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徐沛文集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

   八、
   
   從查到的資料來看陳儀堪稱與魯迅意氣相投,精神相同,雖然魯迅在背後對他惡語相向。伍國在〈陳儀與魯迅的交往初探〉[25]一文中披露1926年12月24日魯迅在致許廣平的信中說:「陳儀獨立是不確的,廿二日被繳械了,此人真無用。」其時陳儀因主張與北伐的國民革命軍合作,被孫傳芳解職,擁有兵權的陳儀沒有反抗。1927年12月4日,陳儀登門拜訪10月剛由廣州定居上海的魯迅。陳儀的養女陳文瑛在回憶先父的文章中說兩人的「交往持續了三十年之久」, 且「兩人時有書信往來,或登門晤談 。」
   
   伍國通過查閱魯迅1912年至1930年的日記證實陳文瑛的回憶,並表示:「關於陳儀的記載共18處,其中提及陳儀訪問魯迅6次,魯迅往訪陳儀1次,魯迅致信和寄書陳儀6次,陳儀致信魯迅4次,最後一次提到陳儀是在1930年7月13日的日記中,魯迅把有陳儀的合影復制贈送許壽裳」。


   
   伍國還在魯迅日記中查到1928年陳儀赴德國考察時,特意購買了一部《哥德的書信與日記》,歸國後於當年12月10日親自面贈魯迅。
   
   魯迅日記自1930年後不再提到陳儀,但當1933年夏,魯迅的紅顏知己許羨蘇的哥哥許欽文(1897-1984)因「窩藏共黨」、「組織共黨」被捕後,魯迅於同年8月20日致許壽裳信,想托陳儀設法營救,問道:「但未知公俠有法可想否?」其時陳儀擔任國民政府軍政部政務次長。1982年,许钦文在《卖文六十年有感》中表示:「生我者父母,教我者鲁迅先生也,从牢狱中救我出虎口者亦鲁迅先生也。鲁迅先生对我的恩情永远说不尽。」許欽文是被魯迅赤化的五四新青年,中共篡奪大陸政權後,他從一名潛伏中學的教師被提拔為浙江省文化局副局长,兼任省文联副主席。許欽文也是大陸眾多靠謳歌魯迅,美化魯迅為生的共產奴才。
   
   魯迅去見馬克思時,陳儀在福建省任主席。《陳儀軍政生涯》中寫道:「獲許廣平電告後,陳儀十分悲痛,當即電告蔣介石,提議為魯迅舉行隆重國葬」。當共產國際間諜合夥推出為蘇聯宣傳的《魯迅全集》後,陳儀「當即托人購得數套,分送福建各圖書館和主要學校,要各校選擇魯迅文章作為教材,弘揚精神,激勵後進。在自己家裏,陳儀一直將《魯迅全集》擺放在書櫥的顯著位置,並不時取閱」。[26] 魯迅逝世後,許壽裳為設立魯迅「紀念文學獎金」一事於1937年1月致函時任福建省主席的陳儀,陳儀在回函中說,「豫才兄事,即微兄言,弟亦拳拳在念。」隨後的文學基金募捐活動從27人處共募集1455元,其中陳儀一人的捐贈就達1000元。
   
   1936年,共產黨及其地下組織利用魯迅之死打著悼念魯迅的名義進行紅色宣傳。共產黨員方海春在其領導茅盾的安排下,著手為魯迅立傳,最後於1942年以筆名欧阳凡海發表其宣傳品《魯迅的書》。[27]另一共產喉舌曹聚仁也著有《魯迅年譜》等紅色宣傳品,其中一部透露:「那時,陳儀任福建省主席,他有一天,在書房中和我閑談,我看見他的書架上擺著一部整整齊齊的魯迅全集。陳氏對我說,『你不知道嗎?魯迅是我的老朋友。』」[28]
   
   上述史實,尤其是陳儀親自推廣為蘇聯宣傳的魯迅,說明陳儀是位沒有道德根基的機會主義者,否則,就不會被五四以來興起的赤潮裹挾。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2019/09/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