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谢选骏文集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谢选骏: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希特勒在一战时候被英国的沙林毒气袭击,不仅落下了身体残疾,而且变成了战争狂人!所以我说,“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因为施放毒气单的英国人堪比贩卖鸦片烟的英国人,可以被人称为鬼子了。可怜的希特勒,原来不是什么复杂的天才,而是英国的毒弹所催化的一颗复仇炸弹!所以,只有英国做好了对付希特勒入侵的准备,其他各国都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因为正常人绝对想象不到,一个毒气弹的受害者所可能具有恶毒信念!结果,没有毒气弹的各国就溃不成军了。要不是远隔重洋的美国伸出援手,欧洲各国就会沦为美洲印第安人了——因为希特勒小时最喜欢看的就是美国的西部故事,他后来就是按照印第安人的命运,来安排他爷爷的犹太同胞的命运的。那就是“保留地+灭绝营”。
   
   

   《如何应对化学武器攻击 中毒是什么感觉?》(BBC 2019年9月26日)报道:
   
   这辆白色的面包车太破旧了,看起来像是无主车——前保险杠不见了,一个后轮瘪了一半。有几个人在附近转悠,在安静的广场上说说笑笑。他们没有注意到车底有一缕烟冒了出来。
   
   几分钟后,烟势加大,从车门和面包车下面的排气管中喷涌而出。站在附近的人几乎消失在白色的烟雾里,一个女人发出了一声尖叫。因为风向突变,烟雾冲着我的方向滚滚而来。
   
   当它飘到我身边时,我隐隐闻到了口香糖的那种味道。我能听到人们在咳嗽,附近有人影倒在地上。有人在大声呼救。还有人一动不动地躺着。20分钟后,街头拐角处隐约有蓝色的闪光出现,表明救援正在路上。消防员穿着配备全套呼吸装置笨重的防护服。他们在受害者当中移动,查找可救助人员和确认已没生还希望的人员。
   
   幸运的是,对我和其他在芬兰南部小城米凯利(Mikkeli)的人来说,这只是一次预演,为第二天的化学攻击演习做准备。我刚才经历的这一幕,是预演一个恐怖分子团伙于午餐的繁忙时间,在市场广场释放了一种有毒的神经毒剂,旨在测试一项开创性的新技术,这项技术可能改变应急服务部门对有毒化学物质释放的反应。
   
   但是,我们对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真相了解多少呢?人们该如何应对?为了防止出现惨重的生命伤亡,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在芬兰,受害者都是由志愿者扮演的,但这一幕是基于现实中的恐怖事件。
   
   1995年,奥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于交通高峰期在繁忙的地铁上释放了沙林毒气,在5起协同袭击中,造成1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一年前,同一组织发起的沙林毒气袭击造成8人死亡,600多人受到伤害。
   
   英国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分析化学家托马斯(Paul Thomas)解释说:“我们这个项目的源起,就是那起事件。”他是米凯利演习背后Toxi-Triage项目的负责人。
   
   现居住在日本京都的前广告主管坂原淳(Atsushi Sakahara),是1995年沙林毒气袭击的幸存者之一。他当时就站在距离一包含有沙林的挥发性液体几尺远的地方。他回忆说:“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太多。接着我感觉眼睛很干,有种用眼过度的感觉。但是那天早上我要给客户做一个重要的演示,所以之后我就去办公室上班了。”结果证明,这件事影响了他后来的人生。
   
   那一天,坂原淳像往常一样。早上收音机闹钟响过之后,他小睡了几分钟,然后起床。走一小段上坡路到达六本木车站,他在那里买了份报纸,坐上了日比谷线列车,开始每天15分钟的筑地站通勤之旅。
   
   坂原淳回忆说:“列车到达时,我正在读报上一篇关于9个月前松本市沙林毒气袭击的文章。我看第一节车厢的第三个门没那么拥挤,所以我就从那个门上了车。左边有一个塑料袋。我差点坐到它旁边,但后来改变了想法。”
   
   坂原淳的直觉是正确的。那个用报纸包着的塑料袋里,是含有30%的沙林溶液。在坂原淳上车前两站,奥姆真理教的一名成员把包裹放在地板上,然后用尖锐的雨伞尖刺穿包裹,让里面的溶液挥发到车厢里。
   
   坂原淳说:“坐在那个塑料袋旁边的人看起来不大舒服,耷拉着脑袋,一直在冒汗。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换一个地方。其实我应该大声呼喊让大家都离开,但我没有。我是希望我能这么做。”
   
   相反,坂原淳走到了第二节车厢的前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乘客,他们关上了身后的车门。当他回头时,看到刚离开的车辆里还有一个孕妇。后来在目睹沙林毒气的可怕之处时,这段记忆一直挥之不去。他说:“后来我得知她没事,但我不知道她究竟经历了什么。”当列车再次启动时,他之前看到的那个人跪倒在地。“有人说他晕倒了。我们到达下一站神谷町站时,车站工作人员冲了过来,把他抬下了车。”
   
   沙林毒气在吸入几秒钟后开始发挥作用,接触一分钟内出现症状。它可以在大约5-10分钟内致命。不过,作为一种水气,它比空气重,因此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填满整个车厢。据报道,乘客们在开始感到不舒服的时候,有人打开了车窗。这个做法救了车厢里的许多人,坂原淳乘坐的那列地铁仅一人丧生。
   
   在随后的几分钟,前面那节车厢的乘客被疏散,广播通知称筑地站发生爆炸。事实上,并没有发生爆炸,而是另一列遭到毒剂攻击的地铁列车靠站停车,乘客们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瘫倒在地。事情发生得太快,一时间导致了混乱。坂原淳说:“我本来是要在筑地站下车的。既然这样,我决定下车出站。”叫辆出租车去健身房,想稍微锻炼一下,但后来决定在见客户之前还是冲个澡。他说:“我开始感到很难受,但淋浴帮了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坂原淳遵循了美国国土安全部建议的发生化学武器袭击时的三个关键步骤:置身于干净的空气里、脱下衣服、用肥皂和水清洗。他补充道:“不过,当我走到外面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戴了一副深色墨镜,”视力变暗是沙林毒气接触的典型症状,并伴有眼睛疼痛、瞳孔收缩、恶心和流鼻血。坂原淳在办公室的电梯里遇到一位同事,说他眼睛充血,他这才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
   
   坂原淳说:“同事告诉我应该去医院。到了医院,那里已经有很多受害者了。那会儿我头痛,眼睛也痛。身上黏糊糊的都是汗。我问接诊的医生这是什么病,他说‘不知道’。”几个小时后,政府才明确告知是沙林毒剂导致的。虽然致命剂量的神经毒剂几秒钟到几分钟就能置人于死地,但轻微或者短暂的接触,症状可能是难以形容的,如眼睛发炎、头晕脑胀、头痛、流鼻涕、呼吸不畅。这些症状如果不是突然出现,就很容易被误以为是重感冒。
   
   装有毒物的包裹被车站工作人员捡起并处理掉了,他们也成为这次袭击的受害者。许多跟坂原淳一样搭乘受影响列车和出现在站台上的人,在紧急救援人员控制局势的时候,都离开了。后来,他们是自行前往医院,从而加剧了混乱。
   
   化学袭击后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恐慌。托马斯说:“在东京的沙林毒气袭击之后,成千上万的人涌向医院寻求医疗救助和安慰,令医院不堪重负。绝大多数——大约80%的人,是不需要住院治疗的。可以想象一下,当数百人同时出现在医院时,对繁忙的医院会造成什么影响。如果有老人当天碰巧中风,她可能就得不到需要的照顾。这太要命了。因拥堵造成更多人的间接伤害,也不比毒气事件本身造成的伤害少。”
   
   托马斯相信,新技术可以提供帮助——在未来发生化学攻击后,进行快速诊断。例如,德国电子公司Gesellschaft für Analytische Sensorsysteme(简称Gas)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呼吸分析仪,可以检测出人体对有害化学物质做出反应时,所产生的低水平的生化物质——代谢物。在米凯利的烟雾中加入了薄荷,志愿者给予薄荷油胶囊作为沙林的替代品,分析仪器可检测代谢物。
   
   只需将气吹入一个带有注射器柱塞的塑料管,就可以对数百名潜在受害者的呼吸进行快速分析。参与研发这个名叫BreathSpec装置的布罗德里克(Emma Brodrick)说:“它可以在大约40秒内给我们答案。”
   
   回到芬兰的米凯利,我在演习期间看到了另一种支持应急服务的传感器技术。烟雾中传来微弱的嗡嗡声——烟雾是白色,方便在演习中看到——一架小型无人机出现了。机上配备了高灵敏度的微型仪器,可以对气体进行采样,并用无线方式将结果传给紧急救援人员。
   神经毒剂如何致命
   沙林(Sarin)和VX及诺维乔克(Novichok)这样的神经毒剂,属于一种有机磷酸酯的化学物质,它也广泛用于各种杀虫剂当中。
   沙林的毒性是氰化物的25-50倍,VX的毒性是氰化物的两倍,而诺维乔克的毒性是氰化物的5-8倍。
   它们通过破坏乙酰胆碱酯酶的酶来杀人。这种酶负责分解乙酰胆碱,是一种在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息的分子。如果没有了这个重要酶的分解,乙酰胆碱会在神经突触(神经元之间发生联系的部位)中积聚,对受害者的肌肉和分泌腺形成过度刺激。
   这种过度的刺激,会导致眼睛流泪、出汗、恶心、呼吸系统多液体,以及无法控制的剧烈抽搐。如果没有及时医疗干预,受害者会晕倒昏迷,因呼吸系统肌肉痉挛而窒息死亡。
   研发该技术的T4i公司的工程师兼总经理帕利斯(George Pallis)解释道:“无人机可以从接近源头的地方获取样本。也可以快速地在大范围内采集样本,我们可以通过它来了解有毒化学物质的扩散情况。”
   Toxi-Triage项目也在研发一种技术,可以从更远的地方采集有毒化学物质的特征。通过专用摄像机,它可以捕捉到可见光、紫外光和红外光——即所谓的高光谱成像,从而检测出泄露化学物质存在的特征模式。虽然与无人机技术相比,它还处于更早期阶段,但这些高光谱检测系统可用于手持设备或安装在空中飞行的飞机上。研制该技术的团队,希望未来它能安装在具有高分辨率光学系统的卫星上,让政府可以监测战区的化学武器使用情况。
   在叙利亚等地,有关使用化学武器的报告,还需要依赖当地团队提供的信息,以及随后对受害者进行的测试,而这些测试往往是在袭击发生数天后进行的。在这些地方,这个发明会提升查明袭击目标、找到袭击者的能力。
   保加利亚索菲亚民主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Democracy)的研究员、从事化学和生化武器威胁研究的诺沃索洛娃(Tatyana Novosolova)说:“保持合理的警惕是有效预防的关键。”她认为,如果我们要与化学武器构成的威胁作斗争,保持警惕不仅仅是当局的责任,也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这就需要知道在遇到危险或紧急情况时向谁求助,比如熟悉有关部门或服务机构,并知道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