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谢选骏文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谢选骏: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忧自己及家人安全受威胁 港大学生会黄程锋辞职离境》(2019年9月14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上月30日在湾仔遇袭的港大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因感到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周四(12日)去信辞去港大校内职务,并已离开香港暂别抗争运动。


   
   在香港反修例风波下,先后有多名学生领袖或组织游行人士接连遇袭被打压,受害者之一的香港大学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因忧虑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无奈辞去学生会职务,并已离开香港暂别这场抗争运动,他更在辞职信中形容这是「一生的耻辱」。学界批评当今政权刻意营造「白色恐怖」,剥夺香港人免于恐惧的自由所致,强调不会放弃抗争。
   
   持续三个月的「反送中」运动以来,一直为学界被捕人士奔走、提供支援的香港大学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周四(12日)去信港大学生会评议会主席,辞去学生会职务,并已离开香港,目前身处海外。他在信中表示,今次离开是一趟「单程」之旅(one-way trip),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他每天都祈求能够回港。
   
   黄程锋在信中透露,离开是与上月30日凌晨遇袭有关。他当时在湾仔轩尼诗道等巴士,突遭一名白衣男子从后用藤条袭击,凶徒事后逃去。由于只有他被打,另两名候车男子安然无恙,而在他遇袭的24小时内,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光复元朗」申请人锺健平相继遇袭,还有港大学生会前会长孙晓岚等多名社运人士被捕,他相信事件是有计划、有组织,并非随机或巧合。
   
   他批评,政府连月来对示威冲突无动于衷,却将香港变成一个警察城市,要学生及社运人士噤声。他指,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在关键时刻离开香港,形容是一生的耻辱,不管他过去三个月所面对的压力及障碍,但其家人亦处于焦虑及沮丧之中,因感到自己与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胁,离开是唯一选择。
   
   港大学生会评议会时事委员会署理主席彭家浩对本台证实,港大学生会评议会收到黄程锋的辞职信,将于周六(14日)召开会议讨论,是否接纳其呈辞。他形容事件显然是「白色恐怖」,但强调学界不会放弃抗争。
   
   彭家浩说:警察可以用正常程序检控我们,即以正当理由去拘捕,但并非这样用一些流氓手段去对付我们,即见到这种「白色恐怖」不单止针对政党人士,其实是对学生或所谓没有大台的领袖,都会寻找或挑选一些人来袭击及逼害他们。我觉得这个做法是想对我们这场运动有打击,但当然我们不会因此而令立场改变。
   
   彭家浩表示,曾与黄程锋联络,确认他目前处境安全,但不便透露更多资料。他又指,包括自己在内的多位学生领袖,都曾收到恐吓讯息要他们「收手」,故他日后会小心行事及保持低调。
   
   本月2日在沙田遭凶徒伏击的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亦对本台指出,现时很多学生及不同组织人士,都在「白色恐怖」之下,导致情绪受困,因逞凶者的目的是要打压这场运动,故他很明白黄程锋的决定。
   
   郑家朗说:其实坦白说就是看到「白色恐怖」的气氛在影响不同的组织者,无论是学生会成员、政党或知名社运人士,其实都会受那种恐惧情绪所困扰,所以我们很体谅黄程锋同学作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大家在这场运动的参与度都很高,所以承受的压力的确很大,但都希望大家明白这种恐惧情绪,就是在政权上,想营造、刻意令我们不再走出来,所以我会继续走上街头。
   
   郑家朗认为,虽然当今政权不断以各种手法,进一步打压参与抗争人士,他亦尊重其他同路人的个人决定,但学界不会因而放弃抗争。对他个人来说,争取社会公义较自身安全更重要,他呼吁市民要继续支持这场运动,只要有愈多人参与,便不怕被这个政权击倒。
   
   谢选骏指出:这一逃离并不奇怪,而且应是冰山一角。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屠杀开始之前,民运的有些积极分子就率先从北京逃到了香港,后来还为自己的预先逃跑洋洋自得,庆幸自己没有被子弹击毙,也没有被捕下狱关押,这就叫做“春江水暖鸭先知”——中国只有“鸭先知”,真他妈的可悲!这些鸭子不少后来又回到大陆混迹。现在,三十年过去了,香港也不安全了,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或许香港人比大陆人强一点的地方,就是他们还有耻辱感,不会为此鸭子的本事而洋洋自得吧。
(2019/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