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魯迅在臺灣的傳人]
徐沛文集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魯迅在臺灣的傳人

   四、
   
    在查閱二二八受難者子女阮美姝、郭勝華、陳肇家、胡宗駒等的著述時,筆者注意到阮美姝的父親阮朝日(1900-1947)與其任總經理的《臺灣新生報》。查閱後獲知,該報前身是日據時代創辦的日刊「臺灣新民報」。[16]
    該報1923年在日本創刊,而張我軍(1902-1955)是該報的漢文編輯。張我軍被稱為「臺灣新文學旗手」,因為正是張我軍在臺灣傳播以魯迅爲代表的五四狂人及其作品。1924年4月21日張我軍在《臺灣民報》第2卷7號發表〈致臺灣青年的一封信〉,以魯迅為榜樣痛罵臺灣傳統文學與文人,宣稱「臺灣的詩文等從不見過真正有文學的價值的,且又不思改革,只在糞堆裡滾來滾去,滾到百年千年,也只是滾得一身臭糞。」赤潮入侵中文世界的一個標誌就是五四狂人及其傳人像潑婦一樣辱罵民族傳統,推崇至今沒有證實的進化論以及鼓吹仇恨的階級鬥爭,張我軍一邊宣稱「古典主義之當廢」,一邊把傳統文人罵成「守墓犬」,引發爭端。
   


    1927年,張我軍參與北京大學臺灣學生宋斐如創辦的《少年臺灣》雜誌。而宋斐如(1903-1947)與「二二八」更是密不可分。
   
   
    五、宋斐如與《人民導報》
   
    宋斐如原名宋文瑞,也用過無數名字。1923年他去北京大學經濟系求學,其時「少年中國」的發起人之一李大釗正在以北大教授的身分從事赤化工作,21歲的宋斐如主編《少年臺灣》能不受李大釗影響?畢竟李大釗在1918年10月中就曾介紹毛澤東加入「少年中國學會」,11月間在「少年中國學會」會友中宣傳俄國革命。[17] 在宋斐如生平簡介中與中共密切合作的臺灣紅色組織「夏潮聯合會」寫道:「在校期間與張我軍、洪炎秋等進步臺灣青年學生創辦《少年臺灣》月刊,任該刊後期主編,向臺灣島內介紹、宣傳祖國狀況,『架起臺灣與大陸間資訊傳播的橋樑』」。[18]
    1945年10月宋斐如隨葛敬恩等人組成的「前進指揮所」返臺,出任教育處副處長。12月,陳儀核准他創辦《人民導報》,讓他協助傳達民情,倡導「臺灣新文化運動」。[19] 而《人民導報》的總編蘇新就是與蕭來福一起在日本被赤化的臺灣共產黨員。「1929年,他們倆接受台共的指示而返台從事工運」,一年後被日本當局分別判處12年與10年徒刑」。[20]
   所以,《人民導報》再「敢說直言」也非「民間報紙」。「由於刊登有關國共和談的敏感文章,陳儀親自找宋斐如談話,提出教育處副處長與《人民導報》社長,二者擇其一,最後宋斐如辭去人民導報社長,由王添燈繼任社長職務。」[21]
    「1946年9月17日,『王添燈先生辭退《人民導報》社長職,其後職務由宋斐如負責自理』。1947年2月19日因堅持主辦《人民導報》被免去教育處副處長職務。」這離「二二八」不到十天。[22]
    陳儀在寫給蔣中正的報告中指責宋斐如:「(1)陰謀叛亂首要,組織臺灣民主聯盟;(2)利用報紙抨擊政府施政,竭力暴露政令弱點」。[23] 這符合地下共產黨員所從事的共產主義事業,可惜陳儀不僅未防患於未然,也沒有亡羊補牢,相反還自己中招。
    宋斐如回臺後一年多,不僅在《人民導報》,也在《新生報》等刊物發表三十多篇文章,值得進一步分析。
    宋斐如妻子區劍華曾在臺灣省政府法制室工作,在宋斐如罹難後,依然從事赤化活動,不僅掩護曾任《人民導報》主筆與建國中學校長的共諜陳文彬一家逃離臺灣,還「煽動台大學潮」[23],1950年被處以極刑。
   
   
   六、王添燈(1901-1947)與《自由報》
   
    1946年8月,王添燈又與蔡慶榮(1920-2003)等創刊《自由報》。蔡慶榮也改名蔡子民。1943年蔡子民從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學系畢業後擔任東京《華僑日報》總編輯。1946年回臺後加入《自由报》並出面任总编辑。他也是「二二八」的參與者,國軍來臺後逃往上海,加入中共,從事紅色宣傳,出版《臺灣史志》。從中共北京臺胞聯誼會的報道〈父亲、丈夫、儿子与我〉[24]中可知蔡子民逃到上海後與1932年就因抗日而投身共運的李偉光之女相戀成婚,曾一度遭迫害,導致長子無法参軍,1972年迫害終止。1979年10月起爬上中共高層,擔任過中共驻日本大使馆文化参赞以及台盟中央主席。1987年蔡子民在中共針對臺灣的宣傳刊物《台聲》雜誌第2期發表題為「憶『二·二八』與王添燈」。[25]
    在蔡慶榮看來,王添燈是「二·二八」起義的旗手, 因為他是「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發言人,也是《二·二八事件處理大綱》的提案人。而蔡慶榮「在他的領導下,在台北編《自由報》,在『二·二八』中常和他在一起,並參與了《處理大綱》的起草。之後,因他的指點,我逃開國民黨的鎮壓,倖存到現在」。
   
    蔡庆榮透露:「蕭友三任《自由報》經理,負責出版和財務。王添燈負責一切經費,還提供茶業公會的一間房屋作為《自由報》辦公室,讓我和阿榮住宿在公會客房。先後參加《自由報》工作的同仁有:《新生報》的王白淵、周慶安;《民報》的徐淵琛、蔣時欽;《人民導報》的呂赫若、詹世平(即吳克泰)、周傳枝(即周青);《臺灣文化》的蘇新(七月已辭去《人民導報》總編輯)和茶業公會的秘書潘欽信。他們有的為《自由報》出主意,有的將不便在各報發表的報導或文章交給《自由報》發表,在言論上與各報互相呼應。」
    蔡庆榮證實,紅色媒體與媒體人,秘密配合,互相支持。他們為了進行紅色宣傳,「在《自由報》報頭的兩旁,每期選刊『紀要』、孫中山以及蔣介石的有關語錄。文章中避免刺激性文字,注意擺事實、講道理。〔中略〕從創刊到『二·二八』起義前夕,時發時停,共發行了十五期,對於教育和組織臺灣人民起來反對國民黨的腐敗統治、要求民主自治起了一定的作用」。從多方披露的資料來看,可以判斷:紅色媒體人利用一切機會用共產新話抹黑當局,挑撥離間,混淆視聽,誤導讀者。
   
    蔡庆榮在回憶中透露:「二十八日清早,我回到台北時,在延平路碰到抗議專賣局警察暴行的遊行隊伍。我隨即加入遊行隊伍,一起去搗毀專賣局所屬專賣公司,再去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請願。但尚未到達長官公署門口就遭到機槍掃射。我死裡逃生,回到《自由報》社。台北全市開始罷市、罷工。當天下午,我又參加群眾隊伍,衝進廣播電台,號召全省同胞起來,打倒貪官污吏」。對照別的資料比如鄭士榕的回憶錄,「機槍掃射」應該是誇大其詞,但沒有訓練有素的地下共產黨員投身「二二八」,一般民眾恐怕不會想到利用廣播電台,佔領輿論制高點,而這是「二二八」從臺北蔓延全省的關鍵。
   
    蔡庆榮的回憶也證實共諜在「二二八」期間無處不在。由王添燈提交給陳儀的《處理大綱》就由他與潘欽信、蕭友三草擬。寫好後謄寫三紛,「一面交給王添燈,一面由蕭友三找地下黨負責人」。
   
    王添燈思想左傾,又被地下共產黨員包圍,只能被外界看作共產黨的同路人,最終淪為畏罪潛逃的地下共產黨員的替罪羊。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2019/09/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