。黄蜂回收利用了附近人家的围巾。
   加文对他学科的热情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当有人告诉加文,他们讨厌黄蜂的时候,他会怎么说? “我只能哭了,”他笑着说。“人们为什么不爱黄蜂?它们可是昆虫界的狮子啊。”
   
   谢选骏指出:英国人为什么对黄蜂保持敬畏?因为英国人学习了黄蜂的寄生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给别的社会诸如神经毒素,让他们变成活尸,然后在他们的社会组织里下蛋,让自己的后代慢慢享用活尸大餐,直到全球布满了自己的子孙。这个不是博物馆里的故事,而是大英帝国成功扩张的秘诀!所以,英国人应该对黄蜂保持敬畏了。可是现在,殖民地人民也学会了这一手,他们纷纷入驻英国本土,不仅有印度人,也有香港人,还有非洲人,英国人该如何料理后事呢?
(2019/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