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谢选骏: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健康隐忧:英国数十万病人处方药上瘾》(BBC 2019年9月11日)报道:
   
   医生们表示,任何解决药物依赖性的尝试都需要逐步减少药物的使用和剂量。


   英格兰医疗健康问题主管官员称,英国有数十万人处方药上瘾。需要未雨绸缪防止滥用药物趋势。
   英格兰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England,或译英格兰公共卫生署)就使用强效止痛药、抗抑郁药和安眠药的情况开展调查后表示,英格兰(人口约占全英国85%)有四分之一成人长年使用这些药物。
   这次研究发现,截至2018年3月底,半数使用这些药物的人服用这些药物已经至少长达12个月。
   医疗卫生部门的官员们表示,这种大规模、长期使用有关药物的现象是没有道理的,显示出病人对药物依赖的迹象。
   美食与美颜 吃胶原蛋白能保青春抗皱纹吗?
   英格兰公共卫生局局长保罗·科斯福德教授说,他对这种状况很担忧。他表示,这些药物具有许多重要的临床用途,可以极大地改变人们的生活质量。
   但他指出,有众多的患者使用药物太久,时间超出了这些适合临床使用药物的使用时间长度,这些药物可能就会不再有效,或者产生副作用的风险可能超过其益处。
   替代性治疗
   科斯福德教授表示,必须帮助人们获得其它方式的替代性治疗。
   皇家全科医师学院的海伦·斯托克斯-兰帕德教授说,全科家庭医生并不喜欢给病人开药供长期服用,但有医生时别无选择。
   她指出,这表明严重缺乏替代性医疗。
   英格兰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表示,正在对一些替代性医疗服务进行投资,比如谈话疗法和所谓的社会处方等,包括锻炼课程和基于艺术的活动,对有些病人可能更合适。
   曾经服用止痛药上瘾的病人的自述:我变成与世隔绝
   凯蒂在医院里切除阑尾后,止痛药上瘾长达10年,然后又被误诊。她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但医生没有发现。
   有一阵子,她每天要吃24颗止痛药。
   她说,感觉自己与社会隔绝,体重大幅增加,孤立于朋友圈之外,家庭关系也受到影响。
   多年来,她孤立无援,一直到她被送去参加布拉德福德一个慈善机构主办的戒除药物上瘾的项目。
   在后者的支持下,包括向她提供咨询,她设法摆脱药瘾,自去年年底以来就没有再吃止痛药。她表示,获得了新生。
   重审药物使用问题
   目前,英格兰医疗卫生部门正在重新审查一些处方药的使用情况,包括政府担心人们滥用的五类处方药物:
   抗抑郁药
   鸦片类急性疼痛和损伤止痛药(不包括在癌症患者的使用)
   加巴喷丁类似物(Gabapentinoids ,用于治疗癫痫、 焦虑和神经相关疼痛)
   苯二氮平类药物(Benzodiazepines,主要用于治疗焦虑)
   Z类药物(安眠药)
   一段时间以来,医生开处方药的数量一直在上升,部分原因是人口老龄化,尽管有迹象表明处方药的使用正在放缓。
   为了评估药物依赖程度,英格兰公共医疗卫生局的官员们分析了患者数据,调查有多少人在医院外服用这些药物,以及服用多长时间。
   2018年3月,使用处方药物的病人中有一半服用有关药物长达一年或更长时间,其中约四分之一的人已经至少使用了3年。
   在贫穷区域和妇女中,处方药使用率更高。
   医生们表示,任何解决药物依赖性的尝试都需要逐步减少药物的使用和剂量。
   病人可以使用替代疗法,比如谈话疗法代替抗抑郁药,同时将人们与社会活动(如艺术活动)联系起来,有助于减少孤独和抑郁,并制定活动方案,并用于治疗疼痛。
   长期服用一些药物后,其药效下降。
   其它国家和地区的问题
   在美国,滥用处方药,特别是鸦片类止痛药,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处方药使用率急剧上升。有迹象表明,官方试图控制这种趋势,迫使人们进入非法药品市场。
   在过去10年中,美国鸦片类药物服用过量造成的死亡人数增加了一倍多。
   英格兰公共卫生局说,在英国,有关问题还没有达到这样的规模。英国处方药使用率比美国低4倍,因过量用药而死亡的人数也没有像美国那样大幅增加。
   该机构指出,事实上,英国鸦片类药物的处方率也低于许多其他欧洲国家。但英国希望在看到其他地方出现的问题后,有必要采取预防措施,防止出现同样情况。
   
   谢选骏指出:虽说“英国处方药使用率比美国低4倍,因过量用药而死亡的人数也没有像美国那样大幅增加。英国鸦片类药物的处方率也低于许多其他欧洲国家。”……但是,再过二十年,到了缺德的英国人发动鸦片战争两百年的时候,这个问题一定更加恶化,最终使得“英国发动鸦片战争反伤英国”——这是因为,英国从未反省鸦片战争的罪恶,也没有就此事件对中国进行道歉和赔偿,所以,就在国际社会确立了“毒品交易事实合法”的伦理规范!在这个强大的伦理规范的暗示下,毒品交易的规模只能越做越大,最终势必彻底吞噬整个欧洲人的社会。
(2019/09/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