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谢选骏文集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谢选骏: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 “怯,你就输一世!” 香港街头恶战见证实录》(联合新闻 2019-09-06)报道:
   
   在香港「831太子站衝突」过后,社会愤怒难以平息。儘管港府宣布「撤回《送中》草案」,但对反送中示威者来说,一切已太迟、太少。

   
   2014年8月31日,中国人大常委会针对香港普选立法会与行政长官,通过了所谓的「831框架」决议,比香港民间提出的最保守方案更加保守,关闭了港府与民间任何对话的可能。人大「落闸」后,要求「撤回831框架、实施真普选」的抗争,开启了香港「抗命不认命」的时代。该年9月26日,学生在罢课最后一晚衝进公民广场的行动,意外撞出了持续79天、却以失败收场的「雨伞运动」。清场那天,他们对政府、对香港,也彷彿对自己说:我们会回来。
   
   但没有人有把握能否再回来。5年后的现在,反对《逃犯条例》的示威,再度让众人站上了街头。2019年6月12日,当示威群众再度佔领了政府总部前的马路,看看身边未曾相识的彼此,他们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我们回来了。
   
   如今抗争进入第14个星期,示威群众的诉求已从最初的「全面撤回条例修订」,扩大到「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收回暴动定性」、「释放被捕人士」、「立即实施立法会与行政长官双真普选」等五大诉求。2019年8月31日,在「双真普选」付之阙如的5周年这一天,即使香港警方禁止由民间人权阵线(通称「民阵」)发起的游行,并在前一天高调抓捕了反对运动的头面人物,再也没有什麽能阻止香港人上街。
   
   尤其在831之后,儘管林郑已宣告「撤回《送中》草案」,但他们早已上了梁山。
   
   「再也没有什麽能阻止香港人上街。」图为831衝突,被警察压制的示威者。 图/路透社
   
   ▌不让我上街我,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香港人「转数快」(翻译:反应快),当游行或集会被禁止时,他们「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以逛街、踏青、追星、深度游、买名产、火影跑等天马行空的名义绕过警方禁令,照样上街,相当于赏警方一记中指。宗教集会便是经常被使用的一个名义;根据香港法令,宗教集会不需要事先获得香港警方批准,因此便有了8月31日的「为香港罪人祈祷」大游行(又名「831驱魔大游行」)。
   
   下午1点半,示威群众缓缓从起点的湾仔修顿球场,涌入车流繁忙的庄士敦道,朝中环前进。「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加油!」耳熟能详的口号,一旦有人开了头,就再也没停过;起头的人扯著嗓门,或是尖细锐利的女声,或是嘶哑粗砺的男声,接力呼喊,从队伍龙头传递至队尾。游行队伍在分域街分成两条,一条继续往中环,另一条则经由分域街左转骆克道,朝著尽头的湾仔警察总部走去。
   
   「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群众引述《路加福音》,朝水马(注:充水式护栏)后方戒备的警察愤慨地喊道。警察随即举起黄旗,用麦克风警告这是一场「非法集结」,要求众人散去。看不见尽头的队伍中,有人身穿牧师白袍、配戴十字架,双手合十祈祷;有人举著耶稣画像和木製十字法杖;有人乾脆扮成摩西,手上拿著写著五条戒律(影射五大诉求)的石板,当「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圣歌四处唱响时,逆权的一天便如此展开。
   
   根据香港法令,宗教集会不需要事先获得香港警方批准,因此便有了8月31日的「为香港罪人祈祷」大游行(又名「831驱魔大游行」)。有人乾脆扮成摩西,手上拿著写著五条戒律(影射五大诉求)的石板,当「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圣歌四处唱响时,逆权的一天便如此展开。 图/作者摄影
   
   ▌油漆无法掩盖的渴望
   
   紧邻著香港心脏地带——中环交易广场——的干诺道中隧道,这两个月彷彿一张巨幅的抗争画布。隧道内牆是喷漆喷满的抗争标语,空气中飘著浓浓的新漆味 。一层灰色的新漆不知何时盖住了昨日的标语喷漆,一副「这裡什麽也没发生」的样子,将内牆变成斑驳的补丁。
   
   「画家们」又回来了。带著绿色黑色红色的喷漆,在重新归零的隧道上画出风行全港的Pepe青蛙,写下「HK Police They Rape Our Kids」、「Who Do You Call When The Police Murders?」。一名包覆严实、只露出眼睛的示威者,面对一块已经重漆的牆,盯著刚涂上不久的油漆良久,若有所思。顺著他眼神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新涂上的漆其实不厚,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覆盖之下的「光复香港」。
   
   我在这裡遇见25岁从事金融的M,倚著隧道休息。他平日上班的地点就在不远处。
   
   「游行和示威是天赋人权。我们的权利不是由政府或执法机构说的算 。所以,即使警方警告可能触法,我们依然要上街,因为不出来,就等于向政府和警察国家屈服。」他如此解释为什麽上街。「如果我们继续上街抗争,便能显示我们对抗极权政府的意志,提升我们的抗争力量,最后让政府回应我们的诉求。」
   
   紧邻著香港心脏地带——中环交易广场——的干诺道中隧道,这两个月彷彿一张巨幅的抗争画布。隧道内牆是喷漆喷满的抗争标语,空气中飘著浓浓的新漆味。
   
   牆上有著风行全港的Pepe青蛙,还有「HK Police They Rape Our Kids」、「Who Do You Call When The Police Murders?」各种标语。
   
   五年前,大三读政治系的他参与了雨伞运动。那时候他已经觉得同辈的年轻人很团结、很有抗争智慧,但看到现在作为抗争主力的更年轻一辈,他自叹弗如。「面对更大的国家机器的武力,他们比我们更加无所畏惧。」让他惊讶的是,相比雨伞运动时不同派别因行动策略而分裂、反目,现在的大家竟然可以放下政治立场、行动方式的矛盾,团结一致的抗争。
   
   「我刚刚看到一个十岁初头、带著口罩、很明显是抗争者的小朋友坐在太古广场,没有朋友、爸妈陪他。」M突然提起他刚刚在非前线地区看到的场景。「香港不会明天就光复,但看到像他一样的香港人,我就对这场运动和香港的未来感到乐观,香港依然有希望。」
   
   这时,Telelgram传来消息:金钟政府总部前放催泪弹。
   
   我和M各自站起来,奔向各自的戎场。
   
   「香港依然有希望。」这时,Telelgram传来消息:金钟政府总部前放催泪弹。我和M各自站起来,奔向各自的戎场。 图/路透社
   
   ▌燃烧弹与水炮车激战的金钟
   
   「示威人士立即离开,否则使用武力将你们驱散!」「停止使用燃烧弹!」警察指挥官透过麦克风吼著。
   
   戴著头盔、护目镜、防毒面具的示威群众,分别在政府总部前方相距不远的两处开闢了两个战场,与大型水马和政府总部大楼高处平台的防暴警察对峙。防暴警察密集地从高处发射催泪弹与橡胶子弹,示威者以燃烧弹、砖头回击,换来更多枪响。没有人知道子弹往哪边飞去,没有人知道是不是又是对著头瞄准,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眼睛、鼻樑仍否完好。示威者压低身子蹲著,以棍敲著自製的路障与盾牌来提振士气。随著落雨与袭来的夜色,响声听上去像唸经的送葬曲。
   
   仅管如此,只有在街头活动手脚,只有在街头战斗,他们才感到自由。
   
   水炮车来了,朝著夏慤道桥上与面对添华道左侧的示威群众发射水柱。他们四散躲避后,又重新上阵。这一天,是反送中运动以来水炮车第一次发射蓝色水炮,藉此方便警方辨识、拘捕示威者,好多人被喷成了蓝色小精灵;「加了料」的颜料使皮肤剧痛,Telegram上不停跳出缓解疼痛的解方讯息。
   
   示威者不敌,最终慢慢撤退。一转眼,他们消失无影。过不久,却在铜锣湾重新集结。
   
   没有人知道子弹往哪边飞去,没有人知道是不是又是对著头瞄准,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眼睛、鼻樑仍否完好。示威者压低身子蹲著,以棍敲著自製的路障与盾牌来提振士气。随著落雨与袭来的夜色,响声听上去像唸经的送葬曲。
   
   示威者不敌,最终慢慢撤退。一转眼,他们消失无影。过不久,却在铜锣湾重新集结。
   
   后来我们都知道,人们记住8月31日的方式,并不是金钟的这场燃烧弹与水炮车的激战,而是晚上警方衝入太子站暴打群众的惊恐画面。
   
   在观塘线开往调景岭方向的地铁上,传出示威者以及反对民众的衝突,列车从旺角抵达太子站后不久,有大批速龙小队衝入地铁站内,追捕示威者,把他们拽倒在地。警察亦进入车厢内,一阵乱棍殴打与喷射胡椒喷雾,波及手无寸铁、瑟缩发抖的市民,彷彿7月21日元朗站白衣人无差别袭击的翻版。
   
   事后,警方更封锁太子站,延迟让救护员进入照料伤者,伤者在2.5小时后始能送院治疗,激起舆论的新仇旧恨,一度传出有人死亡的传闻(但截至目前,医院管理局表示没有死亡个案;该传言亦没有得到任何证实)。市民谴责港铁与警方沆瀣一气,6日在太子站内发起静坐,要求港铁交出8月31日太子站内的监视器画面,釐清真相。
   
   831那晚,大批速龙小队衝入地铁站内,追捕示威者,把他们拽倒在地。警察亦进入车厢内,一阵乱棍殴打与喷射胡椒喷雾,波及手无寸铁、瑟缩发抖的市民,彷彿7月21日元朗站白衣人无差别袭击的翻版。
   
   事后,警方更封锁太子站,延迟让救护员进入照料伤者,伤者在2.5小时后始能送院治疗,激起舆论的新仇旧恨。
   
   后记:
   
   写到这裡,林郑终于在4日的「四大行动」中,慢十拍地同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但她也只同意了这最不需付出成本的一项诉求,并提出另外三项含混的「和解」橄榄枝(不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监警会新加入2名成员、港府落区展开对话、与各界专家就「社会深层次问题」展开研究)。
   
   「Too little, too late.」在6月就提出撤回和3个月后才提起的差别与代价至少是:3隻严重受伤的眼睛、4个被打落的门牙(811衝突示威者、何郭佩珍中学罢课学生)、据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至少8条因反修例运动而轻生的人命、1,117名被捕人士、有家归不得的流亡者(如「七一衝击立法会时,曾脱下口罩的梁继平,若回港极可能被控以暴动罪」)。
   
   「如果我们接受了,我们受难的朋友不会原谅我们的!」示威者这么说。
   
   这星期六,示威者们将再次发动「机场交通压力测试」,以装扮成游客的方式堵塞前往机场的交通道路。周日,在美国国会复会的前夕,他们打算游行到美国领事馆,为《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的早日通过请愿。
   
   夏天过了, 他们的战斗还没结束;短期内的下一个战场,在于维持国际关注与支持。「我们每个星期、每个月都会出来,只要仍有一定数量的示威者,抗争就不会停。」M告诉我。
   
   「怯,你就输一世。」电影《激战》中张家辉那句深植人心的台词,提醒著他们,已经退无可退——要战到五大诉求全部达成为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