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恐怖档案》21至24
·《恐怖档案》25-28
·《恐怖档案》29-32
·《恐怖档案》33-36
·《恐怖档案》37-40
·《恐怖档案》41-44
·《恐怖档案》45-48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天大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穆 骏
   
   2013-10-18
   中国到了要“讲清楚”的时候,对世界讲清楚,对国人讲清楚,对试图挑起争论甚至挑战执政当局的人讲清楚。


   

“不争论”蕴涵政治智慧


   “不争论”是邓小平政治智慧的表现。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时说:“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不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在邓小平的政治生涯中,经历过无数次的“争论”,而每一次涉及意识形态与思想路线的争论,几乎都必然引起大的政治运动,给国家、党和人民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以至1976年邓小平复出时,必须面对着人心惶惶、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的严峻局势。
   
   小平复出后直接介入到两场大的“争论”之中。第一场是“两个凡是”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争,这场“争论”成功奠定了中国在政治上、思想上拨乱反正的基础。第二场是1989年后长达三年的“姓资姓社”论战。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结束这一争论时,强调了两点:不争论,但“谁不改革谁下台”,“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为什么说“不争论”蕴涵着小平的政治智慧?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共党内党外左的势力猖獗,部分人不顾中国现实与时代的变化,加上对马列主义一知半解,喜欢生搬硬套,又自认为站得高,动不动就在“争论中”打棍子、戴帽子。小平本人就在之前的历次“争论”中被冤枉甚至被批斗、打翻在地,他多项正确的主张与政策建议都在这些高调的争论中被否定甚至批判。直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之时,小平才能正本清源、拨乱反正,从此确立以实践检验作为判断意识形态与各种理论争论的唯一标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的共和国百废待兴,在诸多方面尤其是经济领域还处于相当落后的阶段,这个时候如果不“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根本没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可能。当时的国际环境也对中国非常不利。冷战结束后,西方国家试图寻找新的“敌人”,和平演变中国之声不停,各种小动作频繁。在当时的国际国内环境下,没有底子也没有底气的中国,避免争论,韬光养晦,搞好自己的事尤其是经济发展,自然就成为当务之急。
   
   就是在这种国际国内环境下,小平呼吁“不争论”,奠定了此后20多年中国经济的繁荣昌盛,也让我们看到一位伟大政治家的思想、魄力与智慧。
   

中国到了“讲清楚”的时候


   沿着小平开创的道路一路走来,在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迎来了近代以来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国内政局稳定,人民生活水平得到大幅提高,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升,综合国力也处于建国以来的最高点。
   
   然而,我们不能不看到,同中国国际地位大幅提高以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身份不相匹配的是,我们在国际与国内理论创新与舆论宣传上存在诸多不足。在国际上,一些国家误解或者有意扭曲中国,攻击中国执政党与社会制度,制造“中国威胁论”;在国内,对中国的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有所误解甚至不满的民众也不在少数。在西方的意识形态与制度出现问题甚至千疮百孔的当下,在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时候,在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全球瞩目之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不协调呢?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在忙于发展经济、维护社会稳定之时,忽视了理论创新的重要性,舆论宣传工作不能适应新的形势,不能与时俱进。世界不懂中国,中国自己一些民众也没有看明白中国,很大一部分责任在政府与执政党身上,因为你们没有“讲清楚”。
   
   你不讲清楚,自然就有各种思潮与势力借机出来大讲特讲。就拿近期再次兴起的“左右之争”来说。左派们关心社会公正公平没有错,这也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华所在,但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以最短时间解决了世界上最多人口国家的温饱问题,让世界最多的人口脱贫,历史上还有比这更公平公正的吗?再拿极端的右派来说,在西方一些民主国家这些年屡次出现问题,甚至需要中国帮助纾困的情况下,一味强调照搬西方模式,这不但不民主,也不是一个追求独立自主的国家应采取的道路。
   
   左派们拿着百年前的理论教条生搬硬套,给当局挑刺,右派拿着万里之遥的西方国家的理论与理念来要求执政党,他们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其实,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从“邓小平理论”到“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再到“中国梦”,几代领导人一边“摸石头过河”,一边试图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这些理论与实践既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的极大发展与丰富,也是当今世界先进的理念与价值观的结晶。
   
   为什么取得了如此大的成绩,中国却让那么多人误解,甚至被故意扭曲?看起来,“不争论”也要与时俱进,中国到了要“讲清楚”的时候,对世界讲清楚,对国人讲清楚,对试图挑起争论甚至挑战执政当局的人讲清楚。
   
   习近平8月19日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做了很好的总结:“宣传阐释中国特色,宣传阐释中国特色,要讲清楚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讲清楚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
   

中国该如何“讲清楚”


   从“不争论”到“讲清楚”,我们首先要认识到,当今的中国同30年前、20年前的中国已经大不相同。在国际上,即便中国继续韬光养晦,但由于国际地位的上升,中国已经无法回避更多的国际责任与义务,无法不更多地介入国际事务与地区安全事务。中国的强大,也不可避免地引起周边国家在地缘政治上的猜忌甚至对抗。中国实行了不同于西方与大多数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加上国际上少数反华势力的鼓捣,如果中国不“讲清楚”,误会、敌意恐怕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在国内,中国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虽然创造了世界历史上经济大发展的奇迹,但毕竟还有诸多不足,有一些阴暗面。如果不在中国的政治制度上“讲清楚”,在中国所走道路上“讲清楚”,对中国将要抵达的彼岸“讲清楚”,势必会引起一些极端分子的质疑与挑衅,也会在部分民众中引起思想上的混乱。
   
   在资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如果官方一味采取“不争论”、置身事外的态度,久而久之就会失掉意识形态的阵地与舆论宣传的主要平台,就会使得一些极端思想与意识形态乘虚而入,影响社会安定与国家发展,最终破坏执政党执政基础。
   
   在当前这种国际国内环境下,从“不争论”发展到“讲清楚”是必然趋势。“讲清楚”并不是在国际社会上针锋相对、剑拔弩张,也不是在国内携公权力与专政工具去压制争论,搞“一言堂”,更不是用“亮剑”来对付不同声音与意见。正如习近平在“819讲话”中所说,“讲清楚”在国际上“以利于积极借鉴人类文明创造的有益成果。要精心做好对外宣传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讲清楚”在国内“要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教育,把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和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之下。要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面提高公民道德素质,培育知荣辱、讲正气、作奉献、促和谐的良好风尚。”
   
   在国际上讲好中国故事,在国内把全国人民凝聚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帜之下,是机遇,更是挑战。
   
   首先,理论工作者与知识分子要在理论创新方面要跟上实践的步伐。从邓小平理论到“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既是指导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政治改革的理论旗帜,也是中国社会实践取得巨大成绩的产物,但是我们却看到,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对这些凝聚了集体智慧的理论研究与发挥远远不够。很多理论工作者依然停留在马克主义与毛泽东思想,不能与时俱进,吸收与创新新的理论,从而也就无法解释中国目前取得的巨大成绩,更不用说对未来起到指导作用。
   
   其次,舆论宣传工作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很多负责“讲中国故事”与“凝聚民心”的宣传工作者还停留在过去的老思想、老框框中,高高在上,动不动就用行政手段甚至政法公权力,对不同的意见与思想进行打压,而他们自己躲在体制这个象牙塔里炮制出的东西,又乏人问津。
   
   过去几十年的实践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能够吸取过去的教训,吸收世界各国的经验,自我完善、与时俱进,拥有巨大的优越性。过去几十年走过的路,就是舆论宣传与理论工作者的巨大资源和财富,如何能够“讲清楚”,凝聚民心,还要多从我们自身上找问题。正如习近平所强调的:“各级宣传部门领导同志要加强学习、加强实践,真正成为让人信服的行家里手。”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
   
   
(2019/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