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谢选骏: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在飞回国的14个小时里 我看到中国人在美国的百态人生》(INSIGHT视界 2019-09-07)报道:
   
   今天的文章,是想写一下此时此刻,我在旧金山飞武汉的飞机上看到的听到的世间百态 。


   
   因为日后很大可能会呆在湾区,和这个航班日后也许还要打好多交道。
   
   今天在这个航班上看到的不同人群,我也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也许未来的影子,抑或是身边人的影子。
   
   “我刚在机场买了好几个包,xx和xx的,你呢?”
   
   今天的航班有些特别,将近30%的乘客都是出国考赛达的高中生。赛达出国考据说不会压分,所以越来越多的有条件的孩子都选择来海外考。夏威夷,洛杉矶,旧金山,波士顿… 考完试顺便访个校,血个拼,感受一下美帝资本主义的美好。
   
   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多Anti Social Social Club聚集在一起了。没想到过了三四年,一身黑的潮打扮,加上夸张的类似风火轮一样的球鞋,还是风靡在热血青春里。
   
   唯一不同的,如今的风格稍微多了一些低调的奢华,比如说一身松松垮垮的黑色装扮外,背着带着链条的小资包包,从Chanel到YSL。这些配件让原本稚嫩的高中生看起来更有社会参与度,为国家的经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快上飞机的时候,所有人要统一拿买的免税品。机场执行人员可是笑开了花,三大车的物品被送到柜台处,拿免税物品的队伍从直机通道排到了外面。刷登机牌前,一个拿着三个tory burch袋子的妹妹戳了我一下。幸亏我衣服比较厚,今天不怕痒。
   
   “从哪进啊,左边还是右边?”
   
   “让我看看你的机票哈,应该是左边看位置排数的话。”
   
   “那不对啊,大家都从右边啊!”
   
   “那你自己问这边的工作人员吧 。”
   
   “Excuse me、、 hmmm、、左边右边啊我要领东西的话?”
   
   之后,机场的亚裔工作人员配合地尝试用中文解释。回答总而言之就是,要看排数。
   
   在这些孩子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一些社会缩影,富足且张扬,审美及其统一,自由却自我,自信而又胆怯。他们是矛盾的,是探索的,也可能是盲从的。让人担忧的是,从四年前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到现在,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这样似乎成了主流。
   
   “这是我第四次飞啰,才添了个二胎!
   
   哎,我其实蛮后悔让女儿出来的。”
   
   候机的时候,两位六十多岁的奶奶坐在了我旁边。她们的对话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和外婆,于是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随着70后80后知识移民的越来越多,许多家庭的老人都当上了空中飞人。左边的穿橙色衣服的奶奶,家里是水果湖土著,女儿现在在湾区当家庭主妇,女婿在科技公司做码农。谈起她的女儿女婿的时候,这位奶奶眼里满是自豪。这次来也是给女儿带刚出生的二胎,因为腰不好,所以家里请了阿姨做饭。
   
   右边的习惯说武汉话的奶奶,具体背景不详。女儿学历极高,40岁生了孩子,老人自然当个宝。武汉话奶奶说道:
   
   “当年跟我女儿一起读大学的,现在都出来了。其实啊我跟你讲,没有去来的都是因为学历不够所以眼界不高。” 我不敢苟同,但是又不想伤害到老人的自豪感,所以我继续安静地听。
   
   “但是啊,出来也不好。住的地方偏僻流了的,什么都冇得。晚上连个跳广场舞的地方都冒有。”我想到了我的外公外婆,从我记事起,起码飞了10次来美国照顾我的表妹们。但是每次来到了美国,因为家里住在市郊,老人不会开车也不会英语,家成了他们唯一的战场。每周一期去costco是唯一的消遣。
   
   "哎, 让我再选一次,我都不想让女儿出来了。北京上海其实也可以很好的。”
   
   “也不能这么说。但是我的腰哟,真的不行了。”
   
   两位奶奶的对话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如今一代移民面对着的困难。美国生活物价低,工作更为保障和轻松,但是孩子没人带,父母没人照顾,夜间活动也不丰富。而父母这边,在美国如同坐牢一般,可是他们在无比后悔的同时却又无比骄傲。后悔将儿女送去那么远,骄傲觉得出了国的儿女就是比留在国内的同龄人强。这些个社会现实不一定认知正确,但是却悲哀且大范围地存在着。
   
   “Dad, what is he talking about?”
   
   坐我前排的是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和孩子。孩子应该是美籍华人,看起来大概8,9岁,小寸头,皮肤黝黑,健健康康的,一开始看起来实为可爱。
   
   飞机起飞1个小时后,乘务员开始分配午餐。有鱼肉米饭或者牛肉土豆泥。乘务员中英文交差十分娴熟,我猜想,大概有这三步:1. 如果是外国人,讲英文。2. 如果是亚洲人长相,皮肤白的女性讲中文。3.亚洲人大部分讲中文,除非皮肤超级黝黑,眉毛特别锋利。
   
   可是,乘务员在这位小弟弟这儿犯了一个小错,用中文询问了他要什么。
   
   询问了第一次,小弟弟没有摘下耳机。询问了第二次,他抬头看着服务员,面无表情。询问了第三次,他喊道,”Dad,! What is he talking about!” 前后左右的人纷纷侧目。
   
   无礼。
   
   服务员于是将简单的9个中文字变成了英文,鱼肉米饭= fish rice, 牛肉土豆泥= beef and mashed potatoes。坐在小弟弟身边的爸爸头也没抬,仿佛这样就是理所应当的。他之后点了一杯咖啡,no sugar, no milk。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遇到的95% 的拉丁裔二代移民都会说流利的西班牙语,而这个数字到了华裔移民身上就是5%?看到这个家庭,我似乎有了答案。
   
   “我二十年前来美国,读的计算机硕士。什么工都打过,怀孕的时候还自己开车去当家教。”
   
   一觉醒来后,我和我右边的阿姨开始攀谈。阿姨现在在美国某个一百强的公司当solution architect,作为女性能在如此男权的行业里到达如此水平着实让人敬佩。阿姨知道我是留学生且马上要进入社会后,和我分享了她当年的故事。
   
   当年来美国,研究生只需要托福和gre,也不需要花里胡哨的活动,大部分学生也有学校的奖学金。但是当年需要的,是破釜沉舟的勇气和一往直前的勇敢,却也是如今当代留学生最缺少的。
   
   阿姨刚到美国的时候,和丈夫商量着要孩子,不多久就怀孕了。可是还住在学生宿舍,所以条件特别拮据,平时也只是靠着奖学金勉强过活。
   
   “我先生,圣诞节的夜晚去黑人和拉丁区送比萨。很危险但是当时哪有想那么多,拿到了20块的小费就高兴的不得了。两个人一起去taco bel吃了圣诞晚餐。”
   
   “之前家具都是在学生宿舍的楼下捡的,教堂里面也会有一些免费的家具。一直到搬到了第二套房子才开始买新的家具。”
   
   “我大着肚子的时候要给别人上家教,自己开车到subway,然后车停在那,再坐subway去那个人家。然后再这样回来。我的车当时就5000美元买的。”
   
   真的不容易。从学生宿舍到两室一厅的公寓,到最好的学区房,从假期窝在租的房子到现在每年去各个地方度假。她的一步一步奋斗在她的述说中显得无足轻重,但是我知道,这二十年的岁月,都是汗水,都是奋斗,都是青春。
   
   飞机14个小时,目睹了在美的中国人和华人的众生百态。
   
   二十年前的留学生和如今打算留学的高中生不一定是完全矛盾的,如今也有如同阿姨一样的留学生,二十年前也有和这些高中生一样的幸运儿。
   
   老人的抱怨和二代移民的不理想作为也不是没有因果关系,压力和决定权都加在一代移民身上- 上有老下有小,还要在一个异国他乡挣的尊重和一席之地,也许让孩子从小不说中文他就不用受排挤的苦?
   
   当我们离开几千年来中国人生于斯,长于斯,最后又终老于斯的土地的时候,原本的循环和平衡就已经被打破,于是我们看到了更多的芸芸众生相。奋斗与懒惰,期待与失望,渴望和求而不得。
   
   谢选骏指出:什么“在飞回国的14个小时里 我看到中国人在美国的百态人生”?其实写的都是“首鼠两端的中国人”。这些人永远都在权衡盘算,随时准备抱头鼠窜,窥测方向的本领极强,所以组成一个社会的时候就乱成了一团——也许,这才叫做“中国人”——永远企图左右逢源,活像见缝就钻的老鼠。难怪台湾人香港人多数不想把自己列为中国人,因为他们想要独立自主。“中国人”已经成了自己的反义词,成为看别人脸色行事的狗奴了。
(2019/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