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谢选骏文集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谢选骏: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黑道的广泛存在,不仅是台湾社会的一大特点,也是港澳社会、日本社会和其他亚洲社会的一大特点——这明显不同于欧美,尤其不同于日耳曼人和英语社会。我的问题是——黑道存在的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如何避免民主政治沦为黑道政治或黑白兼容的政治?相比之下,拉丁人的社会就与亚洲社会比较相近,所以那里的民主政治常常无疾而终。
   
   

   天道盟,台灣著名的黑社會組織,台灣最大的本省掛角頭聯盟。成立於1986年,勢力亦相當可觀,而且擁有較強的地緣關係,近年來發展迅速。除了台灣全島外,天道盟在海外均有活動,包括美國、澳大利亞和東南亞等地。目前與竹聯幫、四海幫並稱為台灣三大黑幫。估計在台灣約有數千名活躍的角頭份子、以及數十萬名的合夥關係人。
   
   時空背景「一清專案」後的源起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因第二次國共內戰戰敗,而退居台灣,在台灣實行「一黨專政」的黨國政府體制和漫長的台灣省戒嚴令,礙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美國對於亞太各盟國政治的干涉及監督下,對於台灣內部發起的黨外運動人士或者對中國國民黨有所批判者(如旅外的作家「劉江南」),短時間內難由政府在檯面上處置,加上部分眷村子弟的省籍情結,因此扶持了所謂外省掛的黑幫勢力,為政府解決檯面上無法直接處理的問題,竹聯等外省掛組織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迅速壯大,並影響到台灣北部在地角頭的生存空間;直到1984年10月江南案的發生以及隨後11月12日的中華民國政府執行「一清專案」全國擴大掃黑行動,被掃入獄的眾角頭不滿事主竹聯幫依舊仗勢欺人、以及對時局的不滿(黨國政府扶持外省幫派、及族群特權等),獄中角頭便提議共組聯盟。
   
   新組織的誕生
   1986年7月,首先在羈押的土城看守所內發起,事由台東借提回土城的張永良,因與外省掛有糾紛衝突,竹聯幫仗勢欺壓當時落單的張永良,因而引起本省人的公憤,此事件間接促成文山、新店的「羅福助」(綽號「福助」、文山幫、文山會)、基隆「吳桐潭」(綽號「阿潭」、田寮港幫、太陽會)、基隆李信茂(綽號「阿茂」、太陽會)、中和「李博熙」(綽號「博熙」、「博仔」、孔雀會)、萬華的「謝通運」(綽號「阿不倒」、環南市場角頭、不倒會)、新竹「林敏德」(綽號「敏德」;本為三光正義組、敏德會)、三重「蕭澤宏」(綽號「蕭濟公」、濟公會)、高雄左營「陳賢明」(綽號「鴨霸」、鴨霸會)等人的結識,眾人在多次管訓放風時刻藉機討論結盟事宜。遂於同年10月31日,在土城由羅福助擔任監誓人,與前述其他五人以口頭宣誓結盟(其中「蕭澤宏」另案在同年8月即已被羈押於龜山監獄,所以宣誓當日未參加,但仍保留其地位),成立以強調「除暴安良、替天行道」為宗旨的團結同心聯盟(「天道盟」前名);羅福助當時被推為總聯絡人。
   在眾人分監之後,隨即有岩灣(仁-13號房)、泰源、土城監獄等全台各地的職訓中心、管訓隊、監所紛紛響應,獄中眾人群起高喊「天道自在人心,是非自有公論」及「不歸竹(聯),便歸天(道)」的口號;此後有高雄「楊登魁」(西北仔)、台中「侯貴生」(「斜頭生」;大湖仔)、台北大同「鄭仁治」(圓仔花;廈門幫)、台北公館「林應明」(光頭;三環幫)、雲林「林清標」(標哥)、淡水(海關)等全台各地角頭先後加入共組「天道盟」犯罪組織。此時只算是意識上的天道盟(即是天道盟最初的六個意識團體),並無具體組織或正式的成立儀式。
   不幸地在1987年11月29日,發生「岩灣絕食事件」(代號1126專案),緊接著又在同年12月1日,爆發更激烈的「綠島監獄暴動事件」(代號1201專案),計有8名管訓隊員死亡、另有廿餘名受重傷。直到1987年至1988年(4月4日、23日)期間因上述事件之效應,加上適逢臺灣省戒嚴令的解除及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病逝,所以全國頒布犯罪減刑;眾人陸續出獄後,在全台灣廣泛設立天道盟最初的數個具體組織:吳桐潭與李信茂在台北市、基隆成立「太陽會」、李博熙在中和、永和成立「孔雀會」、謝通運在萬華成立「不倒會」、林敏德在新竹成立「敏德會」、林清標在臺北縣成立「雲霄會」及陳賢明在左營成立「仁義會」(前身為獄中「鴨霸會」);蕭澤宏則另案仍羈押於台北監獄服刑中(刑期6年、至1990年6月方可假釋出獄)。同年,天道盟開始與山口組往來;1989年日本山口組竹中正(竹中組竹中正久親弟)來台與天道盟等角頭交流;日後,天道盟也派人赴日本山口組見習經營模式。
   蓬勃發展與激盪的年代
   天道盟成立初期,正當台灣泡沫經濟蓬勃發達的時期。在羅福助、楊登魁、吳桐潭、李信茂及謝通運等代表人物的領導下,短短幾年,天道盟不但有民意代表撐腰,幕後更有財團金援;除了南北角頭串聯的武力作為後盾,再加上將南部風行一時的餐廳秀搬上有線電視頻道,並從日本引進柏青哥(俗稱小鋼珠)以及之後全台六合彩連線的資金運作,因此將天道盟事業推向高峰。正當天道盟勢力如日中天、欲一統江湖之際,卻因黑道利益分配不均,引起江湖風波不斷。1989年,天道盟先後與槍擊要犯黃鴻寓(綽號「黑牛」)及楊瑞和(綽號「小馬哥」)發生衝突,黃鴻寓火燒羅福助的住宅及臺中市的主要據點「羅浮宮」,也燒死了羅福助的親兄。
   1990年6月,蕭澤宏假釋出獄,復在台北市東區成立濟公會。同年7月,政府執行俗稱二清專案的「迅雷專案」全國掃黑行動,加強取締新崛起的天道盟以及竹聯幫,以壓制不法組織的氣勢。在「迅雷專案」被列為首要目標的天道盟3名重量級人士當中,羅福助潛逃至美加、紐澳,於2年後返台參政;吳桐潭潛至大陸福州,在隔年被大陸公安逮捕並首次依照《金門協議》遣返回台灣服刑、楊登魁則一度至加拿大發展地產,自認無罪且「功在黨國」無需潛逃,卻在返回台灣後被逮捕入獄。1990年8月21日,太陽會為爭奪台北東區利益,以凌志成夥同徐文賢等人前往北市忠孝東路四段改由大安莊所經營之「真善美大舞廳」投擲汽油彈縱火洩憤;同年10月初,吳桐潭潛逃福州的期間,在福州的西湖酒店內成立太陽會「特攻隊」,凌志成與徐文賢分別擔任正副隊長,並於同年10月9日清晨,由徐文賢「阿賢」、段文湘「小段」和游欽志等3人涉嫌火燒林文郎所經營的白金漢三溫暖以示報復。1993年9月22日中午,謝通運遭同會內另股地方勢力開槍身亡。
   黑金政治與勢力的擴張
   隨著時代的發展,1990年代的天道盟也逐漸自我「提升」。當時正值政府推動8兆的六年國建公共工程計畫,天道盟轉而介入公共工程圍標、股票炒作、房地產、媒體報業、後因股市獲利轉向船運、期貨證券、娛樂及影視業等等,並成功介入全國的政治選舉。1994年,天道盟進行內部改組,設「總裁」、「副總裁」、各會會長為「高級顧問」,由高級顧問指定組長,並曾有意仿效台北市政府,在原舊台北市十個行政區(延平、建成、城中、龍山、雙園、古亭、大同、中山、大安、松山)分別成立「十大分會」。同年6月,北部太陽會內部分裂成「老太陽會」(吳桐潭派)與「新太陽會」(施春成派),兩派因利益問題而彼此衝突多年。
   1995年12月、羅福助以無黨籍身份當選國會議員,以立委之姿威震政壇長達6年(1996年-2002年)並成為台灣首位選上立委的黑社會人物 引領先驅並成了許多黑幫人物效法的對象;期間在1996年初既便將盟主職務交付由眾人推選江湖輩分較高的原委員會執行長鄭仁治〔化名陳仁治,綽號圓仔花)。羅福助當選立委前後,天道盟勢力大幅擴張,2任新舊盟主至卸任交接予第3任盟主前陸續在全台成立「松山會」、「文山會」、「天鷹會」、「天德會」、「天山會」、「正義會」、「太極會」、「大安會」、「天雲會」及不倒會分支「環南會」、「天義會」、「天林會」、「天龍會」等。1996年3月、陳治男亦當選國大代表,並成立當時最大的次級問政團體「祥和協進會」擔任會長職務[8]。同年8月,因陸續發生四海幫大老命案、至尊盟介入公司股東會等重大社會事件,使得政府在各界言論壓力下執行「治平專案」全國性擴大掃黑行動,再次造成另一波幫派分子大規模避走海外,其中至尊盟盟主黃武雄也與南部最大幫派東門幫幫主曾順風(結拜兄弟)四海幫、竹聯幫的大哥一齊移往綠島接受此次掃黑行動時間長達三年。
   因為一句「黑道立委」,臺北縣立法委員廖學廣在汐止家中遭冠鈞會挾持至林口山區監禁,是當時引發社會大眾震驚的「關狗籠事件」;事件後廖學廣一口咬定此事件,為同選區立法委員羅福助及天道盟份子所為。雖然,證據無法顯示動手將廖學廣關在狗籠的涉案人與羅福助有關,但被警方查獲的涉案人卻是天道盟成員。
   權力結構的變化與近況
   2000年4月起,太陽會內部分裂的兩派形成「新太陽會」與「舊太陽會」的態勢;同年8月,台北市發生「吉林茶行槍擊案」,太陽會代理會長「世將」被槍殺身亡,顯示太陽會與同心會之間的鬥爭逐漸由基隆擴及北台灣各地。2002年3月,新太陽會會長閻當利在中和被當街狙殺身亡,太陽會的內鬨鬥爭事件白熱化;期間太陽會更因吳桐潭在柬埔寨親自授與虎牌的第一代殺手鄧永燃等五虎(不含中部槍擊要犯張錫銘)涉及殺人和擄人勒索等社會案件,將太陽會虎牌殺手群打響名度。南部則由楊登魁、楊雙伍、陳秋旗等大哥亦逐漸拓展會盟雛形。
   2002年,天道盟領導結構出現變化,隨著「羅福助」因涉及眾多案件,而無法繼續參選立委,加上「楊登魁」經商有成淡出江湖,以及武鬥派的「吳桐潭」避走海外多年,三位代表人物勢力漸微。因此領導地位被原先的「艋舺廈門幫」領袖鄭仁治(綽號:圓仔花)所取代。鄭仁治為鞏固實權,廣大收納各地角頭,先後在全台成立「天義會」、「天慶會」、「天鳴會」、「北海會」、「松山會」、「天林會」及「關聖會」等分會[11]。鄭仁治時代提倡「和解共存」與介日宿敵把手言歡,導致部份老會系不滿而自立門戶。
   2005年,「鄭仁治」更藉江湖大老「蚊哥」的喪禮,展現其江湖實力,不但號召各地幫派,召開記者會,定所謂的「黑道平安日」,更自許為新一代「黑道仲裁者」;此舉引起政府及治安單位的關注,加上鄭仁治近年年事已高有意退出盟主一職、身居幕後「仲裁」角色。因此,鄭仁治推舉濟公會會長蕭澤宏為新一任繼承人。2008年初、蕭澤宏接任第三任盟主。
   2008年10月,警方查獲濟公會成員涉及中華職棒米迪亞暴龍隊的職棒簽賭案(黑米事件),多名成員遭逮捕。2009年1月,位於台北市大安區光復南路420巷內的「中華財經台」公司大門於凌晨遭槍擊,同日,財經台同棟建築內的濟公會(天道盟)重要據點遭警方查獲。同年7月,台北地區的一起工程禿鷹案,由北市警方在台北光復南路的天道盟重要據點,逮捕不倒會林姓會長、太陽會溫姓角頭、陳姓角頭等重要成員,總會長「瘋濟公」蕭澤宏則在警方攻堅行動中逃逸無蹤。2011年潛逃中國上海發展多年的施萬浤(太陽會)返台後,於同年11月間在舉辦的婚宴中宣布接任「天道盟盟主」一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