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谢选骏文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谢选骏: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飓风过后,这国尸体随处可见,民众开枪抢物资》(综合新闻 2019-09-07)报道:
   
   飓风多利安自从9月1日以最高的“五级飓风”级别登陆巴哈马北部的阿巴科和大巴哈马岛以来,在当地肆虐了两天,给当地带来了无数伤亡和数十亿元的损失。


   
   多利安的登陆带来了非常集中的严重风暴和浪涌,无数居民在突然袭来的海水中失去了家园。
   
   迄今为止,巴哈马政府已经确认有30人在此次风灾中丧生,数千人下落不明,无家可归的灾民数量上升至76000人。
   
   从前的阿巴科和大巴哈马群岛以其码头、高尔夫球场和包罗万象的度假胜地而闻名,周边有渔民、劳工和酒店工人大约十几万,飓风过后的大阿巴科岛已成无人之境。
   
   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9月6日,据《每日邮报》报道,当地官员称,毁灭性飓风多利安造成的死亡人数将“令人震惊”,部分灾民为了抢夺食物和水已经拿起了手里的枪“试图向人们开枪”。
   
   有目击者看到居民闯入酒类商店和超市,用袋子装货物或往车里塞东西。
   
   警方已经部署了额外的安全措施,并成立民兵组织以镇压无处不在的抢劫。
   
   目击者称,岛上尸体堆积成山,成堆地漂浮在水面上。“整个岛上弥漫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当地政府预计今天之后死亡人数会大幅上升,已经订购了数百个尸袋和额外的冰柜用来装尸体。
   
   “很显然,政府报告的死亡人数是低估的”,当地人说道。
   
   27岁的汤普森(Anthony Thompson)说,“我在殡仪馆做兼职,我知道死亡的味道。一定有起码数百人。”
   
   37岁的桑德拉斯威廷(Sandra Sweeting)站在残骸中接受采访时说,当你走过沼泽港(Marsh Harbour)时,你会闻到腐烂的尸体的味道。“这是无处不在。有很多人无法逃离这个岛。”
   
   今天,国际社会加大了救援力度,一些幸存者透露了这场时速185英里的5级风暴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的可怕细节。
   
   其中一位名叫艾丽西亚·库克(Alicia Cooke)的用户透露说:“一切都在瞬间消失了,人们开始恐慌,抢劫,为了食物和水向人们开枪。不可能每个人都逃出去。”
   
   “没有房子。没有银行。没有加油站。没有五金店”,她补充道。
   
   周四,阿巴科岛的伦纳德汤普森机场(Leonard M. Thompson airport)部分被水淹没,数百人坐在那里等待救援,而小型飞机只能首先用来疏散最脆弱的幸存者,包括病人和老人。
   
   如今,数千人聚集在一起,希望今天能被疏散,但由于大巴哈马国际机场的跑道被洪水淹没,使疏散工作变得更加复杂。
   
   疏散速度很慢,灾民只能在无助中更加沮丧。
   
   根据灾难建模公司Karen Clark & Co .周四的估计,巴哈马群岛一半的房屋被毁或严重受损,保险和未保险财产损失总计达70亿美元。
   
   昨天,巴哈马国家安全部长被派往阿巴科,在有抢劫报道的情况下维持秩序。
   
   巴哈马卫生部长桑兹(Duane Sands)周四晚间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说,至少有30人在飓风中丧生,遇难者主要来自阿巴科和大巴哈马群岛,其中一些人在飞往新普罗维登斯岛后受伤死亡。
   
   目前还没有政府的撤离行动,但皇家海军船只和巴哈马皇家国防部队已经在一些船只上为灾民提供了一些空间。
   
   巴哈马政府向受灾岛屿派遣了数百名警察和海军陆战队员,以及医生、护士和其他医护人员。
   
   9月5日,世界中央厨房志愿者来到大阿巴科的马什港为飓风多里安的幸存者运送食物。
   
   周四,紧急救援官员在受灾地区展开行动,寻找失踪或陷入困境的人。救援人员开始清理街道,并设立救援物资分发中心。
   
   联合国宣布购买8吨即食食品,并表示将提供卫星通信设备、空运存储设备、发电机和预制办公室,以建立物流中心。
   
   美国航空公司表示,他们已经派遣一架波音737飞机从迈阿密飞往拿骚,运送了1万4千磅救灾物资,并对向红十字会捐款25美元以上的顾客提供常旅客积分。
   
   数以百计的人出现在码头上,他们把捡来的东西装在行李袋里和购物车里。
   
   39岁的塞吉西蒙(Serge Simon)开着一辆冰卡车,和妻子、两个儿子(一个5个月大,一个4岁)在港口等着。“没有食物,没有水。水里有尸体。要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开始生病。”
   
   他们说,在5级飓风摧毁了整个社区后,他们无处可去。
   
   23岁的灾民鲁基亚汤普森(Lukya Thompson)说,政府告诉我们,婴儿、孕妇和老年人是首选,但仍有很多人还在等待。
   
   飓风过后,一些幸存者回到了他们曾经住过的棚户区,希望能从被淹没的废墟中收拾出来一些生活必需品。
   
   43岁的木匠卡多克(Cardot Ked)在阿巴科生活了25年。“如果我们能到达下一个岛,那就最好了。”
   
   多克是在多里安死后寻求帮助的成千上万绝望的人之一,抱着像他一样想法的人还有无数。
   
   周四,医疗官员将数百名因飓风而无家可归的人从阿巴科的主要医院转移到学校和其他政府大楼的避难所。
   
   一些人对被要求离开或不被允许自由进入探望受伤的亲属感到愤怒,一小群飓风受害者和巴哈马海军陆战队员在主门口爆发了一场争吵。
   
   在伦纳德汤普森机场的避难处, 30岁的萨克斯管吹奏者拉沙德·雷克利(Rashad Reckley)为失去家园的人们演奏了鲍勃·马利(Bob Marley)的歌曲《三只小鸟》(Three Little Birds)。
   
   “在发生了所有的悲剧之后,我想让每个人都振作起来。”
   
   “他们想让我再多弹奏一些,”雷克利说。“但我想不出该弹什么歌。”
   
   “所有的主要建筑都不见了,这是我们曾经的家园吗?”
   
   一对50多岁的夫妇自周日以来一直无家可归。
   
   菲利斯·科妮亚(Phyllis Cornea)站在自家房屋的废墟上说:“给我拍张照吧,因为我只剩下这么多了,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全部。 ”
   
   伊拉克总理休伯特?明尼斯(Hubert Minnis)说,多利安留下了“一代人的灾难”,并要求为受影响的数千个家庭祈祷。
   
   联合国秘书长洛考克表示,他将立即从联合国中央紧急反应基金拨出100万美元,用于处理这些优先事项,以及为大巴哈马提供医疗用品和服务。
   
   他说道,联合国周三开始与该地区官员收集数据,以便真正了解最急需帮助的人在哪里,他们的确切需求是什么。
   
   在风暴过去和之后的几天里,有数量不详的人被困在家中等待救援。
   
   很多人在飓风来袭时被埋在废墟中,或被砸落的物体压伤。
   
   几名幸存者在等待救援物资到达时,在社交媒体上记录了这场灾难。
   
   在一所房屋的屋顶在5级风暴中被严重损坏后,人们正在修理屋顶
   
   两名妇女听到头顶上有直升机和汽车驶过,但是天气和洪水阻止了任何救援。
   
   她们只能惊恐地看着面包车快速驶过破损的手机信号塔,折断电线,树木被剥去树叶,30至40英尺高的船只被扔到建筑物顶部,金属百叶窗被扯下框架扔进商店。
   
   艾伦告诉美联社:“阿巴科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在一周前,它还是你想去的最美丽的地方。”
   
   当无家可归的家庭在医院的草坪上休息时,孩子们在倒塌的电线中玩耍。
   
   在里面,人们挤进了入口、走廊和等候室。孩子们四肢伸开睡在床单和睡袋上,而穿着尿布的孩子们则站在医院车道上的便携式游戏室里。
   
   飓风多里安过后,一名妇女和她的孩子们睡在沼泽港医疗诊所的走廊上
   
   在大阿巴科岛的马什港镇,病人和他们的家人挤在马什港医疗诊所的入口处,数百人在诊所避难。
   
   57岁的贝纳塔斯·皮埃尔-路易斯(Benatace Pierre-Louis)是在泥滩上失去亲人的人之一,他靠收集并出售废金属为生。
   
   他说,他的嫂子在试图逃离风暴时被胶合板击中身亡。
   
   “他们走了,但我们无能为力”,他说。
   
   周三,朗达?索耶(Londa Sawyer)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和两条狗从马什港(Marsh Harbour)获救后,从直升机上下来。她说,那里“看起来像是被炸弹击中了”。
   
   她说,她的家完全被水淹没了,她和家人逃到了一个朋友家,水涨过了二楼,把他们带到离天花板只有几英尺的地方。她和孩子们以及狗狗在床垫上漂浮了大约半个小时,直到水开始退去。
   
   在多利安将其夷为平地之前,这里曾是数千名海地移民的家园。
   
   灾民阿德里安·法林顿说,他希望他的儿子能被发现还活着,在这之前他五岁的儿子被汹涌的洪水从屋顶冲走。
   
   法林顿在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说:“我直到现在脑海里仍然能看到我的儿子被拖着爬过屋顶。”
   
   “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有鲨鱼在水里游泳。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谢选骏指出:巴哈马是个“旅游胜地”……以后大家去那里之前,先动动脑子想一想,那是个什么地方!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这就是“时穷节乃见”,岁寒而知松柏后凋也。不过,人类是一种健忘的动物,否则,怎么活的下去呢。
(2019/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