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谢选骏文集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谢选骏: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人类智力是否已达巅峰 未来只会越来越笨?》(BBC 2019年9月8日)报道:
   
   也许你还没有意识到,人类现正处于智力的黄金时期。

   自从100多年前出现智力测试以来,人类的智商值一直在稳步增长。跟1919年出生的人相比,如今一个智商平平的人在当时也称得上是天才——这一智商测试结果逐年增加的现象被称为弗林效应(Flynn effect)。
   我们或许应该赶紧享受这一黄金时机吧。因为最新的证据显示,智商的增长速度正在变缓,甚至可能已在逆向倒退,这即是说,我们也许已经过了人类智力所能达到的最高值顶峰,开始走下坡。
   人类真的已经登上智力巅峰了吗?如果真是这样,之后智力降低对人类未来会意味着什么?
   让我们先从人类智力的远古起源,即300多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开始直立行走之时讲起。通过对头骨化石的扫描我们知道,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这种最早的双足猿猴脑容量大约为400立方厘米,仅仅是现代人类的三分之一。
   我们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身体20%的能量都被大脑消耗了,所以脑容量增大必须得有切实的好处,这才对得起多消耗的卡路里。
   脑容量激增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主流理论认为,这是群体生活对认知需求越来越高所造成的。
   从南方古猿开始,人类祖先聚集的圈子越来越大,最开始可能是为了抵御捕食者,因为从树上转移到地面睡觉之后,捕食者对他们构成了严重威胁。群居还能让大家资源共享——既能降低在变化莫测的环境中生活的风险,也能共同抚育后代。
   但我们中的许多人从自己的社交圈就能发现,与他人一起居住并不容易,得记清每个人的性格特点、喜好厌恶,以及能不能一起八卦东家长西家短。如果是集体活动,譬如打猎,就需要根据他人的行动来调整自己的行为。对今天的人而言,缺乏社会理解会引起难堪,但对人类祖先而言则关乎生死。
   社会群组规模增大后,除了要面对这些直接挑战外,成员们还可以分享想法,并在彼此发明的基础上进行再创造,于是产生了技术与文化创新,譬如提高打猎效率的工具。这就需要拥有观察他人以及向他人学习的智力,这又促进了大脑又一步发展。
   大约40万年前,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的脑容量已经达到了1200立方厘米,只比现代人类1300立方厘米的脑容量小了一点。我们人类的祖先在大约7万年前离开非洲的时候,已经聪明到可以适应地球上几乎各个地方的生活。令人惊叹的洞穴艺术说明他们已经能够去思考宏观的宇宙问题,也许还包括自身的起源。
   沒有什么专家会认为,人类智商在近阶段的变化是基因进化的产物,因为时间跨度太短了。
   毕竟,“智能商数”(简称智商)是100年前才被科学家们发明出来以衡量一个人智力潜能高低的测量评分。智商测量有效是因为人的许多认知能力是彼此相连的。人的空间推理能力和图形认知能力是与数学及语言能力有关,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因此,智商反映的是“综合智力”,相当于大脑的潜在能力。
   尽管智商测试饱受诟病,但大量的研究表明,智商得分能够体现人在许多工作任务中的表现。在预测学业成绩方面尤为出色(这不出奇,因为智商测试本来就是设计给学校使用的),还能预测出你在工作中掌握新技能的速度有多快。智商测试绝对不是完美标准,许多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你的成功,但总体而言,智商测验确实能说明人与人之间在学习和掌握复杂信息的方面存在重要差异。
   人类智商之升高似乎早于20世纪初已开始,但心理学家们直到最近才开始关注这一现象。这是因为智商的评分被“标准化”了:人们智商测试后,其原始得分会经过公式换算,以确保人类整体的智商中位数永远是100分。这样就可以比较参加不同形式智商测试者之间的智商高低,但如果不看原始数据的话就看不出不同世代之间的智商差异。
   研究学者弗林(James Flynn)比较了过去100年来的智商测试得分,发现分数在稳定增长,大约每10年增长3分。有些国家如今总共增长了30分。
   虽然弗林效应的原因尚未有定论,但这肯定是由多重环境因素共同造就的,并非基因的转变。
   身高的变化或许是个最佳对比:与19世纪时相比,如今我们平均高了11厘米(约5英吋),但这并不能说明人类的基因有变,变化的只是整体的健康情况。
   有些因素也许会带来双重改变。譬如,医药水平提高、儿童期的感染患病减少,以及饮食营养加强,既令我们身体长得更高,也让大脑变得更聪明。有人指出,智商增加也可能是因为汽油中的铅含量降低,过去铅可能阻碍了认知水平的发展。燃料越清洁,我们就越聪明。
   但应该还不止这些,人类社会的智力环境也经历了巨大变革,如今孩子们从很小就开始训练抽象思维和推理能力。譬如在教育过程中,大多数孩子都被教导要以抽象方式思考问题(譬如动物是哺乳类还是爬行类)。我们也越来越倾向于用抽象思维来使用现代技术。譬如,用电脑的时候,即使是最简单的操作也需要识别和处理各种符号。如果在这样的思维方式中成长,就能培养出在智商测试中取得好成绩的技能。
   无论弗林效应的原因为何,有证据显示,智商增长的时期都可能已经结束,增长的速度放缓,甚至可能正在逆向倒退。以芬兰、挪威和丹麦为例,转折出现在90年代中期,此后智商测试的平均水平每年下降大约0.2分,两代人之间的差距就能达到7分。
   这一趋势比之前的弗林效应更难解释,部分原因是此趋势最近才刚刚出现。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教育不像以前那么激发人的智力,起码所传授的不是应对智力测试。奥斯陆大学的罗格伯格(Ole Roeberg)告诉我,譬如有些智商测试测的是心算能力,但学生们现在都用计算器计数。
   目前已经明确,我们的文化会以我们所不知的神秘方式影响我们的心智。
   科学家们仍在寻求解答人类智商增加和下降之谜,不过值得我们思考的是,智商的变化对整个人类社会有哪些影响。弗林效应中的智商增加有没有带来我们所希望的好处?如果没有,又是为什么?
   《智力杂志》(Journal of Intelligence)最近出版的一份特刊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在相关的文章中,康奈尔大学的心理学家斯特尔伯格(Robert Sternberg)写道:
   与20世纪之初相比,现在的人能发明更复杂的电话以及突破其他技术创新。但论及社会行为,那增加的30分带给我们的变化你满意吗?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跟历史上的许多愚蠢行为一样幼稚……不仅如此,智商增加后人们也没有找到解决世界以及我们国家重大问题的办法,譬如收入差距扩大、大规模贫困、气候变化、人口问题、暴力以及鸦片中毒死亡等等。
   斯特尔伯格可能有些过于悲观。医学在人类防治疾病增进健康等方面,比如降低婴儿死亡,已经取得了重大进步,虽然极端贫困的问题远远没有解决,但从全球来看已有所缓解。更不必说科学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巨大好处,当然这有赖于人的智慧。
   弗林效应究竟有没有显著提高我们的智力?对这个问题持怀疑态度的可不止斯特尔伯格一人。弗林本人曾说,这种提高可能只限于某些特定技能。不同的运动能够锻炼不同肌肉,但整体“健康”可能并没有提高。同理,人一直在训练某些抽象思维能力,但并不一定就提升了所有认知能力。未来如果想让世界变得更好,其他一些我们未能精心培养的能力可能至关重要。
   以创造力为例。当斯特尔伯格等研究人员讲到创造力时,所说的可不只是艺术表现,更是实打实的技能。你能够轻松找到解决问题的新办法吗?你的“假设思维”,即思考并未发生的假定场景的能力有多强?
   智力肯定能帮助我们创新,但智商增长后,衡量人类创新思维的指数并没有随之上升。无论弗林效应的原因为何,这个未知的因素并未激励我们大家以崭新并原创的方式进行思考。
   此外还有理性,即通过权衡理据摒弃无关信息做出最佳决策的思维能力,你在这方面又表现如何?
   你可能觉得智力水平越高就越理性,但事情可没这么简单。虽然高智商与计算能力有关,计算能力强有助于理解各种可能性以及权衡风险,但仍有许多理性决策的因素无法用智力不足来解释。
   讨论人类认知偏差的文献已汗牛充栋。譬如一个例子是“95%脱脂”听起来比“5%的脂肪”要健康,这一现象叫做框定偏差。现在已经知道,智商高也不能免除这类问题,最聪明的人也会被误导性信息所左右。
   高智商的人也一样会受到确认偏差的影响,容易只考虑那些符合我们既有观点的信息,而忽视那些与我们观点相违的事实。这在我们谈论政治时是个严重的问题。
   高智商也免不了陷入沉没成本偏差,即便止损更合理也要往失败的项目上投入更多资源的这种认知偏差。此认知偏差在任何行业都很严重。(这种认知偏差导致英国和法国政府一直不断注资协和飞机,尽管不断有证据表明这会酿成商业灾难。)
   智商高的人若遇“时间贴现”的问题也不比智商次于他的人更胜一筹。“时间贴现”理论要求人们放弃短期所得来换取更好的长期利益。如果你想作长远打算,能舒适地度过后半生,那这种选择就是正确的。但事实上,不论智愚,多数都会选择短期利益。
   除了抵制这些认知偏差外,还有一些更基本的批判思维能力也非常重要,譬如能够质疑自己的臆测,能分辨被漏掉的信息,以及能在得出结论之前寻找其他解释的能力。这些都是优秀思维的关键因素,但跟智商联系并不紧密,也不一定要受过高等教育才会具备。美国的一项研究发现,许多人教育程度升高,但批判性思维却几乎是原地踏步。
   既然相关性这么低,也就是说,智商提高后,各种决策能力并没有随之奇迹般地一同进步。
   正如我在书中所解释的,缺乏理性和批判性思维是金融诈骗依旧普遍的原因,也是为何会有成百上千万人掏钱去买没药效的药,或是去承担毫无必要的健康风险。
   对社会而言,理性和批判性思维的缺失会导致医疗错误与司法不公,甚至与深海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钻井平台漏油事故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等灾难也有关系。与此同时还助长了假消息的传播,令我们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出现严重的政治两极化立场,以至于阻碍我们及时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想想迄今为止人类历史经历的风风雨雨,那么,我们就能看出我们人类大脑智力是如何适应日渐复杂的社会而增长。现代生活虽然令我们能够更加抽象地认知世界,但却并没有纠正人类的非理性倾向。我们以为聪明的人在生活中会自然而然地做出明智的决策,但现在已经清楚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