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谢选骏文集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 双普选可能性几乎为零》(RFA 2019-09-14)报道: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给香港双普选的可能性极低,几乎是零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
   
   近日率团来台访问的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在台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到香港问题,他认为中国处理香港有两个困局,若出动武警或戒严,就会像六四事件一样,香港变成死港,所以北京不能也不想出手,但不出手就没完没了。
   
   第二个困局是北京对香港和台湾都加强了强硬立场,结果太强硬导致失败,但若对港不能出手,对台更不能出手。北京又要证明有力量。中南海处理港台两大困局都是自己闯的祸。
   
   松田教授认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是香港政府揣摩上意,港府“揣摩北京意思的结果,这是毁灭性的”。因为香港是个非常特殊的社会,在中国境内只有一个西方的社会。“一国两制”是维护这个中国境内的西方社会。
   
   他说习近平对港台都强硬,结果两边都受挫。他说习近平19大修宪把国家主席任期取消,“那段时间习近平很风光,他认为是集中权力解决问题,(要展现)我跟胡锦涛不一样,我展现自己的魄力,来解决所有问题,那个要积极这个要积极,结果处处挫折,所以从总的结构来讲,应该是中国本身自己闯的祸。”
   
   他说香港问题是一个结构性的错误,1980年代北京和香港方面的沟通本来还算顺畅,1989年六四后完全捣乱局势,香港变成两派,亲中建制派和民主派。“这个对立和跟北京之间的矛盾没完没了,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意思是说,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要维持自由要争取更大的民主。香港基本法写的是行政长官要选普来产生,但是北京怕,以前江泽民说过“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怕的是井水犯河水,他们怕井水嘛,他们怕香港民主的话,失控(电视剧),所以不给民主的结果就导致了今天,我研判他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几乎是零,他们(北京)怕的是民主跟自由。”
   
   松田康博: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 是中共专制的本质导致
   
   他说现在的香港是因为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就变乱了。而不是给了民主自由才变乱。“这根本就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 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的。”
   
   松田康博曾任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官。他是日本著名的中国通,也是知台派。松田康博曾在北京,上海,香港,台北,美国华盛顿和耶鲁大学等多地进行学术研究。他刚刚结束在北京半年的学术研究。近日他率东京大学两岸关系研究小组参访团来台考察选举,见了蔡英文总统,高雄市长韩国瑜,台北市长柯文哲和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和韩国瑜会面前高雄市府临时通知更改地点,韩国瑜竟对媒体说“我等了日本人25分钟”,日本访问团“被迟到事件”引发哗然。
   
   松田说观察香港局势的关键时间点是十一国庆七十周年,和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而在这些时间点前,示威抗议活动似乎不会停止。
   
   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已经实现了一个,他说港府当前的策略是让香港社会疲惫,同时离间极端暴力分子和广大群众,这是统一战线的基本作法。港府借撤回修例先释出一点善意,然后再离间,逮捕极端的示威者比如放火,或砸坏公共设施的人,孤立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平息示威。但这需要很长时间,可能拖过十月十一月。
   
   松田说:“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在开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到底画了什么底线,时间的底线,性质的底线。好像时间底线不是十一,这是林郑透露的,我就有点放心。如果十月一号以前一定要结束的话,那就悲剧会产生,但是他可以拖过十一,再进一步拖到区议会选举,选举结果出来如果大家都满意 那示威抗议规模会缩小,有几个时间点。但是我最怕的是香港长期对峙,万一擦枪走火出了人命,就一发不可收拾。”
   
   松田在1994到97年间住过香港,对香港有感情。他说“我呼吁大家尽量保持冷静,不要产生悲剧。这是我的心愿!”
   
   松田康博: 政治是妥协的艺术 战场可以转移
   
   他认为香港问题对中国是很大的罩门。他觉得现在就是分水岭,他 说撤回修例是好的信号。“我希望和平落幕,因为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在刚开始的时候提出政治要求缺一不可,但是政治永远是一个 紧张的拔河赛。你缺一不可,但是北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一口气就要双普选很难,如果拿不到双普选就每天都要放火打砸吗? 这样做的话,示威者被孤立的可能性很高。”
   
   他强调,群众运动的盲点是没有领袖,运动拖了很长时间之后示威者有可能被离间,被操控。松田研究过台湾的公民运动,他说台湾是公民运动能成功的极少数例子。
   
   他以“太阳花运动”为例,时间很短,提出的要求没有全部立刻都得到结论,但见好就收,把战场转到选举,策略非常成功。所以他认为香港示威者的战场也可以转移,转移到区议会选举或立法会选举。如果林郑月娥真如外媒透露想辞,那可能也要选。他说,到那个时候再重新发动,但这需要有一个领袖或一个班子,群众运动没有领袖,是弱点。
   
   松田康博: 香港对峙局面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说:“有一批人说,到此结束,见好就收吧,另一批人说绝对不能妥协,六四是这样产生的嘛。我不想看到香港到最后是完全无法收拾,变成愈来愈暴力的地方,所以港府北京和示威抗议的群众都要思考,理性应对。有一些要求得到了解决,就暂时结束,然后再更以和平的方式来提出诉求,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来。如果时间拉长了 影响经济影响民生,他们的支持可能会剧减,那这运动本身就失败了,所以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见好就收,重新再来。这些技巧应该 借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经验。我也很难过现在这个状况,我觉得这个责任在中国和港府,但是这样的状况不能拖太久,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还谈到,中国内部对于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忧虑。他说习近平以为集权很容易做事,但很大的陷阱是,大家都不敢做主变成政策大塞车,加上年老生病,第三第四任以后的政策水平会降低,所以国家主席终身制,短期的影响是正面的,可以果断推动一些政策,但长远来说,可能毁掉中国。
   
   松田康博: 习近平想成为毛泽东 但毛泽东最后几年很乱
   
   “好不容易建立的接班潜规则和制度,他都取消了,他怎么下台? 他怎么接班? 这本身就是很大风险,而且他得罪了那么多人,下台自身难保,一定要选好接班人,自己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也是要考虑。他做好了两任,当然不用下台,光明正大。做不好更难下台,这会在第四任和第五任出现,没有接班制度的结果是,越来越不敢下台,越来越怕,越来越老,决策质量越来越下降,这很可怕,非常可怕。他想要成为毛泽东,毛泽东最后几年是怎样的,很乱,他过世以后也是很乱。所以比我们老一辈的中国人都认为,这很危险,非常危险。对中国的经济,和中美关系,很多矛盾都会集中出现在五年十年后, 中国现在有钱,可以处理很多问题,但是负债也越来越多,该改革的暂停,投资用输血来维持经济,很多矛盾都集中,累积,没解决,一直累积到五年十年后,刚好就是习近平要不要下台的时候。我觉得中长期来讲,这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
   
   谢选骏指出:这个小日本不懂,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1989年的时候,赵紫阳问邓小平可不可以退一步?邓小平反问他退到哪一步?赵紫阳语塞了。确实的。共产党欠债太多了,无法偿还的;如果开了一个头,以后债主会不断上门,所以只有彻底赖掉,一步不退。中国政治是赢者通吃的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老日本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们打入中国,要想通吃,可是他们力量不够,输给了苏联,所以才有共产党现在中国的赢者通吃。而这个小日本别说这么久远的百年历史,就连三十年前的历史都不懂——他怪八九民运不懂退让,其实共产党也不懂退让,只懂秋后算账,这使得双方都无路可退,只有决一死战。今天的香港也是一样的——双方都无路可退,只有决一死战。因为中国的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赢者通吃!
(2019/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