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党史与冤案的共同基础]
谢选骏文集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史与冤案的共同基础

谢选骏:党史与冤案的共同基础
   
   《儿童记忆与虚假记忆:陌生人是否能改写我们的历史》(BBC 2019年6月23日)报道:
   
   一个骄阳似火的夏日,我在一个花园派对上蹦蹦跳跳,花园里的花坛干净整洁。祖母和其他大一点的孩子都在注视着我,她们穿着颜色淡雅的连衣裙。我当时大约两岁。我对这件事的记忆模糊不清,尽管如此,它给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把它当作幼年记忆之一来珍藏。

   
   但有一个问题:我不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真实的。按照我父母的说法,我可能是根据一张上世纪80年代在邻居家聚会的照片虚构了许多细节。研究人员称,大约每10人中就有4个人会编造自己的第一段记忆。这是因为我们至少要到两岁时,大脑才会发育出储存自传体记忆的能力。
   
   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的自传体记忆专家洛芙迪(Catherine Loveday)表示,“虽然婴儿能形成记忆,但那些记忆不持久”。人们认为,幼儿大脑中形成的大量新细胞会破坏长期存储信息所需的连接。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到成年后,对童年的记忆很少。另一些研究表明,一旦我们到了七岁,就会出现一种“童年记忆缺失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研究人员发现,可以向成年人“灌输”各种虚假的童年记忆,包括与王子一起喝茶的记忆。
   然而,有相当多的人会有七岁之前的模糊记忆。伦敦大学城市学院记忆规律中心(Centre for Memory and Law at City University of London)主任康韦(Martin Conway)主持了一项对6641人最早记忆的研究。科学家们发现,在参与者分享的记忆中,有2487个来自两岁之前,比如坐在婴儿车里。14%的参与者称记得发生在他们一岁之前的事情,有些人甚至声称记得发生在自己出生之前的事。
   康韦和他的团队认为,这些记忆不太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原因在于它们被捕捉到时的年龄。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我们中的许多人,最早期记忆中的事情其实是从没发生过的。
   其中原因可能与人性中更深层的东西有关——我们渴望拥有一个连贯的关于自身存在的叙述,甚至会通过编故事来让这种叙述变得更加完整。
   康韦解释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故事,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有些人来说,需要追溯到人生最早的阶段。”
   关于我们怎么才会相信记住一些事情的说法是基于源监控的概念。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研究记忆与法律心理学家韦德(Kimberley Wade)说:“每当有了一个想法,我们都必须做出决定——是经历过某件事、想象过或是与他人谈起过。”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并能辨识出这些心理体验的来源,但有时候我们会搞错。
   即便是了解这种情况的人,也有可能掉进这个陷阱。韦德承认自己曾花很多时间回忆起一件事,其实那件事是她哥哥经历的事情,而不是她自己的经历。但尽管如此,那段回忆细节丰富,并引起了情绪反应。他说:“这些记忆,让我觉得它合理得像是一段真实经历的事情,然而我只是对它谈论得多了。”
   看上去太过清晰或像电影一样的记忆极有可能是虚构出来的,而不是真实的事。
   它提供了一个线索,这些虚假的记忆是如何进入我们脑海的。其他人,甚至是陌生人,都能改写我们的历史。
   记忆研究人员已经证明,让志愿者产生虚假的自传体记忆是可能的,包括在商场迷路的记忆,甚至与皇室成员一起喝茶的记忆。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心理学家肖(Julia Shaw)甚至证明,让人们相信自己有过从未发生过的暴力犯罪也是可能的。利用记忆检索技术,让参与者在三次访谈中都被问及暴力犯罪的问题。其中70%的人会产生自己年轻时犯过罪的虚假记忆,有些人甚至相信自己曾用武器攻击过他人。在这些虚假记忆中,近四分之三的人甚至能够生动地描述出警察的长相。
   这表明,在有高度暗示性的访谈中,人们很容易产生令人不安的丰富的虚假记忆。
   肖说:“根据研究,在适当的环境下,每个人都会形成复杂的虚假记忆。”
   但人们对灌输进去的记忆敏感程度是不同的。最近的一项科学评述显示,47%参与这类试验的人会对虚假记忆产生某种诱导记忆,但只有15%的人能产生完整的记忆。
   在某些情况下,比如看完图片或视频后,儿童比成人更容易形成虚假记忆。某些性格类型的人也被认为更容易产生虚假记忆。
   韦德说,“如果是那种读一本书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再理会周围发生的事情的人,可能更容易出现记忆扭曲。”
   
   或许可以利用人们的可塑记忆,来改变他们喜欢和不喜欢什么食物,进而改变饮食习惯。但是,童年虚假记忆对人产生的影响可能比意识到的更大。早年记忆中的事件、情感和经历有助于塑造成年后的我们,决定我们的好恶、恐惧甚至行为。
   在测试虚假记忆的影响时,食物似乎不是理想的选择,但近20项实验表明,灌输对某顿可口或恶心的饭菜的错误记忆,可能会长期改变人们的饮食选择。其中有一项研究,180名志愿者被告知小时候曾因吃鸡蛋三明治而生病,尽管这不是真事,但“相当数量的人”开始相信自己生过病,并因此开始避开鸡蛋三明治,而且在实验结束四个月后仍继续这么做。
   实际上,专家们设法让人们相信自己小时候曾因某些食物而生病,让他们对各种各样的食物失去兴趣,包括草莓冰淇淋。在对实验进行的回顾中,研究人员表示,很少吃的食物,甚至像冰淇淋这样的甜食,“似乎更容易受生病的虚假记忆的影响”,而对于像饼干这样的常见零食,人们则不太相信它们曾害得自己生病。
   就像人们晚上喝多了酒第二天早上感到恶心,而对喝酒失去兴趣一样,虚假记忆也会影响人们对喝酒的态度和行为。在一项实验中,科学家们称,参与者在过去喝了朗姆酒或伏特加之后就生病了,很多参与者开始相信这个错误的反馈,并克制自己不去选择含有这些烈酒的饮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虚假的童年记忆大多是有利的,但它们也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因此对于如何询问犯罪现场的目击证人有着严格的规定。
   这看上去有点有趣,很多科学家认为,“虚假记忆饮食”可用于解决肥胖问题,鼓励人们选择更健康的食物,比如芦笋,甚至有助于减少人们的酒精消费。有趣的是,科学家们还发现,积极的暗示,如“你第一次吃芦笋就爱上了它”,往往比“你因为喝伏特加而生病”这样的消极暗示更有效。
   然而,虚假的自传体暗示也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尤其是在法庭上。
   英国虚假记忆协会(British False Memory Society)的费尔斯特德(Kevin Felstead)说,这种虚假记忆在现实世界中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费尔斯特德说:“冤案,坐牢,名誉、工作和地位的丧失以及家庭破裂都会发生。”
   涉及虚假记忆的法律案件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目前无法区分真实的和虚构的记忆。人们尝试在脑部扫描仪(fMRI)中分析轻微的虚假记忆,并检测不同的神经模式,但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这项技术可用于检测记忆是否被扭曲。
   最极端的记忆灌输案例涉及一种有争议的技术,叫“回溯疗法”,即患者直面童年时期的创伤。这些创伤一般隐藏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据英国皇家心理医师学会(the Royal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称,这种方式容易诱发错误的童年记忆,并且被认为引发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撒旦恐慌”(satanic panic)。在“撒旦恐慌”事件中,有人因为活埋儿童和仪式性虐待等骇人听闻的罪行而入狱,人们现在认为,当时是基于错误记忆做出的决断。最严重的一起案例是,一对从事日托工作的夫妇,被控挖孩子的心脏、活埋儿童,并把一些孩子扔进满是鲨鱼的水塘,他们因此而入狱21年,直到2017年才被判无罪。要想找出自己的记忆中哪些是虚构的,所有人都应该对有太多细节的记忆持怀疑态度。人们的记忆不仅容易受到暗示的影响;而且在一生中,所有人对自己故事的叙述都不可靠。
   洛芙迪说:“记忆是可塑的,和口头流传的故事一样,每当我们重温记忆时,它们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它们会受认知、心态、知识甚至人们回忆往事时和谁在一起的影响,这会促使人们对生活中常遇见的某件事产生新的视角。她说:“记忆本质上是大脑神经网络的激活,这些神经网络被不断修改。因此,每次回忆时,新的元素可以很容易地融入,而现有的元素则可能改变或丢失。”
   并不是说应该丢弃所有依赖记忆力的证据,或认为它们不可靠——在刑事案件中,它们往往会提供最令人信服的证据。但也促使人们制定相应的规则和指导方针,用规范的方式询问证人和受害者,以确保他们对事件或行凶者的记忆不受调查人员或检方的影响。
   对那些想知道珍贵的童年记忆是否属实的人来说,最好的办法是寻找证明它确实发生过的证据——照片、童年录像或日记。但并非所有父母都记录下孩子童年时迈出的每一步。
   韦德说:“没有很好的办法判断一段记忆是否真实存在,因为人们的记忆往往有着极其令人信服的细节,充满了情感,人们对这些记忆非常有把握,但实际上却是大错特错。”
   然而,一些大致的规则可能会有所帮助。
   三岁以前的记忆很可能是假的。一切看似非常流畅和详细的记忆,仿佛是在回放一段家庭录像,并经历一段按时间顺序发生的事情,这很可能就是虚构出来的记忆。模糊的片段,或对瞬间的点滴记忆更有可能是真实的,只要它们不是来自过早的时期。
   有空白和不记得是正常的,韦德说:“我们不该指望记忆像电影一样清晰连贯。”康韦还建议,尝试找出不合情理的细节。比如他自己最早的一段记忆是:穿着纸尿裤从人行道的裂缝里挖土。他断定这段宝贵的粗略记忆是虚构出来的,因为在记忆中他穿的是好奇(Huggies)纸尿裤。他说:“在我还是孩子的上世纪50年代,这种纸尿裤还没发明出来呢。所以这肯定是假的。如果仔细想想早期记忆的细节,就会发现其中的不合情理处。”
   我们可能并不想摆脱这些记忆。我们的记忆,无论是不是虚构出来的,都有助于把人们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位于犹他州普若佛的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核磁共振成像研究中心主任柯万(Brock Kirwan)解释说,回忆往事的行为可以表现得像社会粘合剂一样,因此“共同的经历可以帮助人们形成群体认同的基础,巩固群体凝聚力”。
   无论是不是虚构出来的,对深爱的祖辈或失去很久的宠物的回忆都能给我们带来快乐。肖回忆说:“我有一段记忆是,我遇到了祖母,她抱起我,摇来摇去。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但对我来说,这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像这样的记忆是值得珍藏的,即使它不是真实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