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给警察介绍了基督信仰]
徐永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对右派老人和艺术家说真的存在灵魂
·为将要受洗的李金芳姊妹祈祷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为孙文广老师与师母祈祷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给警察介绍了基督信仰


   
   
   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给警察介绍了基督信仰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9月26日
   
   
   1、
   
   因为这2019年的“十一”,我从9月15日开始就被上岗了(被软禁了、被监视了、被维稳了)。警察带来协警(辅警、保安、联防)在院外的监视房里上班了,我不能随意出门了,更不能到所谓的敏感地区去,就是出门买菜也被跟着。
   
   13年前的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前,有关部门是在大门外、楼的侧面,盖了一个监视房,来监视我。开始时8个联防队员(辅警)在此上班,每班2人,4班运转。到了2015年后,改为4人。到了2016年,他们平时才不来了。但是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依旧是警察带着联防来监视我,来软禁我。
   
   这个监视房,十平方米左右,简易性质。十多年过来,房顶漏雨,并且要塌,顶了木棍,还是担心。为此,有关部门在大门口的对面,又盖了一个近20平方米的大房子,他们监视我的条件好多了。
   
   
   2、
   
   我不能出门了,正好可以安安静静地在家,来对我的《上帝的科学——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一书(论文),做最后的修改。虽然写了30年,但是在这几天,还是发现有的地方需要修改。
   
   如,在这一书中,我论述了宗教信仰。它应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宗教活动,如《雅各书》涉及到的“听道、信道、讲道、祈求、许愿还愿(起誓)”等,二是神学理论,如《彼得前书》涉及到的“天堂、人间、地狱、审判、奖赏”等,三是迷信心理,如《约翰一书》涉及到的“暗示心理、自责心理、强迫心理”等。“迷信心理”这一词汇,就是在这两天换上的,以前用的是其它词汇。
   
   在原始社会,由于缺乏哲学知识、科学知识,人们会想当然地认为,存在着风神、云神、雷神、电神、雨神……等;还会想当然地认为,通过听道、信道、讲道、祈求、许愿还愿等宗教活动,来贿赂神灵,神灵就可以给人各种好处。而产生了各种原始的宗教信仰。
   
   到了农业社会,由于具有了一些哲学知识、科学知识,人们会认识到,存在着“道”,存在着上帝,存在着天堂、人间、地狱、审判、奖赏,存在着公义,好人才能上天堂,坏人就会下地狱。这些神学理论可以让人愿意干好事,不敢轻易干坏事。而产生了一些经典的宗教信仰,如佛教、道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
   
   即使到了工业社会(科学时代),人们也会受到迷信心理的影响。如“暗示心理”,当认为自己做了坏事神灵不再保守自己时,可以使自己患上癔病,而会真心地相信存在神灵。如“自责心理”,人们会自责以前曾经做过的坏事,而会到神灵面前认罪,求得赦免,而真心地相信存在神灵。如“强迫心理”,人们会强迫自己去佩带吉祥物,去进行宗教活动,去遵守神灵的教训,去强迫自己去干好事。由于我们人类存在这些迷信心理,因此不论是什么时代,人们都会具有宗教信仰。
   
   很多其它宗教信仰(如佛教、道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等),都是仅仅建立在“宗教活动、神学理论、迷信心理”这三方面基础上。他们是高举宗教活动、神学理论、律法诫命等等,如“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而会阻碍人们对物质文明、科学技术的追求。看看现在一些所谓的宗教国家,是如此的愚昧、无知、落后。
   
   
   3、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使得我们在青春期后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地崇拜明星),并且我们崇拜效法了“谁”,我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了英雄(战斗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仇恨那些敌对的国家民族阶级,出于强烈的恨,甘愿流血牺牲。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
   
   我们以耶稣为榜样,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就会拿去恨人的心(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就会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就会具有这重生、得救、重生。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个人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人类才会进入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基督信仰是建立在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础上,“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约二:7)。基督信仰是建立在以耶稣为榜样基础上的,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约13:15)。基督信仰是建立在对耶稣的崇拜、效法基础上,“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
   
   总之,基督信仰不仅仅是建立在“宗教活动、神学理论、迷信心理”基础上的,更是建立在耶稣基础上的,是建立在对耶稣崇拜效法基础上的。基督信仰就是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基督信仰就是只单单地高举耶稣和十字架——“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提出“因信称义”(“因信基督称义”),使人们回归了耶稣,解放了人们的思想,推动了科学、社会的进步。
   
   
   4
   
   在人世间,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我们信仰耶稣,来具有基督信仰,只是为了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具有如此大爱的心,个人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人类才会进入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道成肉身)。
   
   “上帝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约一4:16)。“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并没有绊跌的缘由。惟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约一2:10-11)。上帝就是爱,上帝、爱就是光明。撒旦就是恨,撒旦、恨就是黑暗。
   
   我们信仰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没有错。而且,我们中国恰恰是最需要爱,最需要耶稣那样的大爱。我们在中国为主传福音,理应受到尊重、保护才对。可是相反,因为基督信仰,我们是时常受到打压。
   
   
   5
   
   2000年,辽宁鞍山一家庭教会,因为聚会学习《圣经》,一些弟兄姊妹遭到酷刑、刑讯逼供,打嘴巴、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电、烤电炉等,不少肢体还被罚款,李宝芝、孙德祥、侯荣山还被劳动教养。
   
   他们托人来到北京,找到我们,虽然并不相识,但肢体之痛,必须帮助。我拿出了刚发的工资1千元钱作路费(后来成了我被判刑的“罪证”),刘凤钢弟兄去了鞍山,参加了李宝芝行政上诉案公开开庭的旁听。
   
   为了反映这一事情,我们写了《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并且我还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致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当时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何鲁丽副委员长。我们是通过互联网(电子邮件)发了出来。
   
   没有想到,在2003年,我们被说成是“向境外提供情报”。难道我们基督徒被酷刑,我们就不能说吗,说了就是向境外提供情报吗,就是危害国家利益吗,难道警察酷刑基督徒是在维护国家利益吗?哪有这么维护国家利益的。
   
   
   6、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后,就开始了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并一直被迫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不能到医院及时做手术,一年后我还将面临着六十岁后的养老问题、医疗问题。
   
   但是,我没有放弃信仰,而是更加坚定地来为主传福音,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太需要爱了,太需要耶稣的大爱了。每个周五,我都坚持在我家,带领一些主内肢体一起学习《圣经》。因我坐过牢,经历过苦难,常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也多是这样的主内肢体,如不少北京访民和外地在京访民。
   
   不少访民来到教会之前,心中是充满了恨。经过一段时间的聚会学《圣经》,他们心中的恨在逐渐地减少,爱在逐渐地增加。他们能够时常为那些逼迫他们的人祈祷。
   
   我们时常祷告,时常来祈求主,也来怜悯那些逼迫我们的人,使他们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来和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要下那可怕的地狱,地狱里那永恒的、严厉的惩罚实在是太可怕了。
   
   
   7、
   
   几天前的9月20日晚上,,我们的主内老姊妹,80岁的杨英环(杨乃九)老大姐,出了车祸,锁骨、肋骨、踝骨骨折,胫骨骨裂。住入北大医院骨科2病房(位于北大医院第二住院区)。
   
   第二天,我们去看望了杨英环老姊妹,她虽然伤势危重,但是她更担心的是,他那个重度精神残疾、并患癫痫病的儿子——孙晓,生活不能自理,连吃饭、吃药都需要别人照顾,而且家里连吃水都困难。
   
   得知,杨英环老姊妹的担心后,我们没有多待。叶国柱、常诚立刻买了一些食物和水,给孙晓送去。杨英环老姊妹的妹妹(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正在家照看着孙晓,表示水送的太及时了。
   
   杨英环老姊妹家住在北长街101号,离中南海、天安门非常近,可以说是中南海(国务院、党中央)的最近的街坊。临近十一了,进入了所谓的敏感期了,我自然我不能去那里,警察于是开车将我送来了家。路上我向警察述说了杨英环家的情况,警察表示他们可以帮助。
   
   当天(21日)晚上,两名西分局的警察特意来我家,来了解这一情况,表示他们将向有关部分反映,表示绝对不会让孙晓挨饿,吃不上饭、吃不上药。扶贫助残也是政府、街道、居委会的一项工作。
   
   这是爱,对此我非常感谢,我们国家太需要这样的爱了。我们基督徒就是希望这样的爱进入到每一个人的心里。在与二位警察交谈中,我向他们介绍了什么是基督信仰,基督信仰就是让人们拿去心中的恨(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8
   
   我交谈中,我也向他们述说了我为什么坐牢,仅仅因为我反映了警察酷刑基督徒的事情。他们说,他们不了解我的这些事情。
   
   我感到很奇怪,他们不了解我的事情,但是他们却在一直监视我,敏感日子还软禁我。也许他们具体工作人员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只要将你定为了“重点人物”,到了敏感日子,他们的工作就是来监视你、软禁你。
   
   在与他们的交谈中,我也向他们介绍了,这些年我就是希望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耶稣真的能改变人心,真的能使人们来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耶稣一定就是那唯一的救主、唯一的主宰、唯一的上帝。但是,如果根本就不存在上帝,那么“耶稣是唯一的救主、唯一的主宰、唯一的上帝”也就不可信了。通过科学的方式,来告诉人们,整个宇宙是在一个“点”内,是在上帝的手心里,是真的存在上帝。这也是我多年研究的内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