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谢选骏文集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 双普选可能性几乎为零》(RFA 2019-09-14)报道: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给香港双普选的可能性极低,几乎是零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
   
   近日率团来台访问的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在台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到香港问题,他认为中国处理香港有两个困局,若出动武警或戒严,就会像六四事件一样,香港变成死港,所以北京不能也不想出手,但不出手就没完没了。
   
   第二个困局是北京对香港和台湾都加强了强硬立场,结果太强硬导致失败,但若对港不能出手,对台更不能出手。北京又要证明有力量。中南海处理港台两大困局都是自己闯的祸。
   
   松田教授认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是香港政府揣摩上意,港府“揣摩北京意思的结果,这是毁灭性的”。因为香港是个非常特殊的社会,在中国境内只有一个西方的社会。“一国两制”是维护这个中国境内的西方社会。
   
   他说习近平对港台都强硬,结果两边都受挫。他说习近平19大修宪把国家主席任期取消,“那段时间习近平很风光,他认为是集中权力解决问题,(要展现)我跟胡锦涛不一样,我展现自己的魄力,来解决所有问题,那个要积极这个要积极,结果处处挫折,所以从总的结构来讲,应该是中国本身自己闯的祸。”
   
   他说香港问题是一个结构性的错误,1980年代北京和香港方面的沟通本来还算顺畅,1989年六四后完全捣乱局势,香港变成两派,亲中建制派和民主派。“这个对立和跟北京之间的矛盾没完没了,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意思是说,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要维持自由要争取更大的民主。香港基本法写的是行政长官要选普来产生,但是北京怕,以前江泽民说过“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怕的是井水犯河水,他们怕井水嘛,他们怕香港民主的话,失控(电视剧),所以不给民主的结果就导致了今天,我研判他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几乎是零,他们(北京)怕的是民主跟自由。”
   
   松田康博: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 是中共专制的本质导致
   
   他说现在的香港是因为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就变乱了。而不是给了民主自由才变乱。“这根本就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 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的。”
   
   松田康博曾任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官。他是日本著名的中国通,也是知台派。松田康博曾在北京,上海,香港,台北,美国华盛顿和耶鲁大学等多地进行学术研究。他刚刚结束在北京半年的学术研究。近日他率东京大学两岸关系研究小组参访团来台考察选举,见了蔡英文总统,高雄市长韩国瑜,台北市长柯文哲和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和韩国瑜会面前高雄市府临时通知更改地点,韩国瑜竟对媒体说“我等了日本人25分钟”,日本访问团“被迟到事件”引发哗然。
   
   松田说观察香港局势的关键时间点是十一国庆七十周年,和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而在这些时间点前,示威抗议活动似乎不会停止。
   
   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已经实现了一个,他说港府当前的策略是让香港社会疲惫,同时离间极端暴力分子和广大群众,这是统一战线的基本作法。港府借撤回修例先释出一点善意,然后再离间,逮捕极端的示威者比如放火,或砸坏公共设施的人,孤立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平息示威。但这需要很长时间,可能拖过十月十一月。
   
   松田说:“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在开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到底画了什么底线,时间的底线,性质的底线。好像时间底线不是十一,这是林郑透露的,我就有点放心。如果十月一号以前一定要结束的话,那就悲剧会产生,但是他可以拖过十一,再进一步拖到区议会选举,选举结果出来如果大家都满意 那示威抗议规模会缩小,有几个时间点。但是我最怕的是香港长期对峙,万一擦枪走火出了人命,就一发不可收拾。”
   
   松田在1994到97年间住过香港,对香港有感情。他说“我呼吁大家尽量保持冷静,不要产生悲剧。这是我的心愿!”
   
   松田康博: 政治是妥协的艺术 战场可以转移
   
   他认为香港问题对中国是很大的罩门。他觉得现在就是分水岭,他 说撤回修例是好的信号。“我希望和平落幕,因为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在刚开始的时候提出政治要求缺一不可,但是政治永远是一个 紧张的拔河赛。你缺一不可,但是北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一口气就要双普选很难,如果拿不到双普选就每天都要放火打砸吗? 这样做的话,示威者被孤立的可能性很高。”
   
   他强调,群众运动的盲点是没有领袖,运动拖了很长时间之后示威者有可能被离间,被操控。松田研究过台湾的公民运动,他说台湾是公民运动能成功的极少数例子。
   
   他以“太阳花运动”为例,时间很短,提出的要求没有全部立刻都得到结论,但见好就收,把战场转到选举,策略非常成功。所以他认为香港示威者的战场也可以转移,转移到区议会选举或立法会选举。如果林郑月娥真如外媒透露想辞,那可能也要选。他说,到那个时候再重新发动,但这需要有一个领袖或一个班子,群众运动没有领袖,是弱点。
   
   松田康博: 香港对峙局面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说:“有一批人说,到此结束,见好就收吧,另一批人说绝对不能妥协,六四是这样产生的嘛。我不想看到香港到最后是完全无法收拾,变成愈来愈暴力的地方,所以港府北京和示威抗议的群众都要思考,理性应对。有一些要求得到了解决,就暂时结束,然后再更以和平的方式来提出诉求,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来。如果时间拉长了 影响经济影响民生,他们的支持可能会剧减,那这运动本身就失败了,所以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见好就收,重新再来。这些技巧应该 借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经验。我也很难过现在这个状况,我觉得这个责任在中国和港府,但是这样的状况不能拖太久,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还谈到,中国内部对于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忧虑。他说习近平以为集权很容易做事,但很大的陷阱是,大家都不敢做主变成政策大塞车,加上年老生病,第三第四任以后的政策水平会降低,所以国家主席终身制,短期的影响是正面的,可以果断推动一些政策,但长远来说,可能毁掉中国。
   
   松田康博: 习近平想成为毛泽东 但毛泽东最后几年很乱
   
   “好不容易建立的接班潜规则和制度,他都取消了,他怎么下台? 他怎么接班? 这本身就是很大风险,而且他得罪了那么多人,下台自身难保,一定要选好接班人,自己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也是要考虑。他做好了两任,当然不用下台,光明正大。做不好更难下台,这会在第四任和第五任出现,没有接班制度的结果是,越来越不敢下台,越来越怕,越来越老,决策质量越来越下降,这很可怕,非常可怕。他想要成为毛泽东,毛泽东最后几年是怎样的,很乱,他过世以后也是很乱。所以比我们老一辈的中国人都认为,这很危险,非常危险。对中国的经济,和中美关系,很多矛盾都会集中出现在五年十年后, 中国现在有钱,可以处理很多问题,但是负债也越来越多,该改革的暂停,投资用输血来维持经济,很多矛盾都集中,累积,没解决,一直累积到五年十年后,刚好就是习近平要不要下台的时候。我觉得中长期来讲,这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
   
   谢选骏指出:这个小日本不懂,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1989年的时候,赵紫阳问邓小平可不可以退一步?邓小平反问他退到哪一步?赵紫阳语塞了。确实的。共产党欠债太多了,无法偿还的;如果开了一个头,以后债主会不断上门,所以只有彻底赖掉,一步不退。中国政治是赢者通吃的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老日本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们打入中国,要想通吃,可是他们力量不够,输给了苏联,所以才有共产党现在中国的赢者通吃。而这个小日本别说这么久远的百年历史,就连三十年前的历史都不懂——他怪八九民运不懂退让,其实共产党也不懂退让,只懂秋后算账,这使得双方都无路可退,只有决一死战。今天的香港也是一样的——双方都无路可退,只有决一死战。因为中国的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赢者通吃!
(2019/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