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越结盟无法逾越之处/穆骏]
杨恒均之[百日谈]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越结盟无法逾越之处/穆骏

   
   天大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穆 骏
   
   2013-07-29
   即便越美恢复外交关系后,美国也从没有放弃“和平演变”越南的目标。当前约有150个反越南政府的组织在美国公开活动。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差异,正是越美关系的最大症结所在,恐怕短期内难以逾越。


   7月25日,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晤,这是美国与越南自1995年建交以来两国最高领导的第三次国事访问,也是奥巴马执政期间越南国家元首对美国的首次访问。在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之下,此次访问是否会影响一些战略反应,受到各方关注。其实,每一次美越高层交往,都会引起一大批中国专家学者的大惊小怪,发出类似“美越”结盟遏制中国的警告。笔者认为,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越南同美国的交往,最大的障碍依然是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越南对于美国来说,始终停留在那场战争上,而那场战争带来的反思改变了一代美国人,也改变了美国外交路线,甚至影响到它的价值观。
   
   一位越战时期担任越南战区副总司令的美国人曾对笔者说,他很遗憾那场战争给越南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灾难,当然他更遗憾的是,那场战争并没有能够帮助越南人获得解放,让他们之后遭受了更大的“灾难”。这种遗憾,恐怕至今越南执政者还能真切地感受到吧。
   
   美国前任国务卿希拉里2012年出访河内时曾公开称赞越南“正在发生非凡的变革”。笔者猜测,这话听在越南执政者耳中,肯定五味杂陈:非凡的变革是确定无疑的,但越南执政者期望的变革目标同希拉里的目标是一致的吗?会不会南辕北辙,一个希望巩固执政基础,一个盼望尽快发生“颜色革命”呢?
   
   即便越美恢复外交关系后,美国也从没有放弃“和平演变”越南的目标。当前约有150个反越南政府的组织在美国公开活动。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差异,正是越美关系的最大症结所在,恐怕短期内难以逾越。所以,那些胆战心惊预测越南同美国可能结成联盟,共同遏制甚至对抗中国的专家学者们可以省省了。
   
   当然,历史并非没有先例:1972年,仇恨社会主义的尼克松与基辛格收起意识形态差异,跨过太平洋,同毛泽东与周恩来握手言和。中美两国一致对付当时世界第二号超级大国苏联。美国会否故伎重演,同一个野心勃勃的社会主义国家抛弃前嫌,共同遏制、对抗这个国家北方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呢?可惜,当下之越南非昔日之中国,今日之中国更非当年之苏联。地缘政治在全球化的时代,并不是百试百灵。
   
   冷战时代,越南凭借独特的战略地理位置以及优良的军港,一度成为超级大国争相取悦的小国,也因此尝到了穿梭于大国之间的甜头。如今南海风云再起,美国重返亚洲,越南会不会认为自己的机会又来了?越南必须意识到,冷战早成历史,以目前越南这种国力与实力,玩什么大国平衡,搞不好会引火烧身。
   
   
(2019/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