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谢选骏文集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谢选骏:孙中山的汉奸语录——“呼儿嗨”就是“胡儿嗨”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并非孙中山原话》(法制晚报 2014-03-13)报道:
   
   [摘要]1926 年1 月 4 日,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 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央监察委员会提议,在接受遗嘱案之下,添加“凡我党员,如有违背遗嘱或曲解遗嘱者,作叛党论罪”字样。

   
   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在北京签署《总理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句大家耳熟能详的名言并非孙中山先生的原话,而是从他的政治遗嘱中提炼出来的。89年前的今天,即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先生在病榻之上签订了遗嘱,并于次日去世。这份遗嘱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签署的?究竟是不是孙中山本人所写呢?
   
   背景 抱病北上,共商国是
   1924年10月23日,直奉大战如火如荼,冯玉祥挥师返京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总统曹锟,并于10月25日,发出电报,邀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以便“主持大计”。不久孙中山便致电冯玉祥,告拟即日北上入京,并于11月13日由广州启程。途径香港、上海,中途转道日本,于12月4日抵达天津。
   到达天津当晚,孙中山“寒热遽作,肝胃区疼痛”,德、日医生初步诊断为感冒兼胃病,后又疑为胆囊炎。在天津的27天中,孙中山的病痛虽经治疗,但没有任何起色。出于治病的需要及各方催促,12月31 日,孙中山扶病入京,下榻北京饭店。
   1925年1月2日,经美、德、俄及北京协和医院共7位医生会诊,孙中山被认为“患有肝部慢性发炎及肝部肿胀之急性病”。当时,协和医院的美国医生建议用外科手术探查病状, 孙中山未允。
   1月21日,他“体温升降忽失常度,脉搏亦陡异”。23日,孙中山眼球出现黄晕,德国医生诊断为“肝脏之脓渐侵及他部” ,于是,中、美、德众医生共同商量手术方案。24日,状况更为糟糕——孙中山已不能进食,进食就呕吐,体温也升高。经医生及家属、同志力劝至26日,孙中山才入协和医院接受手术割治。
   手术结束后,国民党特聘之俄国医生即向国民党几位要员报告:“先生近日手术结果,肉眼所见系患肝癌,此病外国之新科学亦挽救乏术。”
   出院后,即住进铁狮子胡同5号(今张自忠路23号)的外交总长顾维钧宅中。
   随着孙中山病情的恶化,订立遗嘱已成当务之急。
   
   订立说法有三,各不相同
   《孙中山年谱长编》一书对不同当事人关于遗嘱订立所持的说法进行了罗列,但未作更进一步的考证和取舍。其实,就在孙中山签署遗嘱不久后,相关当事人就对遗嘱的订立过程产生了不同的说法,主要有三种说法:
   
   1.汪精卫临时草拟说
   1925年2月24日,汪精卫同孙科(孙中山之子)、宋子文(宋庆龄之弟)和孔祥熙(宋霭龄之夫)4人一起到孙中山病榻前请求订立遗嘱。
   由于三个说法中汪精卫都是最直接的当事人,“临时草拟说”便是根据其在《“接受总理遗嘱并努力履行之”提案》所作的说明而产生。
   他(汪精卫)说:“去年一月一日先生由天津进京时吩咐过几句话,‘他积四十年革命之目的,是求中国之独立、自由、平等’……除这句话以外,先生此时还对我说明革命的方法,要特别注重两点:第一点是唤起民众;第二点是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听了他这几句话,就马上把它记下来,因为时间紧急,又在他面前写起的缘故,所以所写的字,很是草率。读给先生听过,他点头道:‘好呀’……我们原想即时就请总理签字的,但孙夫人在房外,正在哭声很哀,总理就说:‘你且暂时收起来罢,我总还有几天的生命的。’我们因此不敢再请总理签字,就把这张遗嘱折好,放在衣袋里,退了出来,随即到政治委员会报告。”
   汪精卫在这番说明中,给人一种他在孙中山病榻前临时草拟遗嘱的印象。
   
   2.汪精卫提前拟定遗嘱说
   孙科是订立遗嘱的亲历者和见证人之一。据他回忆,在孙中山谈及遗嘱要说些什么时,汪精卫答曰:“我们已草就一稿,想读给先生听,先生如同意,就请签字;如不赞成,则请先生口述他语,我可笔记。”于是汪精卫乃将预写之遗嘱稿逐字读之。“先父甚感满意,这就是现在的《国事遗嘱》。另备有《家事遗嘱》一纸,读罢,亦表满意,惟尚未签字。”
   
   3.孙中山口授说
   根据何香凝(廖仲恺遗孀)的忆述,以及《向导》周报关于孙中山病逝后的北京通讯,都说遗嘱是孙中山在病床上口授,由汪精卫当场笔录。何香凝说:“记得是二月二十二日,我们和孙先生谈立遗嘱的事,到了二十四日,遗嘱已经全写好了。预备的遗嘱共有三个,一个是国民党开会常念的那个,由孙先生口述,汪精卫在旁笔记的;还有一个是写给苏联政府的,由孙先生用英文说出,由鲍罗廷、陈友仁、宋子文、孙科笔记的。”
   何香凝在《对中山先生的片断回忆》一文中也提到:“孙先生……临死前写了三封遗书:一致国民党人;一致苏联友人;一致孙夫人。致国民党人的那一份遗嘱,是由孙先生口述,汪精卫笔录的。”
   无论订立过程如何,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于逝世的前一天在遗嘱上签了字。
   
   内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并非原句
   遗嘱分三份,一份总结40年来革命成果,并为日后的革命指明方向,即《国事遗嘱》;一份交代身后家事,即《家事遗嘱》;还有一份《致苏俄遗书》。一般提到《总理遗嘱》多指第一份《国事遗嘱》。
   《国事遗嘱》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彻。最近主张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
   孙文(三月十一日补签)中华民国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笔记者 汪精卫
   证明者 宋子文 邵元冲 戴恩赛 孙科 吴敬恒 何香凝 孔祥熙 戴季陶 邹鲁
   其中“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继续努力,以求贯彻”一句,经过提炼,便成为了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孙中山去世后,只公布了《国事遗嘱》和《家事遗嘱》,《致苏俄遗书》原件转给了苏联政府。国内历史档案中仅保留有中译本,始终没有找到英文原件。2009年中俄友好60周年活动期间,俄罗斯政府委托俄中友好代表团,将原苏联档案中找到的孙中山先生亲笔签字的英文《致苏俄遗书》原件带回中国,赠送给北京宋庆龄故居。
   
   影响 恭读《总理遗嘱》成各种活动第一道程序
   孙中山遗嘱的订立对国民党来说是一件大事,这从孙中山去世后国民党人对待遗嘱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孙中山逝世后两个月,即1925年5月24日,国民党召开第一届中执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接受了孙中山的遗嘱;5月25日,进一步接受孙中山遗嘱为训令。
   1926年1月4日,国民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又将接受孙中山遗嘱作为专门的一项议程。全场代表一致无异议通过后,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央监察委员会提议,在接受遗嘱案之下,添加“凡我党员,如有违背遗嘱或曲解遗嘱者,作叛党论罪”字样。虽然有代表对此持有不同意见,但在表决中还是以大多数代表同意获得了通过。在一定意义上,孙中山遗嘱具有了约束党员的法律效力。
   国民党专政期间,“恭读《总理遗嘱》”成为许多集会、会议与典礼开始时的制式程序之一。1926年6月18日的《广州民国日报》就有一则关于《影戏院开幕前,须先映总理遗像遗嘱》的通告。
   然而凡事总有特例。中国著名的哲学家张东荪早年在上海光华大学做教授,当时学校有一个惯例,每次校务会议开会时,主席都要恭读《总理遗嘱》。张东荪对此很反感,有一次忍不住说:“下次再读遗嘱,我就不来了。”遂夺门而去。
   参考文献
   《中山全书》、《孙中山遗嘱产生经过》、《<总理遗嘱>签字纪实》、《汪精卫在国民党“二大”会议上说明接受孙中山遗嘱经过记录》、《八十述略》、《双清文集》、《对中山先生的片断回忆》、《总理事略》、《中山先生遗嘱的起草经过》、《中山先生轶事》。
   
   谢选骏: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致苏俄遗书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大联合中央执行委员会亲爱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时转向于你们,转向于我党及我国的将来。
   你们是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之首领。此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是不朽的列宁遗与被压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遗产。帝国主义下的难民,将藉此以保卫其自由,从以古代奴役战争偏私为基础之国际制度中谋解放。
   我遗下的是国民党,我希望国民党在完成其由帝国主义制度解放中国及其他被侵略国之历史的工作中,与你们合力共作。命运使我必须放下我未竟之业,移交与彼谨守国民党主义与教训而组织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嘱咐国民党进行民族革命运动之工作,俾中国可免帝国主义加诸中国的半殖民地状况之羁缚。为达到此项目的起见,我已命国民党长此继续与你们提携。我深信你们政府亦必继续前此予我国之援助。
   亲爱的同志,当此与你们诀别之际,我愿表示我热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将破晓,斯时苏联以良友及盟国而欢迎强盛独立之中国,两国在争世界被压迫民族自由之大战中携手并进以取得胜利。
   谨以兄弟之谊祝你们平安!
   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一日
   
   谢选骏指出:孙中山上述的肉麻字句,签署于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一日,而在此前四年的1921年,该死的苏俄霸占了中国的领土外蒙古,四十年间都无法获得国际承认,只有这个该死的汉奸孙中山愿意承认并称苏俄强盗为兄弟——孙中山不是汉奸谁是汉奸呢?孙中山签字的《致苏俄遗书》,是货真价实的汉奸语录。国共总结的“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其实就是“卖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最后一个问题——孙中山既然汉奸卖国,为何能成国父呢?因为中国人经过满清三百年奴化(连同1644年入关之前若干年的侵华战争和1911年之后若干年的复辟活动在内),已经沦为汉奸主导的可耻民族了!这个道理,对于毛泽东也是一样的——汉奸民族出了个汉奸领袖,不仅自然而然而且当仁不让!还高潮得“呼儿嗨哟”呢!什么是“呼儿嗨哟”呢?大家不懂,“呼儿嗨”其实就是“胡儿嗨”!就是毛泽东这个二鬼子、胡儿子在陕北的窑洞里学习老鼠打洞呢。
   
   曲:东方红
   歌手:大合唱
   作词:李有源
   作曲:焕之
   
   歌词: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汉奸谋幸福 胡儿嗨哟
   他是汉奸大救星 他为汉奸谋幸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