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一)]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九七憶往 (一)

   

   香港現在的亂局,和九七問題有關。九七離現在二十二年了,今天三十餘歲以下的人,即使此刻在香港拿起棍棒和警察搏鬥的青年人,恐怕已不知是什麼了,但在當年,卻是香港的大事,引起普遍關注,原因是它涉及香港的前途。

   一九九七香港回歸中國時,筆者五十多歲。但香港問題二十多年前開始討論,筆者是三十多歲,正當盛年。可以說,香港問題,從興起、談判、達成結論,到過渡,筆者都“恭逢其盛”,有投入,有參與,並且受到影響。

   今天香港的民間抗爭,不知何時結束,糾纏下去,可能意味一個時代,即與九七問題有關的時代,的終結。這個時代的特色是“一國兩制”概念的提出、接納和試驗,都劃上句號了。

   這個時候,難免回憶一下往事,就從九七問題的緣起說起吧。

   話說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領土,但自1842年開始,它成了英國的殖民地。說得稍為詳細一點,英國的香港殖民地由三個部份組成:香港島、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新界。這三個部份中,前二者,即香港島和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或稱新九龍),屬永遠割讓,而最後的部份 -- 新界,則是租借。在割讓的部份中,香港是從1842年起,新九龍是從1860年起,而新界的租借,則是自1898年開始,為期九十九年,於1997年6月30日滿期。所有這些,都是英國和清朝簽的條約達成的。

   而問題的發生,導自這行將期滿的租借地 -- 新界。如果沒有這個租借條約,可能到今天,香港仍是英國的殖民地,就像台灣,雖然是中國的一部份,卻仍然像一個獨立國家一樣,沒有被‘解放’,也不知能不能夠被‘解放’。

   這裡,讀者朋友可能有一個問題:為什麼前兩個部份都是割讓,新界這個部份卻是租借的呢?這便要看當時的環境,以及英國的目的是什麼了。確實,當時清廷積弱,外國要什麼地方便什麼地方,清政府無還價的能力。但英國為什麼只要新界,而且是租借的呢?這便要看目的。英國需要的,是船隻灣泊、維修、避風和倉庫之地,這香港加上新九龍,已經可以滿足的了。但是,清末的時候,德國、法國、俄國等列強紛紛向中國要地,有可能漸漸接近和威脅香港。為了保護香港和新九龍,英國覺得有需要在香港島和九龍的北面設置腹地,作為緩衝。同時,為了方便進行和避免其他國家的反對和效尤,它提出用租借的形式,而租借九十九年,差不多就是永遠的了。當時始料不及的是,在這期間,香港發展愈來愈繁榮,成為世界的金融中心及有名的城市,最後甚而產生了租約到期的問題。事實上,中國和其他列強,也有五六塊的租借地,但都於滿期前一一解決了,其間沒有多生枝節。香港是一個異數。

   對於清末這三條關於香港的條約,中國一概不承認,認為是不平等條約。這是前朝留下來的歷史問題,遲早要解決,亦即遲早要收回。然而中共心知肚明,香港對大陸非常重要,特別是經濟方面,在立國初期便訂定“長期利用”的政策,亦即無日期收回,而在公開則表示,香港的收回是中國統一大計的一部份,在這方面,台灣才是關鍵。因此,香港將保持現狀,而在所有官方文件凡涉及香港的地方,都在後面加了“(英佔)”字樣,意即這地方現時在英國手中,被英國侵佔了。

   在英國方面,則認為擁有和管治香港是完全合法的,有憑有據,那是源自和清朝簽訂的條約。它不覺得是非法霸佔香港。它可以永遠這樣固守下去,如果不是有租借條約的話。英國是法治國家,有約便要遵守。香港和新九龍是割讓地,它可以不理,但新界則不同,1997年6月30日便到期了,它需要把土地交還宗主國。如果要繼續下去,便要簽另一個新約或作其他法理上的安排。(一)

(2019/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