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斯诺登泄露的秘密与互联网的边界/穆骏]
杨恒均之[百日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诺登泄露的秘密与互联网的边界/穆骏

   
   天大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穆 骏
   
   2013-06-25
   斯诺登事件发生后,美国大谈法律,理直气壮,似乎无懈可击。斯诺登的确违反了美国法律,可这无法掩盖斯诺登所揭露出的美国在互联网上的“非法”活动。


   媒体报道斯诺登抵达莫斯科后,准备经过古巴与委内瑞拉,到厄瓜多尔避难,但从俄国起飞的飞机上,斯诺登的座位是空的。CNN 报道,斯诺登已经成为世界的“麻烦”,牵动了中美俄三国的大国关系。虽然厄瓜多尔外交部长说正考虑让斯诺登避难,但美国专家分析认为,美国有足够的杠杆对付厄瓜多尔,最终可能会让这个小国屈服美国的压力而遣返斯诺登。
   
   斯诺登事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是明显的。就在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加州的庄园举行非正式峰会,散步私聊,决定为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一起努力不到一个星期,斯诺登的“叛逃”把世人的记忆拉回到“冷战”时期。在当时那种“旧型”大国关系中,美苏之间的间谍“叛逃”几乎比两国之间航班还频繁。然而,现在已经不是冷战时期,那时斯诺登会是英雄,但现在他是多国的“烫手山芋”,中国不会接他到北京,俄国也不会。香港特区政府根据自己的法律,允许斯诺登登机离开,竟然招来美国的严重抗议,正在新德里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警告中国和俄国(放斯诺登离境而不是遣返他回美国)“必然影响美俄、美中关系”。他说,斯诺登显然犯了法,叛了国。
   
   中国的做法合理合法,美国的抗议流露美国一贯的霸道。斯诺登也许犯了“叛国罪”,但那是美国的法律,中国包括中国的香港特区不是美国的一部分,有自己的法律,在处理斯诺登事件上,有自己的法律与做法,美国不应也不能指手画脚。
   
   美国在斯诺登事件上几乎是全力而为,这是可以理解的,且不说斯诺登透露出的秘密对美国政府在美国人中的信誉造成损害,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任也大打折扣。过去半年,美国对中国黑客“侵入”美国电脑的指控不停加码,中方保持了非常理智的克制,迄今为止,中方对美国的回应始终是“中国也是黑客的受害者”。即便在斯诺登透露出美国多次侵入中国网络,例如香港大学与清华大学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是在外媒记者问到此事时才回应,中国表示强烈关注。
   
   相比斯诺登事件后美国美国政府的咄咄逼人,中国政府的反应是非常低调。但对于美国的态度,中方也应该注意,不应该让他们利用斯诺登违犯美国法律这事,来掩盖斯诺登暴露出的美国情报机关一直侵入中国电脑的事实。
   
   斯诺登事件发生后,美国大谈法律,理直气壮,似乎无懈可击。斯诺登的确犯了法,可这无法掩盖斯诺登所揭露出的美国在互联网上的“非法”活动。
   
   就斯诺登事件来说,许多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互联网的界限。互联网发源于美国,至今还主要掌控在美国之手,美国也是互联网技术最发达的国家,其情报机构掌握的尖端技术,恐怕可以无处不在,任意窃取它国互联网用户信息与资料,在这种情况,“技不如人”的各国,反而会被美国指责为“支持黑客”。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造成这一不公平的原因是同现实世界分不开的,现实世界中,冷战结束后美国一国独大,几乎成为唯一支配当今世界格局的力量,长久以来,造成了美国的自大与自傲。但现实世界中毕竟还有多极力量存在,还有长期形成的国际法以及联合国这种机构。可是互联网世界里?目前基本上还处于各自为政与若肉强食的“丛林时代”。笔者认为,斯诺登事件以及中美两国领导人宣布共同处理互联网黑客的庄园会晤,可以成为在互联网世界建立秩序、法规的开端。技术上的弱国必须受到保护,强大如美国的必须受到限制。
   
   斯诺登是否“叛国”由美国的法律决定,但美国人是否在互联网上越过“国界”,而对它国包括中国进行肆无忌惮的侵入,则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并借这一事件促进建立互联网世界的“国际法”与行为规则,建立互联网世界的秩序。而未来,如何彻底解决互联网公管问题,即根服务器的管理权,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互联网的将来在于由联合国或新的国际组织来共管,问题是美国会交出根服务器的控制权吗?
   
   在两国领导人的庄园之约中,习近平与奥巴马同意成立两国共同小组,对互联网问题进行广泛深入的合作与交流。斯诺登事件后,这一工作不应该受到影响,反而应该加快步伐加大力度。
(2019/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