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杨恒均之[百日谈]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天大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穆骏
   
   2013-10-16
   我们纪念习仲勋,是纪念他早年怒发冲冠,为苦难中国揭竿而起闹革命;是纪念他执政春秋中,不畏强权与强人,不计个人荣辱;是纪念他晚年反思觉醒,为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拍案而起。


   2013年10月15日是习仲勋诞辰一百周年。习仲勋是中共陕北革命根据地创建人之一,中共建政之后上调中央,1959年官至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1962年9月,习仲勋被诬指利用小说《刘志丹》“反党”,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遭到撤职,随后被安上“反党集团头子”的罪名,被流放、劳动改造和监管达16年之久。习仲勋不断受到迫害,家人也跟着受难,尽管个人和家庭遭遇不幸、磨难,他始终在思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习仲勋在年轻时代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而投奔共产党,贡献自己的宝贵青春;在中共建政后,他多次劝谏领导人,也因此遭受意外的打击和挫折;到了晚年,他坚持思考,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中国的前途与发展之路,为我们积累了丰富的思想资源,留下了宝贵的思想遗产。
   
   如果说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习仲勋堪称广东改革开放与深圳特区的“总工程师”。复出政坛后,他于1978年4月被外派广东,1978年12月升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在这一重要的“封疆大吏”任上,习仲勋有机会耳闻目睹广东民众为追求自由富裕的生活而蒙受的苦难。他主政广东之初就听到汇报,粤港边界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偷渡客”,一些人被边防部队当场击毙,还有一些人被抓回来反复批斗或投进监牢。生活在“社会主义天堂”中的人们为什么要冒死投奔“资本主义地狱”?习仲勋带着疑问到粤港边界实地考察,发现“解放快三十年了,那边很繁荣,我们这边却破破烂烂”。血淋淋的事实和鲜明的对照令习仲勋深思。正是带着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习仲勋不怕犯下“资本主义复辟”的弥天大罪,在1979年4月中央工作会议上庄严提出:我代表广东省委,请求中央允许在毗邻港澳边界的深圳、珠海与重要的侨乡汕头市各划出一块地方,搞贸易合作区。
   
   习仲勋最值得我们怀念的地方,是他在风烛残年时的反思觉醒与返璞归真,是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抵制当时业已走火入魔的政治文化,为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受难民众开辟生路、为遭受政治迫害的耿介之士仗义执言。细数中共领导人,从思想与行动上他无疑都是最开明的领导人之一。
   
   今天,我们纪念习仲勋,是纪念他早年怒发冲冠,为苦难中国揭竿而起闹革命;是纪念他执政春秋中,不畏强权与强人,不计个人荣辱;是纪念他晚年反思觉醒,为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拍案而起;我们纪念他“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群众路线,更是纪念他认真反思党和国家之路,实事求是、知错就改,勇于对党和执政者所作所为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今天,我们纪念习仲勋,也是警醒执政党:要时刻约束公权力,始终把人民的幸福放在最高位置,广开言路,共创未来。
(2019/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