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谢选骏: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人类建筑的未来趋势:采用木质建材对抗气候暖化》(BBC 2019年9月6日)报道:
   
   这是东伦敦一个看来普通不过的办公楼建筑工地。七层高的楼房已建成了三分之二,基本结构和楼梯部分已经各就各位,正在开始为墙壁抹灰泥和铺设管道线路。待我东张西望到处走动,才慢慢发现这座未完工的大楼有非同寻常之处。建筑工地安静而又干净,甚至还有一股好闻的气味。工地上堆着大量的木材。建筑工地通常以木材作框以浇筑混凝土。但在这个工地上,木材充当的就是混凝土的功能。

   领着我参观的建筑师安德鲁?沃(Andrew Waugh)兴奋地告诉我,“木结构建筑的重量只有混凝土建筑的20%,因此大楼的重力负荷大幅减轻。这就是说,我们只需要最基本的地基就可以了,不需要浇筑庞大的混凝土地基。我们以木材作建筑主结构,再加上木墙和木地板,因此可以把钢材的数量减少到最低限度。”
   大多数大型现代建筑通常用钢材做主要的承重梁柱,并用钢筋或钢骨来强化混凝土的拉力。然而这座木结构楼房只使用了很少的钢材。而这些钢材如同英国麦卡诺(Meccano)品牌的模型组合玩具一样是用螺栓固定在一起,在楼房的使用寿命结束时或使用期间要拆开都很容易。沃指着天花板说,“要是你想在这里加建一个楼梯,你只需要拧开钢梁的螺丝,拿把链锯,在木地板上锯个洞就能办到。”
   当代建筑,从住房到体育场馆,完全依赖混凝土和钢材做建材,结果是付出严重的环保代价。混凝土造成的碳排放量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至8%。制作混凝土的砂石开采量仅次于地球上使用最广泛的自然资源水,砂石开采量约占全球所有采矿业的85%,结果是造成全球的海沙河沙惊人的枯竭。现在全球每年浇筑的混凝土足以覆盖整个英格兰。
   因此,以安德鲁?沃为代表的一些建筑师主张回归传统,用木材作为今后人类建筑的主材料,并身体力行地推动他们的主张。木材如果是取自于受到人工管理的森林,实际上是有助于碳的储存,而不是将碳排放到大气中,因为树木在生长过程中,会从大气中吸收二氧化碳。根据过往经验,每立方米木材含有大约一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350升汽油。至于实际存储多少,则取决于树木的种类。
   安德鲁?沃在伦敦的达尔斯顿区设计了这个10层楼房,采用称之为绿能建材的交叉层压木板(CLT)做建筑材料,整个楼身重量只有同等混凝土建筑的五分之一。
   用木料做建材不仅仅因为其从大气中吸收的二氧化碳比其释放的二氧化碳要多,而且因为取代混凝土或钢铁等碳排放量巨大的建筑材料,木材对降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又多了一重贡献。最近一份题为《低碳经济中的生物质能》的咨询报告送交给英国政府。报告指出,“使用木材作建筑材料……既储存碳,又替代高碳排放的水泥、砖和钢铁等材料,因此生物质能可以最高水平减少温室气体。”
   现在英国每年新落成的房屋,有15%到28%使用的是木结构建筑,因而每年捕获的二氧化碳超过100万吨。该报告的结论是,增加建筑木材量可能使这一数字增加两倍。“在商业和工业部门使用新的工程木料,例如交叉层压木板(CIT),也可能节省同样数量的碳排放。”
   安德鲁·沃带我参观的东伦敦建筑工地,其主要材料就是交叉层压木板。因为称之为“工程木料”,我以为看到的会是刨花木板或胶合板之类的东西。实际上,交叉层压木板看起来就像普通的3米,即10英尺长木板,有1英寸厚,板面满布木节孔和木纹。其天才的设计在于,木板是三层粘合而成,每层均与邻层纹路垂直相交,从而十分坚固。安德鲁?沃表示,这意味着交叉层压木板“不会向上也不会向下弯曲,水平垂直两个方向的强度都很高”。他说,“交叉层压木板墙身能支撑整个上层的地板,其水平向的强度足以承载上层楼的荷载,犹如一根长梁一样”。这“改变了建筑”。
   安德鲁·沃使用交叉层压木板建房已经有10年历史,他相信这种木材可以做到任何混凝土和钢铁建筑可以做到的事,甚至更多。他说,交叉层压木板是上世纪90年代发明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解决“家具和造纸工业的消亡”。“奥地利60%的土地是森林,他们需要为木材找到一个新的销售渠道门路。所以,奥地利人发明了交叉层压木板这种新的工程木料。”
   胶合板和中密度纤维板等工程木材,含有10%左右的粘合剂,即所谓胶水,通常是一种叫脲醛的化学物,在回收或焚烧过程中会产生有害化学物质。但交叉层压木板的黏合剂含量则低于1%,通常使用比较环保的生物聚氨酯。木板在高温和压力下粘合在一起,少量的粘合剂则被木材中的湿气所融化。看着这种木板,再用鼻子闻一闻,用手摸一摸,感觉就像为孩子建的树屋一样,是带着木质疤痕和纹路的纯粹木头。
   奥地利许多生产交叉层压木材的工厂为了环保,甚至使用可再生的生物质能来作燃料,如木材边角废料、树皮和树枝等。一些工厂用生物质能生产的电力还足够供应周围的社区。
   尽管交叉层压木材是奥地利发明的,但第一个使用这种建材来建造多层楼房的公司是安德鲁?沃的伦敦建筑事务所。默里格罗夫大厦(Murray Grove)是伦敦街头一栋普通的九层公寓楼,楼面是灰色的。安德鲁?沃说,2009年这座大厦落成时,“在奥地利引起了震惊和恐慌”。因为在此之前交叉层压木只用来建造“漂亮而简单的两层楼房子”,而高于两层楼的房子则会恢复到混凝土和钢结构。但是默里格罗夫大厦的一楼以上的整个结构全由交叉层压木板组成,所有的墙壁、楼板和电梯内壁都是这种木板,很像蜂窝块一样。
   默里格罗夫大厦的成功启发了全球数百名建筑师使用交叉层压木板建造高楼,其中最高的是加拿大温哥华的布洛克卡芒区高55米的高木大楼( Tallwood House)。奥地利维也纳即将超越这个记录,目前正在建设将高达84米的24层和和高楼(HoHo Tower)。
   最近很多人呼吁大规模植树造林,以捕获大气中的二氧化碳,遏制气候暖化。然而,虽然新生的树木能有效回收和储存碳,但成年老树并非如此。地球本来一直维持着一个平衡的碳循环,树木、以及所有植物和动物,均靠吸收碳而生长,然后枯萎和死亡,将碳再次释放出来。但当人类发现以煤和石油的形式储存的碳,开始燃烧这种石化燃料时,碳循环的平衡就被打破。煤和石油是在远古地质年代在碳循环中被捕获而储藏于地下数以万年的碳,一旦大量开采,燃烧后产生的巨量二氧化碳释放到大气中,其释放速度之快是目前的碳循环无法处理的。
   在有效管理的森林中,许多松树,如欧洲云杉,需要大约80年才能达到成熟,因此在这80年生长期,是在净吸收碳。不过一旦成年,这些老树开始针叶脱落,树枝枯萎。此时这些树木吸收的碳和释放的碳大致相当。上世纪90年代,对纸张和木材的需求急剧下降,导致全球范围内大片管理森林被废弃,奥地利的森林也出现这样的现象。但这些失去管理的森林没有回复为原始的荒野,森林地下全部覆盖着单一树种的酸性针叶和枯枝。由于成熟的树木无人砍伐制成木材,自2001年以来,加拿大巨大的森林实际排放的碳比吸收的还要多。
   每立方米木材中含有约一吨的二氧化碳,相当于350升汽油。
   此时有人提出一个理论,认为将碳封存起来的最好办法是砍伐树木,恢复可持续的有管理的森林,砍伐成年树木用作建筑材料。经环保团体“森林管理委员会”(FSC)认证的人工管理森林通常每砍伐一棵树就要种植两到三棵树。这意味着对木材的需求量越大,森林的覆盖率和需要呼吸二氧化碳的幼树的增长就越大。
   让森林恢复野生和保护原始森林都是必需的。但是,未作管理的单一树种森林则毫无益处,而且这种森林遍地干燥的针叶也是引发野火的主要原因。北美和世界上许多地方都会因此发生这样的森林火灾。有管理的砍伐树木会大大降低这种风险。
   美国当局对管理森林的好处并非视而不见。在环境和能源研究协会(EES)最近的一次会议上,美国联邦森林管理局的梅丽莎·詹金斯解释说,“我们有森林过密的情况。如果这些森林发生野火,火势会越来越大,燃烧速度会很快,灭火也会更加困难……如果我们可以为这些森林的木材建立销售市场,森林的业主就可能可持续地管理自己的森林,不时砍伐成树以免森林过密。”她特别强调,交叉层压木板这种工程木料特别有降低“野火风险的潜力,并能支持乡村经济发展和就业”。
   建材市场似乎也同意梅丽莎·詹金斯之说。交叉层压木板登陆美国还不到五年,现在美国几乎每个州都有交叉层压板建筑工程在进行。更重要的是,与目前全部靠进口的英国不同,美国正在投资本国的交叉层压板生产,现设有工厂的有蒙大拿州和俄勒冈州,其余缅因州、犹他州、伊利诺伊州、德克萨斯州、华盛顿州、阿拉巴马州和阿肯色州也计划建厂。亚马逊在明尼阿波利斯新建的“技术中心”大楼是由钉层压木板(类似交叉层压板,但使用钉子而不是胶水来合成多层木板)建成。美国国会通过的《2018年木材创新法案》还包括对大批量木材使用研发的规定。
   使用木材建房会更快、更易建造,因此也减少了劳动成本、运输燃料和建造场地的用电量。基建设施公司Aecom的董事艾莉森·沃林(Alison Wring)以一个使用交叉层压板为建材的住宅屋邨为例。该屋邨约有200套公寓,“只花了16个星期就完工……但要是用上传统的混凝土框架建造,至少需要26个星期”。同样,安德鲁?沃说,他最近设计的一座一万六千平方米的交叉层压板大楼,如果用混凝土,“仅结构框架就需要1000辆卡车车次来运送水泥”。但运送所有的交叉层压板,“我们只需要92个车次”。
   其他国家也纷纷转用木材做建材。一家代销交叉层压板的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合资工程公司Ledinek的销售员莫妮卡,先给我看她公司2013年的订单记录,只有来自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的少量订单。但从2017年起,日本、法国、澳大利亚、拉脱维亚和加拿大这些国家也纷纷向他们订货。莫妮卡解释说,“我们公司平均每年代销的交叉层压板在2万5千到5万立方米这个范围。”数据显示,1000立方米的交叉层压板相当于要砍伐500棵成年树,因此,每年加工5万立方米的交叉层压板所收回的碳排量就相当于2.5万棵树木所收获的碳。
   交叉层压木板甚至还有一些优势特别吸引日本这样的国家,因为人们发现这种建材在地震测试中表现很良好。意大利和日本的一个联合研究小组曾用交叉层压板建造了一座七层楼房,并在一个“地震模拟台”上进行了测试。Youtube上有这个测试的视频,很酷,但也有点怪异。研究小组发现这座交叉层压板楼房可以承受1995年日本神户地震那样的强度,那次地震摧毁了5万多栋建筑。沃夫说,时间很巧的是,“当年作为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美国人在日本种了很多树。那是60多年前的事了,现在这些幼苗已成为参天大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