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平生未见香港笼 便称北漂也枉然]
罗列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生未见香港笼 便称北漂也枉然

   香港的修例风波引起的动荡背后隐藏的是香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和问题,而在这众多的社会矛盾中,最明显的问题就是香港住房问题。香港是世界上“最无法负担”的房地产市场,连续多年来皆如此,每平米高达20万以上。有人说过,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高昂的房价令香港市民的居住环境极度憋屈,“笼房”、“鸽子房”到处都是,甚至市场上出现了最小的房子“龙床盘”,仅仅14平方米“龙床盘”,比香港车位标准(15平方米)还要小,整个房间最多五步可走完。目前香港的经济、香港人的衣食住行实际上是四大家族所操控的,分别是:李嘉诚家族,李兆基家族,郭得胜家族,郑裕彤家族。影响力最大的就是李嘉诚了,他的产业不仅遍布地产,而且在房地产管理、港口、电信、酒店、零售、制造业、能源、基础设施、建材、商贸、投资以及媒体和生命科学都有涉猎。曾经有人用一个不算恰当的比喻来说李嘉诚的业务,“每天一睁眼,就开始为李嘉诚打工”。
   高房价让年轻人生计艰辛,看不到希望,这也是大量香港年轻人参与暴乱的重要原因。李嘉诚知道这些吗?那是当然的,他是个商人,在任何公开场合发言一定是为了他的商业帝国而考虑的。不管是之前发表的“黄台之瓜 何堪再摘”还是现在发表的“希望年轻人能够体谅大局”,可以说都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和稀泥,主题就是不希望乱下去,首先劝暴徒,其次劝政府:
   一、不希望继续乱下去,因为社会动荡会破坏经济秩序,股价市值都会继续下跌;


   二、不希望继续乱下去,因为担心政府介入干预房价,李家的生意不好做;
   三、不希望继续乱下去,因为会影响到自己的声誉,导致出现危机;
   香港地少人多的确是客观事实,但是我们打开百度地图就会发现,香港居民点都集中在九龙半岛南端和香港岛一带,新界、离岛等地有大片的空地,问题在于李嘉诚等几个房地产大佬把能圈的土地圈起来,把能屯的土地屯起来,不能圈的土地就用各种途径各种渗透,通过他们在政府的代言人立法或者颁布政策诸如设立保护区、生态地、湿地、公园等名义禁止房地产开发,也阻止政府大搞公屋、廉住房、围海造地。这样,土地供给控制在房地产大佬自己手里,控制自己说了算,需求日渐增长,房价就上去了,这就是香港高房价的真相。
   李嘉诚先生,如果你真心为香港的未来考虑,请你积极回应民建联的动议,配合港府实施《收回土地条例》,切实降低房价,让年轻人看到希望,这才是真正的对年轻人“网开一面”。
(2019/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