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曾节明文集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中共的满清、蒙元意识
·海外华人的抢购潮,是否证明了中国人天生劣等?
·新冠状病毒能否刺激美国对抗中共?
·2020年美国大选没有任何指望
·文革中周恩来涉及三大谋杀案 ——兼论周是中共的长生丹和最后的道德牌坊
·中共政权的满清、蒙元意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新冠状病毒是厌共厌习病毒,习近平、特朗普、文在寅败局已定
·新冠状瘟疫,中共甩锅美国纯为对内维稳需要
·疫情“清零”,是习共复工和造假政绩的需要,后果是灾难性的
·李跃华事件反映出主流医疗界的僵化与无可救药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习近平学朝鲜必败:关于中国疫情访覃昔权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什么民主运动?广义的民主运动,就是以宪政民主体制为目标的运动,即要求法律的制定、政策的出台、乃至政府的产生和运作,符合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精神,民主运动包含人权运动,因此它可以带有维权的性质,但却高于维权运动。
    比如马丁.路德金领导的公民运动,就带有黑人维权的性质,但又超越了黑人维权的境界,因为运动的诉求是所有种族的平等,并未局限于只为黑人争取平权,这就上升了人权运动的层面。
   
    什么是维权运动?就是特定的群体或个人自我维护权益的运动,这种运动不具有要求改变体制的诉求,常常只是讨要个人或特定群体的利益。如大陆此起彼伏的拆迁户维权上访、下岗工人维权抗争、教师讨薪维权、老兵维权等等。
    由于没有体制性的诉求,只维护特定群体和个人的权益(人权运动特征,是维护所有社会成员的权利),因此,维权运动低于人权运动,因此也算不上广义的民主运动。
   
   
    两相比较可知:
    以“反送中修例”为发端的此次港民街头运动,属于民主运动,因为反对侵害香港司法独立的恶法出台,已经具有体制诉求的性质,其诉求的影响并非特定的群体,而是所有的香港居民,这与大陆多如牛毛的维权运动截然有别,徐水良硬说“反送中”是维权,这是把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混为一谈;
    现阶段已上升为“争普选”的港民抗争,更成为典型的民主运动。
   
    而今年六月爆发的、与香港“反送中”一度同期的武汉阳逻反垃圾焚烧项目的街头运动,就是典型的维权运动,而不是民主运动。因为该运动没有任何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诉求,该运动维护的,只是部分群体(武汉阳逻区居民)的环境利益。
   
    一度声势浩大的法轮功反迫害运动,看似与人权息息相关,其实也是一场维权运动。因为法轮功的诉求,从来只是(要中共)停止对法轮功信徒的迫害,并不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之外的群体迫害,更不要求改变中国的专制体制。
   
   
   
    1992年之后,三十年来的中国大陆,基本上只有维权运动,没有民主运动(唯一算得上民主运动的1998年国内民主党组党运动,并未形成街头运动),这是中国大陆与香港,与前东欧、前苏联和前蒙古的巨大区别。
    可以说,“苏东波”近三十年来,中国大陆人权和政治环境不进反退,而且变本加厉地大幅倒退,原因之一,就是1992年之后,大陆民众整体不愿追求自由、民主,而只愿维权。
   
    这是由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的特点和不同的客观效果决定的:
    由于维权运动的诉求,只局限于维护个人或特定群体的利益,因此很难引发广泛的社会共鸣,比如,你解放军老兵争待遇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声援你?说不定你还是当年开枪屠杀六四学生市民的匪兵之一呢!
   
    六月武汉阳逻区的街头维权运动,甚至连武汉其他城区的人都打动不了,为什么?因为阳逻人争取的只是不在自己的区建垃圾焚烧项目,这与我何干?且你不让在你们阳逻建,莫非要把垃圾焚烧项目赶到我们的区建?我声援你不是神经病吗?
   
    因此,维权运动天然带有散沙性质,它难以引发社会广泛共鸣,且很容易被当局以“个案解决”为诱饵,收买和分化瓦解。这在今天社会道德沦丧的中国大陆,尤其如此,试问:大陆访民中为了自己“个案解决”而充当线人,监控其他访民的败类,难道还少吗?
   
    试想,如果今天香港青年打出的旗号不是“不送中”、争普选,而是象大陆维权民众那样,窝窝囊囊地打着特首大头像,恭请林郑月娥为民做主,解决青年人就业难、住房难问题、、.则还会引发两百万人的规模吗?面对这种民众,港奸林郑月娥强推“送中修例”还会有顾虑吗?还能不象习近平那样趾高气扬吗?
   
   
   
    为什么大陆人只愿维权,不愿民运?徐水良强调:中共高压,在大陆提民主诉求非常危险!
    事实上,今天中国大陆的反对派,并没有晚清时抓住就砍头、凌迟的血淋林风险,且中共对维权民众的镇压,也并不比民运异议人士轻多少。三十年来大陆民众普遍只愿维权,决不愿为自由民主而抗争,主要不是中共高压的结果,而是大陆民众整体道德败坏、政治冷漠的结果:“六四”之后,特别是1992年后,中国大陆人普遍丧失了社会正义感,他们不会为社会公义而出头,虽然为了自己的利益,敢于拼命的“勇者”并不罕见。今天的中国大陆民众,已经与八十年代的大陆民众迥然不同了——八十年代的大陆民众,倒是有点今天香港人的风采。
    当然,今天大陆民众的整体道德败坏和政治冷漠,是中共精心造成的。在现行中共严酷阻断信息和利益腐蚀的局面下,严重缺乏资源的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可能对大陆民众施以启蒙,或唤醒其良知,中国大陆民众的素质要获得改善,需要在中共垮台之后。
   
   
    因此中共的垮台,主要在外因引发的中共内部坍塌,而不能指望大陆民众起来反抗。香港的抗争和台湾的拒统,就成为引发中国变天的强有力契机。
   
    徐水良强调:大陆民众自愿维权,是因为时机未到,时机一到,大陆维权民众就会“全民起义”。
    中国历史维权运动转变为革命的例子,只有一个,就是1911年四川的保路运动,上升为辛亥革命,并在武昌起义后掀起了大规模镇压满清官僚、扫灭清军的“同志军”光复四川战争,令四川成为满清势力遭到最为彻底铲除的一个省。
    但是保路运动之所以能上升为革命,在于渗入保路运动的孙文同盟会组织,鼓动维权民众突破了立宪派(立宪派是运动初期领导派别),划定的“只求争路,不反官府,不打教堂,更不得聚众暴动”的维权界限。可以说,如果没有孙文的同盟会,保路运动就不可能自动上升为革命,顶多在满清的镇压下演变为无序的暴乱泄愤。
   
    同理,即便时机到来,如果没有民运人士或民运组织的介入,大陆的维权运动也不会自动上升为民运。而因为三十年来,中共通过败坏中国社会的道德,令严重缺乏资源的中国民运力量,在国内基本失去了市场。因此,象四川保路运动升级为革命的现象,很难在大陆重演。
    中国的变天,在于以港台为首的外因,以及中共自己的内斗。
   
   
   
   
   
   
   
   
   曾节明 2019.8.18雨后闷热晚
(2019/08/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