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七)]
点滴人生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七)

   

   我在這職業訓練機構工作了三年半,然後過檔到另一所大學。在這段期間,我為它在總部建立起一個公民教育部門,在它屬下的學院推行公民教育。那時有八所工業學院,分散在香港、九龍、新界,學生有萬多人。我離開的時候,這個部門除我之外,有十三個稱為公民教育主任的屬員,駐在各學院推動公民教育,工作可稱已上了軌道了。

   這是不容易的,因為雖然職業訓練局的領導層,即它的理事會,決議推行公民教育,但它屬下的人員都多是理科出身,對公民教育陌生,抗拒甚大。我起初的時候,要走訪各學院,向院長、副院長、系主任等等進行解釋,甚而說服,因為如果他們不提供資源,或只提供極少的資源,那公民教育便很難落實推行。

   我自覺執行任務十分成功。除了總部每年增聘人員之外,我還爭取到每所工業學院都設有公民教育室,公民教育主任(屬普通級的員工)有自己的辦公室,並有充裕的圖書費供利用。在一個有如外星人的工作環境裡,我的隊伍有很高的士氣,我相當有成就感。這除了專業知識外,還要一定的行政技巧和領導才能。(九七後,職業訓練局取消了公民教育組。今天香港已不怎樣聽到公民教育這個名詞了,大概香港回歸中國後,他們要的是民族取向的愛國教育,而非價值取向的公民教育了。)

   我離開職業訓練局轉到另一所大學後,(這大學和我前一所不同)便可稱完全和九七問題脫離關係了,因為我在這大學負責一般學生事務,和聘請我時部門首長說我須推行學生活動不同,後者是我的專才。

   我在這所大學也是合約工,做了一個約,便於1995年移民了。回憶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時,移民的觀念從未在我腦中閃現,因為那時不覺得中共可怕,同時所謂“貧賤不能移”,沒有財力移民。當時我仍是努力賺錢養家活兒,儲畜不多,同時亦剛剛進入大學工作,很珍惜這份工。但十年,在歷史上是短短的一瞬,在人生卻可能造成很大的分別,特別是這十年發生在你的精壯時期的話。1984年,我剛四十歲,雖然不十分“精壯”,卻事業開始成熟,在接著的十年,我算是走了運,是人生最好的十年,在學術上有所表現,而經濟上透過地產投資,也突飛猛進。所以到了1994年,我已經不是“貧賤不能移”了。適逢那年我合約滿期,不獲續約,而排期移民又剛好輪到,於是便移民美國去了。

   我移民基本上和九七無關,因為那時我不懼怕中共,(今天卻有點怕了)只是因為移民輪候了十多年,已經輪到,而我的工作又告一段落,別無牽掛,到美國權當一次長途和長期旅行,看看他們的社會也好。如果不適應,或不喜歡,便立即回來。結果是,一切都是正面的,於是一留便二十年,到2013年才回流香港。回流的原因是子女也回港發展了,那時想不到香港竟然有今天。

   用歷史的眼光看,我可以說是見證九七的一代。我是很早注意到九七問題的人。當我七十年代教書時,因為教的是社會科,當講到香港的發展歷史時,我對學生提到九七新界租約滿期問題。那時我教的學生只有十五六歲,九七到來時是三十多歲,這必然會影響他們。我提醒他們這個必然到來的問題,詢問他們的看法,引導他們討論。這是影響他們前途的事,不能掠過不提。面對這個問題,他們大都茫然。不過我記得一個男學生站起來說,他會到大陸讀醫科,然後回港行醫。不知這個學生有沒有得嘗所願了,記得他姓張。(七)

(2019/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