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超越左右 走出困境/穆骏]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超越左右 走出困境/穆骏

   
   穆 骏
   
   2012-08-22
   如果说,二十年前中国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当时的争论主要局限于经济领域,那么,今天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面临的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与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还有政治问题与政治体制改革。


   《天大报告》今年5月期发表了萧功秦教授《从中道立场理解中国转型——关于超越左右激进主义的思考》一文。萧教授在文章中指出,随着中国改革中出现的困境与矛盾日益凸显,主张回到毛时代的左翼激进主义和主张全盘西化的右翼激进主义又重新活跃起来。中国有可能在左与右的激进主义——民粹主义的夹攻与冲击下,陷入严重的危机与陷阱。只有理性地推进大胆的改革,鼓励各地进行改革尝试,克服中国模式的五大困境,加强民生建设,重建公民社会,培养社会的多元整合机制,才能化解社会矛盾,逐渐实现中国从威权政治到宪政民主的发展。萧教授在文中提出了中国走向宪政民主的五步逻辑设想,作为今后中国发展的路线草图。
   
   萧教授的新书《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境》日前在大陆出版发行。在这本书里,萧教授延续自己的思考,以犀利的笔触,揭示了中国改革中期遇到的困境:威权庇护网结构与威权自利化的困境;利益垄断造成的贫富两级分化的困境;高额税收造成的的国富民穷困境;“国有病”以及社会创新能力弱化的困境。困境带来危机。萧教授指出中国目前面临来自激进的自由主义(主张全盘西化)、激进的左派平均主义(主张回到过去甚至回到文革)以及来自国家主义的挑战。萧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以上三种挑战(思维)都可能会给中国带来灾难,正如过去百年的中国历史已经证实过的那样。萧教授主张中国改革要“走小步,走稳步,不停步”,既要避免走回头路的极左思潮,也要避免全盘西化的自由主义思潮。中国当今最重要的是要超越左右激进主义。
   
   听萧教授讲“超越左右”,让我想起了整整二十年前的1992年。当时一位老人,从北京经过上海,来到了广东,来到了南方,发表了一篇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的谈话。那个老人就是邓小平,他的“南巡讲话”是要求大家超越“姓资姓社”的问题。当时的中国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是否继续改革开放,能否搞市场经济,这些今天看来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当时竟被定性为走资本主义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大问题。实事求是的说,如果不是邓小平及时提出超越“姓资姓社”的争论,中国不可能有二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
   
   二十年前,要求分清“姓资姓社”的呼声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在紧要关头,小平主张不争论,让争论者闭上嘴巴,同时大力推动经济体制改革,吸收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为我所用,在经济发展上做到了超越“姓资姓社”的问题。
   
   二十年后的今天,中国来到了另外一个十字路口。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同时也暴露了种种弊端。在这个时候,胡锦涛和温家宝等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要坚持改革开放,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在这个时候,和二十年前一样,极左与极右的思潮涌起,在政治体制领域发出了和二十年前在经济领域发起的相同声调。难怪有网民呼吁,中国需要再来一次“南巡讲话”,为中国改革指明方向。
   
   就在邓小平诞辰周年的当下,听着萧功秦教授的演讲,让笔者浮想联翩。如果说,二十年前中国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当时的争论主要局限于经济领域,那么,今天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面临的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与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还有政治问题与政治体制改革;二十年前邓小平以绝对的权威,以“不争论”的方式让我们超越了经济领域“姓资姓社”的主义之争,而今天萧教授的研究给我们提出了一条可供选择的道路: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境。
   
   中国向何处去,是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像萧功秦教授这样的学者关心、思考的问题。正如一部西方电影所言,当我们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那个问题已经改变。当我们都在思考中国向何处去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影响中国向何处去。这可能就是萧功秦教授强调的公民社会的重要性。
   
(2019/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