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度假计划]
非智专栏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度假计划

   
    节假日里,开车几个小时,到数百公里远的小镇、风景旅游点度三、二天假,同家人,同朋友一起,让小孩快乐,给自己放松,这是柏斯人的习惯。 到离柏斯城277公里的玛格丽特河小镇度假,常常是柏斯人首选。
   
   
    玛格丽特河镇,是西澳著名的酿酒地区。这个镇建于19世纪,以流经该镇的河流玛格丽特河为名。大量种植葡萄搞酒业,是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并逐渐发展成西澳洲最有名的产酒之地。玛格丽特河葡萄酒的酒质,与法国所产葡萄酒齐名,最好的是白葡萄酒,可以说冠盖法国同类产品。除了葡萄酒出名,这个镇周边环境优美,景色秀丽,有着天然漂亮的沙滩、和迷人的岩洞,有着格兰斯特淘海湾宜人度假村,每年都有大量从海外及其它州来的游客,但到此人数最多的,是城里人,就是居住在柏斯的人,只需开车三四个小时,就可在此轻松快乐地品酒、游泳、冲浪。


   
   
    尽管阿琴已多次同家人到这个镇度假,但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酿酒之镇,青和艳芬也去过,只有坎儿虽生活在柏斯多年,尚未去过。坎儿的老公约翰是卡车司机,经常开着卡车满澳洲跑,对在澳洲本地度假不感兴趣。约翰中意的是到海外度假,常到泰国、越南,特别是印尼的巴厘岛,已去了好几次,每到假期,都还想去,而且多数是同他的几个朋友一起去,把坎儿留在柏斯。坎儿最经常往来的是中国,每年的春节一定回中国过年见她父母。对于在澳洲节假日到周边地区城镇度假,坎儿没有什么概念,兴趣也不大,她喜欢的,是在节假日里,招呼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连续三天假期都在打麻将,她丈夫约翰则同朋友一起喝啤酒,也是可以连续三天假期地喝,喝啤酒聊天,是澳洲人一大生活习惯。
   
   
    西澳州建州纪念日在每年六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再过三周就到,阿琴提议在这个长周末一起出去度假,到玛格丽特河镇去,青立刻表示赞成,艳芬说她也感兴趣,但得回去同老公商量,只有坎儿没有表态,她还在犹豫去或不去。她原计划在这个长假日里,邀葛宁、马建群还有方姐到家里打麻将,对于外出度假,兴致不大。看到坎儿没有表态,阿琴开口说:“ 坎儿,你还是需要到外散散心的,整天打麻将,会把你打傻的。” “无聊嘛,有事做才不打。柏斯生活无聊极了,好在二周一次同你们聚会,可以谈谈天,不然就只有麻将了。”坎儿说着,叹了口气。 “还是去吧,坎儿,出去三天,我们疯一下。到柏斯这么久,还没疯过呢。”青对着坎儿说,有点恳求的样子。 “回去给老公打个招呼后,我也去。坎儿,你不能不去,打什么狗屁麻将?去,一定要去。” 艳芬不容商量地说。
   
   
   
    这是她们都还有家庭,还没有出现家庭裂变时的一次定期聚会,在阿琴家。
   
   
   
    阿琴家离城不到10公里,是一栋在小山坡上的二层楼别墅,从二楼阳台远眺,可以看到远处高楼林立的柏斯城。像一把利剑立于天地间的“西澳银行大厦”,还有巨人般矗立在众多建筑群中柏斯楼层最高的“中心公园”大厦,在淡淡蒙蒙的云雾中,远远看去,像在广袤的大地上的迪士尼神奇世界。柏斯景色实在美,美在自然,清新,美在郁郁葱葱,到处都是绿。
   
   
   她们从上午10点开始聊天,准备午饭,忙碌了一阵子,吃完午饭后,坐下来在阳台喝茶,这时阿琴就突然提出一起到玛格丽特河度假的事。 把玛格丽特河镇作为度假之地,没有引起任何歧异,这镇确实是度假的好地方。除了坎儿还没确定,其它三位是定下心来,这次一定去。 坎儿远眺着柏斯城,若有所思地说:“柏斯原来这么美,我一直没有留意。只觉得空气好,清净,没想到这么美。真是白白呆在柏斯这么多年啊。”
   
   
   
    阿琴为大家满上茶水后,说:“ 真实生活中我们很多时候是白白过。生活有什么意义?作为女人,不就是个家庭,就是把丈夫、小孩照看好,对吧?但我们也要有自己的生活,属于自己的,我就会经常独自一人到外旅游几天,给自己一个放松放松。真的,坎儿,不要老呆在家里,世界说大也大,说不大也小小的,应该走出去看看。柏斯美,玛格丽特河镇也很有看头的,还是同我们一起去吧。” 经过阿琴这番话,坎儿也动了心:“好吧,我去,大家一起去。阿琴姐是我们的榜样,要过好日子得同她学。” “阿琴姐有家庭,有事业,够我们羡慕的。不夸张地说,能活得像阿琴姐,生活就有滋有味了,青姐你说呢?” 艳芬说,一边呷了口茶,“这茶好喝,味甘。嗐,我怎么就没有阿琴姐的福气,没有个贴心有学问的老公。” “阿琴姐人好就好福气嘛。”想到阿琴帮了大忙,把她和孩子办到柏斯,青心里就感动,不由地说。 “那我们就不是好人了?” 艳芬和坎儿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话音刚落,就引起阿琴的哈哈大笑,接着几个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在笑声中,艳芬对着青说“哈哈,看来你也不是好人,你也是过着苦日子,我们都是坏人。” “ 三个坏人跟着一个好人学过日子,结果会怎样呢?” 坎儿喊道, “你们不坏,都是好人。我就喜欢同你们在一起,都是开朗爽直的人。茶喝了,小青,凉了就不好喝,我再去烧点水。”
   
   
   阿琴起身进入屋子里,余下的三个女人都不再吭声,都有一种突然来的心痛的感觉,怎能同阿琴相比呢?人家是留学过来的,她们则是通过结婚过来的;人家的丈夫是有学问的教授,她们的老公是矿工、卡车司机和厨师;人家是通过爱情建立家庭,她们是为移民而建立家庭。这些差异如此巨大,幸福的感觉就极为不同,也许这就是命,人的命运不同,决定了人一辈子不同的生活状况。她们三人都很羡慕阿琴,甚至艳芬都有妒嫉的感觉,但她们知道阿琴人好,待她们如姐妹,不因她们在此的生活地位比她低而轻视她们,都很尊重信服她,阿琴的建议看法,她们都愿意听。
   
   
   
    阿琴提出到玛格丽特河镇度假的事,就这样定了,因为是阿琴提出来的,基本上是没人反对的。
   

此文于2019年09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