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四)]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四)

   

   在這個時候,整個香港也動起來了。各行各業、各個界別紛紛組成代表團前往北京,向中國,即香港的未來主人,表達對九七後安排的意見。由於中共的強硬立場,這些訪京團沒有一個是贊成香港九七後仍由英國管治的,它們的目的是除了表忠心之外,還向北京建議如何在九七後保持香港的自由經濟的地位。

   此時,民間也有許多討論和建議,一些拒共的人在設想香港九七回歸中國後如何可以保障自由,避免赤化,而“愛國知識青年”則贊成“民主回歸”,即香港回歸祖國,但卻以民主制度代替殖民管治制度。後者證明是癡人說夢。

   1984年4月英國外相賀維訪華,會見鄧小平,作最後的攤牌。由於所有選項,包括最底線的以主權換治權,都被拒絕了,英國到時只有下旗回國。賀維經港回英時,在香港宣佈:延續英國在1997年後在香港的管治屬不切實際,英國到時將把香港交還中國。

   這個消息有如重磅炸彈,令整個社會為之震動,因為香港過得好好,人們不想變動,尤其行將的變動,是把香港送回曾經不斷進行政治鬥爭的中共。一時間,香港許多人變得非常失望。然而,也沒有辦法,不喜歡留下的,唯有安排後路。

   筆者記得當日在下午,安坐家中,在電視觀看賀維的直播。只見他哭喪著臉,作出上述的宣佈。老實說,筆者無動於衷,因為已有這個心理準備,心想一個時代快要結束了,以後是吉是凶,都要在香港的,看天命吧。

   接著便是中英商討《中英聯合聲明》,這聲明最後在1984年12月19日在北京簽署,由此香港大局抵定,而香港也進入過渡期。這過渡期只有十二年另六個月,但足可讓香港繼續運作,銀行照常借貸,也提供足夠時間給人們安排後路。

   《中英聯合聲明》的主要內容是1997年7月1日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香港成為中國治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大陸不派人治港。香港原有制度一概不變,鄧小平形象地說:“舞照跳,馬照跑”,“香港只是換一支旗”而已。他表示要保持香港“繁榮、安定”,並豪氣地說:“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也做得到。”現在看來,真是水月鏡花,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就是做不到。以今天香港的亂局,史未曾有,“安定”沒有了,“繁榮”也正受著莫大的威脅。

   《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香港人和在香港的大商業集團都各自盤算,是留在香港,還是走。一些吃過中共苦頭的人、或對中共沒有信心、一聽到中共到來便心驚膽戰的人,便想方設法移民。但移民要有條件,不是每一個人或每一個家庭都可以的。當時有一句笑謔,是“貧賤不能移”,即是說沒有錢,不能移民,道出了移民之難。但無論如何,確有不少人和家庭移民海外。雖然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估計整個過渡期間,特別是經歷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四五十萬的移民是有的。

   當時有不少移民公司,或稱“太平門”公司,生意蓬勃,需求很大。然而,如果手上不充裕,又沒有親友在外地,移民是沒有條件的。因此有人妙想天開,建議在香港附近買一個島,把香港整個搬過去,變成一個異地的香港。這個想法很創意, 可惜沒有嘗試實行。

   今天的香港,似乎又像過渡期的當年,人們不滿中共政權,但抗爭的力度比當年超出千百萬倍,而人數以百萬計,是否可以舊“意”重提,有意“移民”的香港人科錢在南中國海域內購買一個面積相若的島,進行基礎建設,完成後整體搬移過去,創造一個奇跡。這也不失是解決現時官民相持不下、相互施暴的一個美妙的方法。(四)

(2019/09/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