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谢选骏文集
·武汉起疫与文化战争
·国家利益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香港人是全球瘟疫的种子
·狼图腾与吸血鬼
·战狼只是五毛家犬而已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毛泽东就是宋江——出卖中共、害死林彪、投靠美帝
·2020年优生学的理论与实践
·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就是自由之路
·自由就是自负盈亏、自生自灭、与神同在
·独立不独立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信任屠夫的各国理应被宰
·中国变身世界老大的最后一战
·共产党统治是百年国耻的顶峰
·黄俄嘴脸与黄俄行动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新的户口改革是切割的更为细致的血肉长城
·21世纪的新锁国时代
·打倒川普解放美国
·全球化终结联邦结构
·伊丽莎白一世是莎士比亚的组成部分
·21世纪的新价值观我早就预告过了
·祖国就要吃掉人民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谢选骏: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麻省理工知名学者涉爱泼斯坦丑闻辞职》(2019年9月11日 转载综合新闻)报道:
   
   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Joi Ito)7日正式确认辞去其职务。这个麻省理工的日本学者是因为“涉爱泼斯坦丑闻”而辞职的。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一决定主要是因为其和杰夫·爱泼斯坦(Jeffrey Edward Epstein)的关系有关,后者不久前在监狱中离奇死亡,是多起性犯罪案件的主角。
   
   报道称,在给麻省理工学院教务长Martin A. Schmidt的一份电子邮件中伊藤表示:“在过去几周时间内我进行了大量反思,我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辞去媒体实验室主任、以及该研究所教授和员工的职务,立即生效。”
   
   此前一天,《纽约客》的报道披露了伊藤和其他人试图掩盖其所领导的媒体实验室和爱泼斯坦之间的关系。
   
   上述报道引用了数十页电子邮件和其他文件,揭示了伊藤在明知爱泼斯坦已经被列为麻省理工学院“不合格”的捐赠者之后,依然接受了大量来自爱泼斯坦的捐款,而且想方设法掩盖其与实验室的关系。
   
   《纽约客》的报道指出,爱泼斯坦与MIT媒体实验室的联系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9月4日,伊藤穰一在内部会议上承认从爱泼斯坦处媒体实验室拿到了52.5万美元,此外还为他的私人企业拿到了120万美元,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名捐赠者为媒体实验室提供了750万美元的捐款,这两名捐赠者分别是纽约金融家、亿万富翁莱昂·布莱克和微软创始人、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报道指出,这些捐款都是经过爱泼斯坦获得的。
   
   在丑闻曝光后,实验室的副教授伊桑·扎克曼已宣布离开实验室,抗议该实验室与爱泼斯坦的联系。
   
   报道指出,伊藤在邮件种中向媒体实验室的发展和策略总监彼得·科恩表示爱泼斯坦的捐款需要保持匿名。这种隐瞒实验室与爱泼斯坦关系的行为在实验室中广为流传,伊藤穰一办公室中一些工作人员称爱泼斯坦为“伏地魔”,或者叫他“那个不能指名道姓的人”。
   
   MIT校方对此事表示震惊,MIT校长拉斐尔·赖夫在声明中表示,校方会严肃对待此事,已经要求学校法律顾问聘请外部律师事务所对此事展开独立调查。
   
   伊藤自2012年起担任《纽约时报》的董事会成员。他还是麦克阿瑟基金会和奈特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
   
   谢选骏指出:“两名捐赠者为媒体实验室提供了750万美元的捐款,这两名捐赠者分别是纽约金融家、亿万富翁莱昂·布莱克和微软创始人、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报道指出,这些捐款都是经过爱泼斯坦获得的。”——比尔·盖茨的捐款为何要通过爱泼斯坦经手?这是因为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吗。他们都是把性当做了麻醉剂甚至宗教,用来填平人文主义废墟和科学主义黑洞所造成的虚无主义的深渊。
(2019/09/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