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谢选骏文集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谢选骏: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自然>杂志质疑中国西北植树造林:或加剧水资源短缺》(综合新闻 2019-09-25)报道:
   
   植树造林竟然可能不利于环境保护,在全球变暖环境下,可能导致水资源的过度消耗?


   
   世界权威科技期刊,英国《自然(Nature)》杂志网站24日刊文,质疑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环境下,中国在西北部大规模植树的工作“可能会加剧水资源短缺”。
   
   《自然》杂志称,作为对抗沙漠扩张行动的一部分,中国在过去40年里种植了数十亿棵树,其中大部分是在中国北部。
   
   每年,中国在几乎和爱尔兰面积一样大的地区播种。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中国还与其他国家分享了控制沙漠扩张的方法。
   
   甘肃省民勤县石羊河林业总场所属一片治沙林场,种植着大量名为梭梭的植物。这些树确实挡住了扩张的沙漠。但一些科学家担心,这种种植可能会加剧水资源短缺。许多树木并非原产于种植它们的地区,而且它们被放置在因全球变暖而雨量较少的区域,所以会消耗很多水。
   
   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地理学家特洛伊·斯特恩伯格(Troy Sternberg)说:“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在沙漠里种树有点傻。”
   
   而一些中国科学家则认为,“在贫瘠地区种植植被是有充分理由的,但这项计划需要考虑到当地的情况。地方和国家政府已经在种植更多的灌木、草本植物和其他用水较少原生植被。”文章称,因为过度放牧等耗尽了边境的植被,让风和重力侵蚀土壤,戈壁沙漠和其他类似的干旱地区正在扩张。中国最大的植树运动“三北(西北、华北、东北)防护林计划”,也被称为“绿色长城”,旨在阻止这种扩张。自1978年开始实施这项计划以来,已经在中国北部13个省种植了660多亿棵树。
   
   中国政府说,大约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沙漠每年扩大10400平方公里。而在2017年,中国国家林业局报告说,中国的沙漠正每年减少2400多平方公里。
   
   一项2018年的研究(《源于归一化植被指数的中国森林面积变化及其驱动因素(NDVI-derived forest area change and its driving factors in China)》)分析了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卫星数据,发现森林覆盖率的增加与中国政府的统计数据一致。但分析同时表明,伐木政策的变化比在此前没有植被的地方植树造林更为重要。
   
   1999年,中国政府开始施行“退耕还林”计划,种植了数百万棵树,旨在修复黄土高原北部的主要农业区的受损农田。“两年前,我就在这里。让我非常震惊的是,原本光秃秃的地貌,现在已经被植被覆盖。”法国气候与环境科学实验室的气候研究员菲利普·西亚斯(Philippe Ciais)说。
   
   而植树造林的步伐还在继续:2018年,中国国家林业局宣布了到2050年森林覆盖率达到30%的目标。目前,覆盖率在22%左右。
   
   兰州大学气候研究员黄建平说,森林的生长是防治荒漠化的重要和必要的进展。不过,南京大学气候与全球变化研究所所长符淙斌表示,现在确定是否解决了这个问题还为时过早。他说,土地恢复通常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100年。文章称,大规模植树也有一些缺陷。在中国西南部,研究人员发现农民正在砍伐当地的植被,以便在政府的项目中为种植非本地植物筹集资金。
   
   另一点就是水资源短缺。文章称,中国大部分地区,包括一些植树地区,正变得越来越干燥。
   
   7月在网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国半干旱气候变化研究进展(Progress in Semi-arid Climate Change Studies in China)》)发现,1994年至2008年间,中国的半干旱地区比1948年至1962年间增长了33%。
   
   另一份论文(《全球旱地最近的变化:来自两个主要干旱数据库的证据(Recent changes in global drylands: Evidences from two major aridity databases)》)发现,自1980年以来,中国的干旱地区增加了大约160万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伊朗的面积。
   
   相比于原生植被,许多被引种到黄土高原的植物会消耗更多水分。
   
   2016年的一项研究(《黄土高原植被恢复已接近可持续水资源极限(Revegetation in China’s Loess Plateau is approaching sustainable water resource limits)》)发现,恢复活力的生态系统已经在吸收降雨,减少流入河流的水量。此外,干旱的气候可能加剧这种状况,引发人类缺水。
   
   上个月发表的一项模型研究(《黄土高原植被恢复对区域生长期水分平衡的影响(Impact of revegetation of the Loess Plateau of China on the regional growing season water balance )》)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并声称不要继续推行“退耕还林”计划。曹世雄说,考虑到水资源短缺是很重要的。他认为,国家林业局已经认识到在干旱地区植树造林的一些缺陷,近年来,林业局和地方政府已经转向种植需水量较低的灌木。
   
   今年3月,中国林业局局长张建龙在接受中国官方媒体采访时表示,应该努力保持植被健康,而不是简单地植树造林。“此外,植被应该在不适宜居住的地方用正确的技术种植。”曹世雄说,当地方政府与研究人员和社区合作,寻找种植低需水量植物的方法,创造经济价值时,种植计划才能发挥最佳效果。这些包括用于中药的草药,其中一些可以与灌木共生生长,农民可以收获和销售。
   
   谢选骏指出:独裁专制讲究一刀切,最后沦为瞎指挥,因为生活是丰富的,而理论却是灰色的。中国西北植树造林也会加剧水资源短缺,由此可见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2019/09/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