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谢选骏文集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谢选骏: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互联网极端主义如何塑造了美国白人青少年的思维》(BBC 2019年8月19日)报道:
   
   网络时代给青少年教育带来新的课题。

   最近,一名母亲发布的一个帖子在网上传开。她认为男孩们在使用互联网的时候受到极端主义的思想毒害,表示相当担忧。她认为这对于家长来说是一个警讯。
   
   在一个任何人都几乎能够在网上接触到任何内容的时代,美国的白人男孩似乎特别容易受到网上危险的激进化思想影响。
   
   在美国,很多宗大规模枪击案的嫌疑犯都有三个共通点:他们都很年轻,都是白人,都是男性。
   
   得克萨斯州艾尔帕索市枪击案造成22人死亡,嫌疑人被认为是在网上发布过种族主义的宣言。
   
   在代顿市的致命袭击事件发生之后那一天,负责调查的警方表示,枪手曾受到“暴力意识形态”的影响,但是未有公开具体动机。
   
   互联网的危险性对于家长和老师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些新近发生的悲剧引发了新一轮的辩论。在美国,养育白人男孩的家庭能够或者应该做什么?
   
   乔安娜·舒罗德(Joanna Schroeder)是生活在洛杉矶的一名作家、媒体评论人和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大概一年前左右,(我们的孩子)开始问一些听起来像是直接来自另类右翼人士的问题,从那时候开始,红灯就亮起了。”
   
   她向BBC表示,她两个儿子当中有一个开始提出一些“经过狡猾包装的另类右翼立场”,问的问题都是像为什么黑人能模仿白人文化而白人不能模仿黑人文化之类的。她开始发现,与她孩子同龄的男孩都在互相说一些带有性别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梗——似乎就是从网络论坛上传开来的。
   
   上星期,舒罗德女士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的一连串推文引发广泛议论。她讲的是在一个能轻易接触到极端主义观点的世界里养育白人男孩,要如何监察他们的社交媒体和教会他们同理心。推文得到了将近18万点赞、8500条评论和分享。
   
   “不是所有玩笑都能显示你的孩子正在接受危险的意识形态,”她说,“当孩子们说一些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或者歧视同性恋的玩笑时,父母要问自己的最大问题是,孩子们是否理解自己说的那些话背后更深的暗示。”但是有些人却批评她,建议在社交媒体上监视,是侵犯了孩子的隐私,是反应过度。
   
   另一些人则说,这种说法并不只对白人男孩适用,将焦点放在种族上使得这个议题不具有广泛性,从而产生问题。他们也直指主流媒体带着偏执和白人至上的意识来一并看待所有保守或者非自由派的观点和价值。
   
   一些专家表示,社交媒体的运算法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助长极端主义观点,并在网上制造回音壁效应从而助长阴谋论。虽然受到网络宣传影响的肯定不仅是男孩,但是至少在美国,年轻男性是特别容易被诱导出暴力行为的。
   
   一个回复舒罗德女士推文的少年说:“我在高中亲眼看到发生在我周围的人身上的事,看到那些受严重影响的人和不那么受影响的人之间形成了多么大的鸿沟。”比如,YouTube上一段关于电竞的视频,可能就会带有一些含政治意味的暗示。“而那可能是一些精心打造的吸引年轻男性的内容,”舒罗德说,“他们看过一条之后,接下来的一系列视频可能就会越来越极端。”
   
   本月较早前,《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调查报道,探讨YouTube如何通过系统性地推送阴谋论的频道和极右翼的内容来将巴西的极右势力推上权力宝座。《纽约时报》报道,在巴西的学校、公共卫生系统,当然还有政界,都已经能看到有方向地引导这些内容所带来的效应。在当选总统前,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已经是YouTube上巴西极右翼群体当中的一颗明星。
   
   汤姆·拉德马赫(Tom Rademacher)是明尼苏达州一名八年级的老师。他表示,学校可以做得更多,进一步在不打击任何特定的政治或意识形态团体的前提下“干预其中一些极端化的思想”。“我们应该传授批评性思维和同理心。我们不应该教导孩子应该想什么,但我们可以教孩子们如何倾听那些想法和他们不一样的人。”
   
   为什么针对白人男孩?
   根据联邦调查局(FBI)一份分析2000至2013年各种枪击事件的报告,63%的枪手是年轻或者中年的白人。相较之下,第二高比例的族群是非裔美国人,占16%。《琼斯夫人》(Mother Jones)杂志进行的一项调查收集了1982至2019年大规模枪击案凶手的数据,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大多数是年轻的白人男性。
   
   7月,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向美国参议院表示,本土恐怖主义案件当中的大部分是“由某种你可以说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暴力所引发的”。
   
   密西西比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玛格丽特·海格曼教授(Prof Margaret Hagerman)用了两年时间研究一批白人富裕家庭和他们有关种族的教育和讨论方式。海格曼教授说,她惊讶地发现,很多这些父母都认为,他们的孩子对于种族没有概念,是“色盲”的。“当我花时间与这些孩子们一对一相处,或者当他们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时,他们对于种族、种族主义和不平等明显是有各种想法的,”她说。“孩子们是通过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来习得关于美国种族的一切。”她说,父母应该思考他们要如何建构孩子的成长,以及生活在一个白人社区、在白人为主的学校上学,会如何“传达特定的信息”,令孩子们在遇到网上的白人至上意识形态时猝不及防。“我经常听见一些父母告诉我,他们对于和其他成年人谈论种族感到不自在。我对此感到诧异,因为如果成年白人都不能和其他白人对话谈论美国的种族,他们如何能够与孩子们进行这些讨论?”
   
   新西兰枪手与英国极端组织有无联系?
   拉德马赫说到他班里有一群白人男孩屡屡以他相信是来自网络论坛的方式嘲笑不同的种族、性别和性向人士。责骂并没能阻止这种行为,于是拉德马赫就邀请他们一起吃午饭,讨论一下。一个学生告诉他,“作为白人男孩,他们总是担心被说成是种族主义者,所以他们只是自己的私群里互相开这些玩笑,几乎是一种苦中作乐——以此来嘲弄他们最害怕和令他们最受冒犯的东西。”
   
   拉德马赫说,在谈论过如何分享他们的感受之后,其中一些男孩甚至加入了学校里的反种族主义领导小组。“他们还是年轻的男孩,”拉德马赫强调说,“他们正在试图摸索界限在哪里。为什么有些事情是好笑的,为什么有些又是带有冒犯的。”他说,现今白人青少年的育成是“正中激进化思维下怀的”,因为广泛的文化变迁令他们感觉受到主流社会的攻击。他还表示,网络迷因(meme)文化、电竞文化和白人民族主义文化可能会彼此交集互相诱发,他们很容易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越界。
   
   成年人从自己做起
   舒罗德说,父母需要干预,因为小孩很少会停下来批判性地审视他们从网上听到的观点。她建议,家长应该问孩子从哪里听到这些说法,告诉他们,你想要了解前文后理。“我一开始总是会说,‘我知道你不是想伤害任何人,所以我想要向你解释,那个笑话为什么不合适,为什么它是伤人的,这样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们不希望你再那样说。’”拉德马赫说,重要的一点是,老师们也应该记住,家长在孩子被羞辱的情况下也会产生逆反心理。“写邮件给家长说,我认为你的小孩将会成为一个白人种族主义者——这是不负责任的。”但是,很多家长也担心,他们的孩子在网上会看到什么。
   
   “我们过去犯的那种愚蠢的错误,现在足够令你在全国新闻里被报道一星期。所以,如果你能够令家长配合,情况就会好很多。”拉德马赫表示,将这些概念变成一个为期一年的课程,将会是对抗网络激进化的简便方法。家长害怕这会变成“反白人”思潮,这是不必要的。“我的意思是,教室可以变成一个让孩子们探讨这个问题而不用尴尬的地方。如果我们对一个群体进行羞辱,就是将他们推向更消极的方向。”用舒罗德的话说就是:“我们的孩子需要知道,我们期望他们是友善,懂得尊重和诚实的——这不是因为我们觉得他们现在不是这样,而是因为我们知道,他们的内心本是善良的。”
   
   谢选骏指出:在白人至上主义的形成过程中,“白人”这个概念其了一种误导作用!因为“白人”这个概念把其他人类叫做“有色人种”,其实这并不准确——细细端详一下,世界上没有白人,只有红人——因为所谓的白人,他们的皮肤是红的,毛发是黄的,只有跟黑人站在一起他们才算为白的,和东亚人站在一起他们其实是红色人种,所以从德国人那里传来的共产主义,叫变成了红旗。在这种意义上,全球人类其实都是有色人种,哪有什么白人之可言。这一事实,足以摧毁一切白人至上论。
   
   网文《白人》报道:
   
   白人(英語:White people),或稱白色人種,指狹義的高加索人種(一般亦作西洋人、西方人或西人、洋人),是以人類膚色命名的人種名稱,一般指擁有淡色皮膚的種族或群體;或是一類擁有淡色皮膚,尤其是源自歐洲的人類群體,主要指西方世界的人群,有時又專指分布在澳紐與拉美的歐洲人或歐洲後裔,最狹義的時候僅指北歐人種,不過西方世界的標準是比較主觀的,不但各國認定標準不同,反而很多亞洲地區皮膚白的種族卻又不是白人,而很多非純正白種的歐洲人卻列為白人。廣義的「白人」一詞可以包含歐洲以外的西亞、北非、中亞、東亞的民族,泛指所有淺膚色人種。
   
   社會觀念
   歐洲人在18世紀前後了解到他們和印度的雅利安人存在比較近的關係,因而產生了印歐人一詞。一般認為,印歐人、閃米特人都來自於高加索人,都是白種人。事實上,猶太人、閃米特人、土耳其人、斯拉夫人(塞爾維亞人、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匈牙利人、土庫曼人、哈薩克人等都不是真正的“白人”,而是亞歐混血,但多被視為白人。
   
   一個人是不是白人在大多數白人所在地都是一個很主觀的問題。例如南非比勒陀利亞高等法院於2008年裁定南非華人屬於有色人種而並非「榮譽白人」,但南非黑人貿工聯合會等黑人經濟組織卻拒絕承認華人不是白人,並要求南非政府就此項裁決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以便於將華人列入白人的地位。
   
   淡膚色的遺傳學
   人類的膚色是一種數量性狀(quantitative trait),也就是由許多基因共同決定的遺傳性狀,以外表來看,是由深色逐漸到淺色的連續性差異。許多關於膚色的基因仍未明瞭,目前了解較多的基因有兩個,分別是MC1R以及SLC24A5。其中SLC24A5基因依據估計,是起源於大約6000到12000年前的歐洲地區。顯示至少有一個淡色基因是在相對晚近的年代起源於歐洲。非歐混血者若是擁有兩個源自歐洲的SLC24A5等位基因,那麼將會明顯比沒有此等位基因的非歐混血者更白。根據觀察,SLC24A5基因座解釋了大約25%到38%的非歐混血者在皮膚黑色素含量上的差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