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老同学郑钦华]
徐永海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老同学郑钦华

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老同学郑钦华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9月15日

   
   今天,2019年9月15日,因为半个月后的“十一”,我被上岗了(被软禁、被监视)。这次时间较长,最短也会在十一之后的7、8号才结束;即最短也得20多天。
   
   被上岗在家,也好,我来对《上帝的科学——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一书(论文),做最后的修改。经过30年的努力,我终于完成此书(论文)。这20多万字,我写的是太艰难、太辛苦。
   
   因全书基本完成,故这几个月,我是在写书的《前言》部分。因《前言》部分一开头,就写到了您——我的老同学——郑钦华(柯力思),为此我曾写信(微信)给您,问您是否可以,是否需要修改。很高兴接到您的回信(微信):
   
   “非常荣幸,老弟十年磨一剑,集思成书,我忝为开场白。大体不错,细微处乃末节,無需加添。常念老弟,為你安危担心,请多保重!”
   
   说到“安危”,我因为民运、信仰、维权,曾劳教2年、有期徒刑2年、行政拘留13天、刑事拘留一个月,是4次坐牢,是常让老同学您为我担心、牵挂。
   
   说到“保重”,我一定会保重的,您近70岁,我近60岁,我作为近60岁的人,我一定会上心老兄这句话。其实,我写此书,完成此书,也是对自己的最大“保重”。按理说,再没有比进行科学研究,能更好地保重自己的了。
   
   实实在在地说,这30多年来,我主要是在进行科学研究。
   
   一,在迈克耳逊-莫雷实验基础上,来进一步理解相对论,来认识到宇宙的本来面目(本身)是个“点”,这个“点”一定是在上帝的手心里,是真的存在上帝。并从“宇宙在个点内”出发,来探索时间、空间、光波、基本粒子、基本力等等的本来面目。通过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宇宙,可以带来物理学的新突破。
   
   二,在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来认识到,我们人类具有崇拜的天性,并且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耶稣真的能改变我们的心灵,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通过认识到耶稣就是上帝,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大脑,可以带来脑科学的新突破。
   
   实实在在地说,这30年,我主要是,一边在进行科学研究,一边在完成论文(书)《上帝的科学——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当然两者是一回事。
   
   《上帝的科学》全书25万多字,其中《前言》3万多字。《前言》第一部分,介绍我这30年的经历,这30年主要是在进行这科学研究;因有民运、信仰、维权内容,自然在国内无法粘贴在我在国内的博客上。第二部分,介绍了我的脑科学研究,因后半部分有基督信仰部分,而无法粘贴在我在国内的博客上,几次试过,说有敏感词。第三部分,介绍了我的物理学研究,可以粘贴在我在国内的博客上,如我的新浪博客《徐永海》上。
   
   《上帝的科学》其他部分也是如此,有些能够粘贴在我的博客上,有些则不能,说有敏感词,即使以前粘贴好的,也被屏蔽了,不能看了。
   
   当今时代是一个高举科学的时代,我们中国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应当不会出现像列宁说的那样情况吧——“几何公理要是触犯了人们的利益,那也一定会遭到反驳的”。可是,就是很奇怪,我的《上帝的科学》其实是纯科学的论文,可是有些就是无法粘贴,或者粘贴后,被屏蔽。
   
   为此,现我的论文(书)《上帝的科学》,现基本完成,现发给老同学您-——郑钦华(柯力思),望帮助保存。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18600229405(不能微信——8月5日微信被封,但可以电话、电报等),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目前微信号:xuyonghai-1960。
   
   
   附:《上帝的科学——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的前言
   (也可见:https://blog.boxun.com/hero/201908/xuyonghai/2_1.shtml)
   
   
   
   上帝的科学一——前言 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上帝的科学
           ——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
     
     
                  徐永海 著
     
     
     宇宙本身是个点并在上帝的手心里,从这个点出发来探索宇宙推进科学。
     大脑前额叶使人类具有了崇拜天性,崇拜耶稣拿去恨才能带来美好社会。
     我们人类还具有强迫自罪暗示天性,宗教多迎合天性排斥耶稣带来愚昧。
     
     
           前 言 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导论一 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独一上帝
           导论二 自然科学与基督信仰没有任何冲突
           导论三 用自然科学来解释圣经中的创世记
           导论四 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本来面目
           第一章 量子如何构成粒子与量子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大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精神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宇宙灵魂与独一上帝耶稣
           后 记 我的两次为主坐牢与本书完成过程
     
     
     
           前言: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1、基督信仰就是跟着主走十字架道路
     
   (1)、1978年、1979年的经历使“追求民主”深深地埋进了我的心里
     
     1979年7月初我参加了高考,我是必须得考上大学,否则我只能到农村去插队(后来得知,在我们这届之后再没有插队了,我们去插队的那些同学也只在农村待了1、2年)。为此,高考前一夜我很是紧张,只睡了3、4个小时。高考时更是紧张,第一天上午考语文,写名字时手都哆嗦,没有考好,下午考数学也是如此,语文、数学分都不是很高。第二天、第三天考物理、化学、政治、外语(因是文革后第三届高考,外语只占10分),就发挥正常了。9月初我考入了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当医生是我的理想。
     
     高考后,考入大学后,我终于有了更多的时间、精力到西单去看大字报了。只是,很快就到了1979年12月初,“西单民主墙”被搬到了月坛公园,4个月后被取缔了。虽然“西单民主墙”仅仅存在了一年多,但是“对民主的追求”已经深深地埋进了我的心里。
     
     一上大学,发现班中只有我和郑钦华还不是团员,我们成了好朋友。郑钦华是台湾人,比我大十岁,他曾在台湾积极参加台湾的民主运动,曾与谢长廷在一个小组。为了参与大陆的民主运动,他从台湾的辅仁大学毕业后,先到法国巴黎大学留学学医,后转学来到了北医(北京医学院)。
     
     郑钦华的志向在民主运动,一到中国就与大陆民运建立了联系,是“四五论坛”的秘密成员,并参与了徐文立、王希哲、孙维邦(孙丰)等民运人士的组党活动。1981年,徐文立被抓(后判15年),王希哲被抓(后判14年),孙维邦被抓(后劳教2年)。郑钦华也面临着被抓,为此他托付我,来帮他办一些事情。如他将他家人的地址给我,如果他被抓,我来及时通知他的家人。
     
     好在,郑钦华没有被抓,但也不能离开中国大陆了。他曾几次申请在寒暑假期间去境外探亲,但都没有被批准。也好,使他在北医学习了五年,并顺利毕业,获得了医学学士学位。1984年毕业后,郑钦华依旧受到刁难,没有能及时离开中国,直到1985年。
     
     1983年,我们的校友,1965年考入北医(北京医学院)1971年毕业的王炳章,在北美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后,创建了海外第一个中国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联)。那一年,北医校方也向师生们通报了这件事情,我和郑钦华很是高兴,在推动中国进步的事业上,北医不应当缺席。
     
     1985年郑钦华到了美国,找到了王炳章,并成为了王炳章的搭档,他们分别出任了“民联”的正副主席。在郑钦华(柯力思)出任“民联”的副主席后,1987年北京市公安局曾找了我六次,我险些被抓去坐牢。
     
   (2)、我希望通过科学研究,来找到阻碍社会发展的心理原因、文化原因、宗教原因
     
     1984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发配)到了远离市区的“北京温泉结核病医院”(后依次改名为北京结核病医院、北京胸科医院、北京老年医院)。这里的病人均为结核病患者,并且一住就是3个月、半年、一年,可以说是在疗养,显然在业务上我得不到应有的提高。但是也好,这里使我有了大把的时间,我是住在医院里,很少回家,我就大量地看书,几乎每天都看书到晚上十一点多,来解决以前的一些疑问。
     
     我们从小就学的马克思主义说,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生产力发展了,物质财富增多了;在生产关系上又公有制了,就不存在剥削了,不存在压迫了;共产主义就实现了,社会就美好了。
     
     郑钦华曾对我说过:生产关系、上层建筑,除了与生产力有关外,还应当与人心(人的心理)有关。我以前一直觉得很新鲜,但没有时间去细想,这回我有时间去细想了、去思考了。
     
     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爱情这种心理活动,在爱情基础上,就会出现婚姻、家庭。婚姻家庭的出现,应当是建立在爱情(夫妻亲情)基础上,与人的心理有关,与人的大脑有关。那种观点认为,婚姻家庭的出现,是由于生产力发展了,出现了私有制,是私有制所带来的;在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没有私有制,不会具有婚姻家庭;到了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因不再有私有制了,也就不再具有婚姻家庭了。这些观点应当是不正确的,或者说是不全面的。
     
     同样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痛恨仇敌的心,强烈地仇恨那些敌对的民族阶级国家及人;出于强烈的恨,人们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会出现屠杀与战争。人与人之间的屠杀、战争、压迫、剥削,应当与人的仇恨心理有关,与人的崇拜心理(宗教信仰心理)有关,与人的大脑有关。那种观点认为,屠杀、战争、压迫、剥削的出现,是由于生产力发展了,出现了私有制,是私有制所带来的;在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没有私有制,不会具有屠杀、战争、压迫、剥削;到了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因不再有私有制了,也就不再具有屠杀、战争、压迫、剥削了。这些观点应当是不正确的,或者说是不全面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