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谢选骏文集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谢选骏: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卡舒吉被肢解全程录音首次曝光 还原最后时刻》(2019年9月10日 综合新闻)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沙特阿拉伯裔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2018年10月遇害,外界将矛头直指沙特阿拉伯。土耳其《每日晨报》(Daily Sabah)9月9日公开土耳其国家情报机构(National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取得的录音内容,披露卡舒吉死前的情况。


   据悉,这份卡舒吉和15人刺杀小组之间的对话录音是惨案发生后由土耳其国家情报机构 (MIT) 获得的,并立即被分享给了土耳其调查机构及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机构。
   
   去年10月2日下午1:14,卡舒吉到达领事馆并被一个熟悉的面孔迎接进门。他被告知,总领事奥泰比 (Mohammad al-Otaibi) 就在大楼里。在走向二楼的总领事办公室时,卡舒吉开始有所怀疑,但为时已晚。双手被反锁后,卡舒吉大喊说:“放开我,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随后卡舒吉被带入一个房间内。刺杀小组二把手穆特雷布(Maher Abdulaziz Mutreb)说:“请坐。我们必须把你带回(利雅得)。国际刑警组织有命令。我们是来带你的。”卡舒吉回应道:“没有针对我的诉讼,我的未婚妻在外面等我。”
   
   穆特雷布:请给你儿子留言。
   
   卡舒吉:我该怎么跟我儿子说?
   
   穆特雷布:你要写一条信息,让我们先打个草稿,你写好后给我们看。
   
   卡舒吉:我应该说什么,‘一会儿见’?
   
   不明身份的刺杀小组成员:别废话。
   
   穆特雷布:写一些类似于‘我在伊斯坦布尔,如果你联系不到我也不用担心’的话。
   
   卡舒吉:所以我不应该说绑架?
   
   不明身份的刺杀小组成员:脱掉你的夹克。
   
   卡舒吉: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领事馆?我什么都不会写。
   
   不明身份的刺杀小组成员:别废话。
   
   卡舒吉:我什么都不会写。
   
   穆特雷布:写下来,贾马尔先生。快点儿。如果你帮我们我们就可以帮助你,因为最终我们会把你带回沙特阿拉伯的。如果你不帮助我们,你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
   
   卡舒吉:这里有一条毛巾。你会给我下药吗?
   
   负责肢解卡舒吉的沙特安全部门法医证据总负责人塔比吉(Salah Muhammad al-Tubaigy):我们会让你睡着的。
   
   在卡舒吉被下药并失去意识之前他说:“不要捂住我的嘴”。
   
   “我有哮喘。不要这样做,你会让我窒息的。”这是卡舒吉最后的遗言。
   
   录音接下来显示,刺杀小组成员将塑料袋套在了卡舒吉的头上,在挣扎声的间歇能听到刺杀小组成员间的对话。
   
   “他睡着了吗?”“他怎么头又抬起来了”“继续推,用力推。”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和窒息声之后,卡舒吉已经没有了任何呼吸的声音。 下午1点39分,录音里响起了肢解尸体电锯的声音,这个过程一共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
   
   就这段录音来看,卡舒吉从走进领事馆开结婚证明到,永远地失去意识发生在短短的25分钟之间。而刺杀小组从看着目标进入领事馆到把他肢解分成五个箱子运走,也只花了一个小时。
   
   也许对小组的成员来说这是一次“相当成功”的刺杀任务。但这次完美的刺杀行动永远地改变了外界对沙特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认知。
   
   在《沙巴日报》上与卡舒吉最后时刻录音同时曝光的,还有沙特领事和王室助手的通话记录。
   
   在遇害前的2018年9月28日,当卡舒吉来到领事馆领取与未婚妻森吉兹 (Hatice Cengiz)的结婚证件时,时任沙特领事馆最高情报长官穆扎尼立即用紧急密码通知了利雅得,告知沙特王室卡舒吉已经到达领事馆。同时,穆扎尼也报告了卡舒吉将于10月2日返回领事馆的消息。
   
   当天晚上7:08,沙特领事奥泰比与王储助手卡赫塔尼 (Saud al-Qahtani) 办公室的官员通了电话。
   
   在谈话中,卡舒吉刺杀行动被称为“私事”和“绝密任务”。这名官员告诉奥泰比:“国家安全部负责人给我打了电话,他们有一个任务。他们想让你(情报)团队中的一名成员处理点私人事务……如果必要的话,他甚至可以获得(萨勒曼的)许可。”
   
   晚上8点,穆扎尼接到奥泰比的电话:“我接到利雅得的电话,他们让我找一名之前在团队中工作过的人。但是,这是最高机密,几乎会有5天的培训任务。这是最高机密,我需要一名可靠的爱国主义情报官员。”
   
   在谋杀案发生的前一天,也就是10月1日晚上9:48,两名未具名的沙特官员对话如下:“来自沙特阿拉伯的一个委员会明天会来,他们将在我办公室的领事馆做一些事情。”
   
   “没肢解过热乎的尸体”
   
   2019年6月19日,对卡舒吉案进行独立调查的联合国人权专家卡拉马德 (Agnes Callamard) 公布了一份101页的报告,认定卡舒吉是一场“有预谋处决”的受害者,并有证据证明萨勒曼与此案有关 。
   
   截至目前为止,沙特当局已经就卡舒吉的谋杀案起诉了11名嫌疑人,其中刺杀小组二把手穆特雷布和喜欢听音乐肢解尸体的塔比吉等五名嫌疑犯面临死刑。
   
   就在两人进入领事馆完成任务之前,穆特雷布还问塔比吉是否“可以将尸体放在一个袋子里”。
   
   塔比吉说:“不行,太重了,也很高。实际上,我一直在处理尸体,很清楚怎么切。虽然我从来没有切过热乎的,不过应该很容易。”
   
   他还说:“在切尸体时我通常要戴上耳机听音乐,还会喝点咖啡,抽根烟。在我肢解后,你可以把尸体装在塑料袋放在手提箱里,然后把它们(带出大楼)。”
   
   冷血的塔比吉如今面临死刑。讽刺的是,对于兔死狗烹的结局,塔比吉仿佛早就有预感。在走进领事馆前他说:“我在安全部的上司不知道我干的事情。没有人保护我。”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显露自己的恐惧。
   
   谢选骏指出: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因为那里有麦加和麦地那。事实上,希特勒就是类似穆罕默的那样“一手执剑、一手执经”的教主,区别在于,穆罕默德迄今为止还没失败,而希特勒迄今为止差一点就成功了。

此文于2019年09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