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非智专栏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西澳封边界日记一
小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天堂的失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偶遇汪嵩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缘分的缥缈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倾吐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心思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度假邂逅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用心良苦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坎儿的心机
·1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各有所爱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佛道之理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周六聚会的故事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 梦的迷蒙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凡事有定时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爱的沉迷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困惑--第二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阿琴嫁在澳洲已有20个年头,从漂亮充满幻想的姑娘,到澳洲生活过日子,现在已是将近50岁的女人。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这在阿琴身上是绝对适合的。阿琴的老公是地道第四代澳洲人,祖先从英国威尔士过来,即便生活在澳洲好几代了,但英国人的君子之风还一直流传下来,这好的传统,令家庭总是处在一种中规中矩之中,说话轻柔亲切,对人客气有礼貌,在日常生活中,家庭成员都和和气气,见面也很亲热。
   
   
    阿琴的老公杰森是澳洲前住联合国的一个官员,前妻死于癌症,留下一个女儿。女儿在给母亲送葬礼时,刚过21岁,随后不久结婚,同丈夫移居美国,离开了住在柏斯的杰森和杰森的父母。杰森从澳洲驻联合国官员位置退下后,在西澳一所大学任课,讲的是政治学。阿琴是早期中国留学生,从青的城市,江西首府南昌市来,二十年前公派留学生,那应该是很优秀的。她是在大学毕业留校后,经过考试,被选派留学澳洲。杰森并不是她的老师,她学的是物理专业,同政治学没有干系,不过她认识杰森却是物理学上的定律所致:不同磁极相互吸引。


   
   
    阿琴是那种典型的东方美女模样,丰腴但不显胖的身材,瓜子脸,一双弯月形的眼睛,水汪汪,从侧面看,长长睫毛,似乎总挂着水。杰森说他是一见钟情,实际上,对漂亮的阿琴,多数男人都会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不过,对失去妻子一段时间的杰森来说,那种感觉更厉害。
   
   
    他们是在学校图书馆遇见的。一同借书排队等登记,阿琴排在杰森前面,见到如此貌美的阿琴,杰森放下老师身份,同阿琴搭讪。等到登记完所借的书后,杰森已同阿琴并肩走出图书馆。那一天,杰森用车送阿琴回家。一路上杰森基本上已知道阿琴的全部过去,而他也将自己的身世都告诉阿琴。一对才见面不久的男女,一下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阿琴的朋友后来知道,都说阿琴好运气,阿琴也笑笑地说,这是缘分。
   
   
    是的,缘分将阿琴带到杰森身边,虽然杰森岁数大了点,阿琴也已年近三十。阿琴没有结过婚,曾有过一个男友,谈了二年就分手。想出国留学的她,在出国前就没有再谈任何朋友,对于知识丰富,风度翩翩的杰森的殷勤,阿琴十分满足,在杰森那种英国绅士风度的关照下,阿琴同杰森举办了婚礼。杰森的父母也很喜欢阿琴,为有这样一个东风美女成为媳妇而高兴,对阿琴是以礼相待,没有一点大家长的威势,在这样的家庭生活,阿琴是愈发温柔了。
   
   
    阿琴同杰森有二个小孩,一男一女,混血儿,都长得很漂亮,为照看他们和丈夫,又要忙着自己教学工作,阿琴是没有多少时间回家乡。最后一次回去,那还是六年前的事了。在孩子已都考上大学后,她才对杰森说,她得回去看看年迈的双亲。杰森十分赞成,为她定了机票,她就独自一人回到曾经生活二十几年的南昌城市。
   
   
    青同阿琴是同一个中学,但不同年级,阿琴比青高了几届。这次回来,在一次校友会上认识,交谈了几句,两个都觉得说得来,就留了电话微信,经常在微信上交流,久了渐渐成为好朋友,双方之间经常请着吃饭。 在一次青的父母亲请阿琴到家里吃饭时,青的母亲突然对阿琴说“小琴,你知道小青目前状况,已单身好几年了,带着个孩子,又当妈又当爹,很辛苦。早几年叫她找个伴,为了孩子,她也不愿意。现在孩子长大了,明年就上中学,你在澳洲,帮着给找个对象吧。” 青原是没有出国的念头,没想到她母亲竟会突然对她才认识的朋友提出这种要求,心里有点尴尬,想阻止母亲的话也来不及。不料,青的父亲也从旁边帮着说话:“ 这倒是个好主意,小琴就帮助小青物色一个,你在澳洲那么久了,认识许多人,这事真得拜托你了,不然她妈妈是吃不着睡不了的啊。” “爸妈,看你们说些什么话?” 青忙说,“阿琴姐是我刚认识的好朋友,怎么能一下就麻烦人家,说得好像我是为了什么目的同阿琴姐认识。阿琴姐,你千万不要放心上哦。” “这事我必须帮忙,说实在的,大叔大妈不说,我心里都会留意着呢。”阿琴是个见过世面的女人,对于青父母的心事十分了解,也真心想帮青在澳洲找一个。
   
   
   
    阿琴离开南昌久了,基本没认识几个人,青及青的家庭,在南昌市还有点关系,帮阿琴解决了一些不大但麻烦的事,比如,帮阿琴的外甥进入当地比较好的中学,也联系了当地街道办事处让阿琴的父母成为重点被照顾老人。这些繁琐的事,如果让阿琴去跑,可能就是用整个假期都办不下来,但青都找关系为她办理了。这一下,青在阿琴的眼里,是个能办事的女人,为她在澳洲找一个对象,就更放在心里。
   
   
    “如果是洋人,你不反对吧?”在离开南昌的前一天,青给阿琴践行,在酒席上,阿琴悄悄地问她。 “如果人好也没关系。”青回答道,顿了会儿,青又说,“ 可是语言不通怎么交流?没有交流怎么生活在一起?” “有感情就心有灵犀,不说话也明白的。” 阿琴说,“ 人到中年了,再找就是找个伴,相互有个照应,将来老了,还有个牵手的人。” “你说得也在理。不过洋人文化生活习惯都不一样,可能不容易相处。” 青说。 “哈,你刚好说错了,洋人比华人懂得尊重妇女,非常绅士的。我丈夫就是洋鬼子,对我可好了。” 阿琴小声地说。 青说她得考虑考虑,阿琴说:“考虑是必须的,说来也是件大事。但我告诉你,孩子的将来才真正是大事呢。只这一句话,点醒了青,她突然明白嫁到海外的全部目的。青点点头,只简短地说“ 那就拜托你了。”
   
   
    阿琴回到柏斯后,把为青找对象的事放心上。有一些女性生来就有一颗为他人穿针引线,领路搭桥的热情心,为他人张罗婚事介绍对象,比为自己找对象还积极,阿琴就是这种人。她先将这事告诉杰森,希望丈夫的朋友或同事中有中年男人正要找对象。杰森听了也有点兴趣,说将帮着留心,阿琴也同身边朋友同事做了交代,希望他们提供信息。
   
   
    青后来的丈夫汤姆就是阿琴同事苏州人莲娜所介绍的。莲娜的丈夫是意大利人,有个多年好友,也就是汤姆,50岁出头,同妻子早年离异,单身一个,是矿上机械工人,收入可观,拥有自住屋,有二个孩子,都早于成人独立出去。阿琴将汤姆信息及照片传给青,青看男人条件不错,回复说可以试试,结果,这一试,就真的结婚。
   
   
    帮青完成婚姻之事,算是阿琴生活中一件有成就的事,不料,5年后,青选择离开汤姆,现在又孤身一人,只是人在不同的国度。
   
   
    “不管小青现在一人怎么过,她的现在比在南昌时好得多了,你看她的模样,哪像40岁出头的女人?年轻多了。” 只要一有人同她谈到青,阿琴总会这么说,因为她认为青有了目前这种结果,是运气,想到青比过去好,她的心就宽松许多,毕竟她是个善良的女人。
(2019/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