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李登輝的入黨介紹人吳克泰(1925-2004)]
徐沛文集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登輝的入黨介紹人吳克泰(1925-2004)

   七、
   
    六四屠殺發生時,在北京報道的《中國時報》記者徐宗懋也被共軍擊中,三天後才蘇醒,險些成為六四受難者,療傷兩年後,1992年從回大陸採訪。通過他的報道筆者注意到官至中共政協常委的臺灣共產黨人吳克泰。
    吳克泰在訪談中說:「當時,我仍然只知道國民黨,一心一意要找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還好,上海還有個蔣時欽在;這段期間,他不但在生活上照顧我:透過他給我看的魯迅等左翼進步作家的書,我的思想認識不知不覺地也起了深刻的變化」再加上他「在上海所看到的這樣那樣的怪現象,讓我對國民黨感到非常失望!……通過蔣時欽給我看的斯諾的《西行漫記》,我才知道原來中國還有個共產黨,以及他們「長征」的歷史。也因此,我才知道原來中國有兩個,一個是舊中國、一個是新中國;一個是獨裁、一個是民主。從此,我的思想即有了決定性的轉變了」。[26] 也就是說,吳克泰也是因在臺求學遭受日人歧視甚至暴打後奮起抗日而投奔祖國,卻被紅色宣傳品以及共產國際間諜網推出的紅色偶像魯迅誤導,加入假抗日真反華的共產黨。
    在徐宗懋的幫助下,吳克泰於2002年在臺發表自傳,「以誠實的態度把自己的一生作了記錄」,他不僅聲稱內容是真實的,而且「最後聲明:稿子,未經任何人看過,文責完全自負」,既然如此,在沒有反證的情況下,筆者採信吳克泰陳述的事實。


    吳克泰在復旦大學時也親歷由地下共產黨領導的學運,1946年被派回臺灣,進入臺大,便如法炮製大陸的紅色學運。他在訪談中也透露,日本一投降,中共就派人潛入臺灣成立「臺灣學生聯盟」,主要組織者是郭琇琮,他還組織了「協志社」,「史明、潘淵靜、何斌等都參加了,舉辦一些醫學、文化、攝影、鄉土的展覽會,表面上不帶有政治色彩」。吳克泰承認自己是「臺灣學生聯盟」的領導幹部之一。1946年5月4日,接受中共領導的臺灣地下黨人就以紀念「五四」為名發動基隆中學生上街遊行,從此由共產地下黨操縱的紅色學運被搬到臺灣進行!吳克泰證實共產地下黨製造的「沈崇事件」也因吳克泰等共產學生的運作促成在臺規模最大的「一·九學生運動」,其時有「一萬多人的示威遊行。運動的主題則是『反對內戰、要求和平』與『反對美帝干涉中國內政』。遊行時,因為大家只會唱《義勇軍進行曲》這首抗戰歌,所以遊行隊伍從頭到尾都沿街高唱《義勇軍進行曲》。通過這次的示威遊行,臺灣的學生運動終於和國內大陸的學生運動合流了」。《義勇軍進行曲》本是抗日英雄孙铭武、孙铭宸兄弟創建的血盟救国军的军歌,1935年被中共地下黨員在其拍攝的抗日電影《風雲兒女》中推出,從此廣為流傳。吳克泰們在抗戰勝利後17個月,中華民國已準備行憲的1947年依然高唱《義勇軍進行曲》,無非是宣傳仇恨,鼓動敵對。
   
    吳克泰也供認不諱:「這場反美示威遊行後不久,二.二八事件就爆發了;原先參與幾次學運的學生們都紛紛投入戰鬥的隊伍」。其中包括潛伏臺大的中共「臺灣省工作委員會」的幹部吳裕德。「吳裕德在28日上午領導群眾毆辱公務員、搗毀官署。而當群眾砸爛專賣局時,旁邊的屋頂垂下來兩條大字標語:「打倒陳儀獨裁政權,建立臺省民主政府」![27] 吳克泰在紀錄片《還原二二八》中作為受訪人坦誠,這兩幅標語由他所寫。換言之,投入「戰鬥」的不止是地下共產黨員,還有被赤化的學生們,否則,一個治安事件不可能被激化成佔領電台,燒毀醫院,攻打機場的武裝暴動,更何況3月1日下午,吳克泰就被廖瑞發告知「我們已經組織了全島性的武裝鬥爭委員會。台北市的組織武裝鬥爭作如下分工:一部分黨員全力準備組織武裝鬥爭,另一部分黨員進行宣傳工作」。
   
    「二二八」期間,吳克泰以及領導他的臺省工委書記蔡孝乾(化名老陳)等共產黨人都積極「組織群眾投入戰鬥」,無論哪個環節都有共產黨員參與,事後他們多半全身而退。吳克泰被派到臺灣後從事各種赤化活動,搞學運,介紹李登輝等同學加入地下共產黨,搞宣傳,為紅色媒體撰稿,堪稱工作出色,因此二二八後不久吳克泰就被選派以臺湾省五四青年代表的身分返回上海,就是說中共在篡政前就利用「五四運動」及其紀念活動擴大影響,顛倒黑白。在中共極權暴政下,吳克泰被委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日语组组长」等重任。雖然身為中共高官,吳克泰卻至少四次來臺活動,多方受邀,還與李登輝密談[28]。
    吳克泰也證實國軍來臺後,有近百名二二八參與者逃到大陸。「他們包括謝雪紅、林良才、蘇新、潘欽信、蕭來福、王萬得、楊克煌、李喬松、王天強、李碩楷等人。他們大都參加了暴動後在香港成立的『臺灣民主自治同盟』」[29],都接受共產黨的領導。心懷坦蕩的林茂生與阮朝日等檯面人物則被陳儀密裁,做了替罪羔羊。解嚴後,原籍臺灣的中共高官被冠以「老臺胞」對臺灣進行統戰,其中包括早年周恩來的日文翻譯林麗韞。她官至中共中央委員以及大陸全國台聯會長。[30]
   
    「老臺胞」中亦有張我軍的長子張光正。投身共運後,張光正改名何標,成為共軍高官。作為「老台胞」,何標在採訪中透露日本投降後共黨企圖佔領北平,張我軍接受共軍軍官甄華的邀約,專門去「徹夜長談」。張我軍「出城見八路軍這件事,他從沒跟任何人講過」[31]。不知張我軍保守了多少類似的秘密?
   
    張我軍不僅「是第一個正式地介紹魯迅給臺灣的人」,而且在北平教日語時就在赤化學生,其中包括1926年加入共產黨的甄華:「我在北平上學,曾經常到設在張我軍老師家中的日文補習班學習。〔中略〕他教的內容有唯物辯證法,這促進了我學習馬列主義哲學的興趣。」[32]
    張我軍也於1946年6月返臺並出任臺灣省教育編纂匯會教育組主任。「二二八」時,他也在臺灣,難道會無所事事?!
    共產黨不僅通過媒體滲透臺灣,操縱輿論,還通過「國語」及其教學誤導學生。被陳儀聘為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主任委員的魏建功(1901-1980)聽命於共產黨,被視為國語教員的徐征也是地下共產黨人。魏建功主張用國語運動(1946-1968)實現「新文化運動」的理想,因此國語運動被視為五四運動在臺灣。[33]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2019/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