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谢选骏文集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 双普选可能性几乎为零》(RFA 2019-09-14)报道: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给香港双普选的可能性极低,几乎是零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
   
   近日率团来台访问的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在台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到香港问题,他认为中国处理香港有两个困局,若出动武警或戒严,就会像六四事件一样,香港变成死港,所以北京不能也不想出手,但不出手就没完没了。
   
   第二个困局是北京对香港和台湾都加强了强硬立场,结果太强硬导致失败,但若对港不能出手,对台更不能出手。北京又要证明有力量。中南海处理港台两大困局都是自己闯的祸。
   
   松田教授认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是香港政府揣摩上意,港府“揣摩北京意思的结果,这是毁灭性的”。因为香港是个非常特殊的社会,在中国境内只有一个西方的社会。“一国两制”是维护这个中国境内的西方社会。
   
   他说习近平对港台都强硬,结果两边都受挫。他说习近平19大修宪把国家主席任期取消,“那段时间习近平很风光,他认为是集中权力解决问题,(要展现)我跟胡锦涛不一样,我展现自己的魄力,来解决所有问题,那个要积极这个要积极,结果处处挫折,所以从总的结构来讲,应该是中国本身自己闯的祸。”
   
   他说香港问题是一个结构性的错误,1980年代北京和香港方面的沟通本来还算顺畅,1989年六四后完全捣乱局势,香港变成两派,亲中建制派和民主派。“这个对立和跟北京之间的矛盾没完没了,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意思是说,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要维持自由要争取更大的民主。香港基本法写的是行政长官要选普来产生,但是北京怕,以前江泽民说过“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怕的是井水犯河水,他们怕井水嘛,他们怕香港民主的话,失控(电视剧),所以不给民主的结果就导致了今天,我研判他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几乎是零,他们(北京)怕的是民主跟自由。”
   
   松田康博: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 是中共专制的本质导致
   
   他说现在的香港是因为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就变乱了。而不是给了民主自由才变乱。“这根本就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 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的。”
   
   松田康博曾任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官。他是日本著名的中国通,也是知台派。松田康博曾在北京,上海,香港,台北,美国华盛顿和耶鲁大学等多地进行学术研究。他刚刚结束在北京半年的学术研究。近日他率东京大学两岸关系研究小组参访团来台考察选举,见了蔡英文总统,高雄市长韩国瑜,台北市长柯文哲和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和韩国瑜会面前高雄市府临时通知更改地点,韩国瑜竟对媒体说“我等了日本人25分钟”,日本访问团“被迟到事件”引发哗然。
   
   松田说观察香港局势的关键时间点是十一国庆七十周年,和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而在这些时间点前,示威抗议活动似乎不会停止。
   
   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已经实现了一个,他说港府当前的策略是让香港社会疲惫,同时离间极端暴力分子和广大群众,这是统一战线的基本作法。港府借撤回修例先释出一点善意,然后再离间,逮捕极端的示威者比如放火,或砸坏公共设施的人,孤立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平息示威。但这需要很长时间,可能拖过十月十一月。
   
   松田说:“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在开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到底画了什么底线,时间的底线,性质的底线。好像时间底线不是十一,这是林郑透露的,我就有点放心。如果十月一号以前一定要结束的话,那就悲剧会产生,但是他可以拖过十一,再进一步拖到区议会选举,选举结果出来如果大家都满意 那示威抗议规模会缩小,有几个时间点。但是我最怕的是香港长期对峙,万一擦枪走火出了人命,就一发不可收拾。”
   
   松田在1994到97年间住过香港,对香港有感情。他说“我呼吁大家尽量保持冷静,不要产生悲剧。这是我的心愿!”
   
   松田康博: 政治是妥协的艺术 战场可以转移
   
   他认为香港问题对中国是很大的罩门。他觉得现在就是分水岭,他 说撤回修例是好的信号。“我希望和平落幕,因为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在刚开始的时候提出政治要求缺一不可,但是政治永远是一个 紧张的拔河赛。你缺一不可,但是北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一口气就要双普选很难,如果拿不到双普选就每天都要放火打砸吗? 这样做的话,示威者被孤立的可能性很高。”
   
   他强调,群众运动的盲点是没有领袖,运动拖了很长时间之后示威者有可能被离间,被操控。松田研究过台湾的公民运动,他说台湾是公民运动能成功的极少数例子。
   
   他以“太阳花运动”为例,时间很短,提出的要求没有全部立刻都得到结论,但见好就收,把战场转到选举,策略非常成功。所以他认为香港示威者的战场也可以转移,转移到区议会选举或立法会选举。如果林郑月娥真如外媒透露想辞,那可能也要选。他说,到那个时候再重新发动,但这需要有一个领袖或一个班子,群众运动没有领袖,是弱点。
   
   松田康博: 香港对峙局面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说:“有一批人说,到此结束,见好就收吧,另一批人说绝对不能妥协,六四是这样产生的嘛。我不想看到香港到最后是完全无法收拾,变成愈来愈暴力的地方,所以港府北京和示威抗议的群众都要思考,理性应对。有一些要求得到了解决,就暂时结束,然后再更以和平的方式来提出诉求,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来。如果时间拉长了 影响经济影响民生,他们的支持可能会剧减,那这运动本身就失败了,所以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见好就收,重新再来。这些技巧应该 借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经验。我也很难过现在这个状况,我觉得这个责任在中国和港府,但是这样的状况不能拖太久,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还谈到,中国内部对于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忧虑。他说习近平以为集权很容易做事,但很大的陷阱是,大家都不敢做主变成政策大塞车,加上年老生病,第三第四任以后的政策水平会降低,所以国家主席终身制,短期的影响是正面的,可以果断推动一些政策,但长远来说,可能毁掉中国。
   
   松田康博: 习近平想成为毛泽东 但毛泽东最后几年很乱
   
   “好不容易建立的接班潜规则和制度,他都取消了,他怎么下台? 他怎么接班? 这本身就是很大风险,而且他得罪了那么多人,下台自身难保,一定要选好接班人,自己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也是要考虑。他做好了两任,当然不用下台,光明正大。做不好更难下台,这会在第四任和第五任出现,没有接班制度的结果是,越来越不敢下台,越来越怕,越来越老,决策质量越来越下降,这很可怕,非常可怕。他想要成为毛泽东,毛泽东最后几年是怎样的,很乱,他过世以后也是很乱。所以比我们老一辈的中国人都认为,这很危险,非常危险。对中国的经济,和中美关系,很多矛盾都会集中出现在五年十年后, 中国现在有钱,可以处理很多问题,但是负债也越来越多,该改革的暂停,投资用输血来维持经济,很多矛盾都集中,累积,没解决,一直累积到五年十年后,刚好就是习近平要不要下台的时候。我觉得中长期来讲,这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
   
   谢选骏指出:这个小日本不懂,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1989年的时候,赵紫阳问邓小平可不可以退一步?邓小平反问他退到哪一步?赵紫阳语塞了。确实的。共产党欠债太多了,无法偿还的;如果开了一个头,以后债主会不断上门,所以只有彻底赖掉,一步不退。中国政治是赢者通吃的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老日本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们打入中国,要想通吃,可是他们力量不够,输给了苏联,所以才有共产党现在中国的赢者通吃。而这个小日本别说这么久远的百年历史,就连三十年前的历史都不懂——他怪八九民运不懂退让,其实共产党也不懂退让,只懂秋后算账,这使得双方都无路可退,只有决一死战。今天的香港也是一样的——双方都无路可退,只有决一死战。因为中国的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赢者通吃!
(2019/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