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不是同胞而是敌人]
谢选骏文集
·10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2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3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不是同胞而是敌人

   谢选骏:共产党不是同胞而是敌人
   
   《武兴:香港人是同胞不是敌人》(博讯2019年8月23日 转载网络)报道:
   
   我坚信,绝大多数香港人都是我们血浓于水的同胞,而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香港虽然曾因为历史原因,与大陆分离多年,但香港人民始终心系大陆同胞,把大陆同胞放在心上。
   以深圳为例,在公开的文件里,“深圳历史上共出现了四次大规模偷渡”,分别为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据统计,1954年到1980年,官方记载的“逃港”事件就有56.5万多人次。
   广州番禺县的沙湾大队,甚至还出现了以生产队长为首,党支部书记和治保主任全部参与的偷渡事件,他们乘船外逃之时,竟还有数十名村民到海边饯行。惠阳县的澳头公社新村渔业大队,一共才560多人,短短几个月就有112人偷渡成功,大队党支部的6名支部党员,除一名妇女外,其余5名都偷渡去了香港。
   当时有民谣:(深圳)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那些因为贫穷和饥饿的大陆人逃到香港后受到了英国政府的无情抓捕和遣返,庇护他们的是乐于助人的香港同胞。
   为了禁止逃港的大陆人涌入,港英国政府出动了直升机搜捕。禁止大陆人在香港就业,否则就要惩罚香港雇主。但香港人依然无所畏惧地帮助大陆同胞。
   在香港人眼里,大陆人是自己的亲人和同胞,血浓于水!
   香港市民慷慨解囊,积极救助逃民。
   有的香港人提供食物和药品,有把饥民藏进自己家里,还有的给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大陆逃民介绍工作,可以说比亲人还亲了。
   当港英当局遣反逃港者的车队开出收容营时,无数香港人手拉手地围了过来,阻止同胞被遣返。
   许多香港人甚至躺在滚烫的马路上,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汽车。
   在香港民众的极力营救下,港英当局不得不放弃了抓捕遣返大陆饥民的做法。
   1998年大陆洪灾,香港向内地捐款6.8亿,居世界第一。
   当年8月14日,香港亚视和有线台携手举办了“长江灾情告急”活动,新老艺术家纷纷走上荧屏,呼吁捐款或捐赠具有特殊意义的物品以供赈灾拍卖。8月21日,由民政部、文化部共同举办的“携手筑长城”大型赈灾义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港台知名艺人等登台献艺义务演出。在这次赈灾活动中,香港地区共捐款6.8亿元,位居首位。
   2008年1月中旬到2月中旬,南方遭受了一场50年不遇的大雪灾,灾害波及21个省市自治区。死亡人数129人,滞留旅客400多万人次。患难显真情,当时的香港署理行政长官唐英年屡次强调,香港特区政府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配合内地的救援工作,协助内地同胞渡过这一个难关。香港民建联、自由党、中华总商会、中华厂商会、香港总商会、工业总会及多个中小企商会出钱出力,并呼吁在内地的港商开放宿舍、提供膳食,令民工可留厂度岁,避免更多的人滞留在寒雪中。
   2008年湖南郴州冰灾,香港物资不断援来
   不少港商不待呼吁,早已付诸行动。工联会、宝莲寺、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等团体,筹集了不少热心市民的捐款,转交香港中联办或其他慈善机构,或者代为转交有需要的省市及市民。
   在此期间,香港赛马会向香港红十字会中国赈灾基金捐出1000万港元,以支持内地抗击雪灾灾情。同时,香港艺人发起了一场《雪中送暖》的赈灾晚会。众多香港艺人纷纷登台,以各自的方式呼吁全社会共献爱心、救助灾区。
   几个月后,距离香港2200多公里的四川汶川,发生了一场至今难忘的天灾……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4秒,汶川8.0级地震。短短2分钟,近7万人死亡,4万人受伤,2万人失踪,全国共有4624万人卷入这场灾难,直接经济损失高达8451亿!
   这不仅是自1949年来中国破坏力最大的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可地震一过,无数武警、消防、公安、医疗队伍奔赴灾区,举国上下无论老少开始出钱出力,一场全民救灾悄然在内地蔓延……
   可是你不知道,几乎同一时间,香港也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救灾……
   2008年,香港赈灾捐款超过230亿!
   汶川地震后不到48小时,香港立法会就通过了3.5亿港币赈灾拨款,随即又成立了救灾专属基金,拨款90亿港币!
   再加上赛马会捐出的10亿港币,社会各界募捐的1,880万港币,光是港府当年就拨捐了过百亿赈灾!
   这还不止,天灾面前香港富豪怎能不出手?
   地震第2天,首富李超人就捐出3,000万,第3天追加1亿,为所有受灾学生支付全部学费和部分生活费。
   第9天,超人的基金会又开始了“义肢轮椅捐赠项目”,派了近千名技师赶往四川,免费为所有受伤截肢灾民安装假肢、提供轮椅。
   而面对媒体采访,当年李超人说了一句:“若灾区再有实际需要,我会进行第四轮捐助。”
   还有大富豪李兆基,在以集团名义捐出1,000万后,又从私人基金拿出1亿港币。还在自家的股东大会上霸气宣布:任何前往灾区协助的医生、志愿者,我(李兆基)负担所有机票、住宿和一切相关费用!
   汶川地震后,邵逸夫第一时间捐了1亿港币!
   当时因为身体原因,邵逸夫其实已久未公开露面,但因为灾情,当年101岁高龄的邵逸夫,坐着轮椅参加了香港艺人的赈灾晚会,为灾区打气!
   灾区救援争分夺秒,港人捐助也源源不绝,当年香港太多富豪、名人、企业家参与到这场救灾中来,在政0府之外,香港的民间捐款高达130亿港币!
   这么算下来,香港当年为汶川地震捐款超过230亿港币,是除内地拨款之外,捐助最多的地区!
   可香港对汶川的帮助,又岂是金钱而已!
   全民参与,港人赈灾“没有底线”。
   汶川地震后不到10小时,香港就组建了第一支医疗队奔赴四川。不到24小时,特区政0府搜救队出动、香港飞行服务队出动。接着,香港又增调了最先进的美洲豹直升机、捷流定翼机飞到四川。
   香港的救援队虽人不多,但派出的都是全港最精干专业的队伍!政0府当时甚至还额外拨出一个5,000万的基金,专门协助香港的民间团队,前往四川救灾!
   在灾后重建中,香港人耗费巨资为灾区建造了大量的基础设施。
   比如,重建的四川汶川卧龙镇中心小学,不仅能抗8级地震,还极大改善了条件。以前冬天学生只能靠电炉取暖,好多学生手脚都生了冻疮,现在有了地暖。还增加了电脑等大量现代化教学设施。
   香港在内地建立的第一家康复医疗中心——四川省人民医院川港康复中心,耗资高达两亿。
   据统计,香港人在汶川地震发生后的十年里,援建了近200个灾后重建项目,分布在四川的12个市(州)58个县(市、区),受益人口高达2,600多万人!
   香港理工大学过去10年间在四川开展了超过70个教育、培训、社区服务和研究项目,受惠人数超过三万。与四川大学共建的“灾后重建与管理学院”,至今培育200多名灾害护理、职业治疗、物理治疗和义肢矫形硕士毕业生。
   十年,整整十年。香港都没有忘记自己对援助汶川的承诺。这种十年如一日的帮助,体现了真正血浓于水的民族感情。
   没错,天灾面前香港挺身而出,3000多个日夜始终与我们并肩作战,这种细水长流,大概就是真正的血浓于水吧!
   230+亿港币,相当于平均每个香港人拿出3000+港币(人民币2700+元),放眼全球,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国家、哪个地区,能对自己的同胞如此的慷慨,可是香港人做到了,不仅如此,除了拿出巨额捐款,还能把救助事项持续10年以上,这种责任和担当,若是没有一颗善良的心和超强的责任心,又怎么能够做到?
   现在虽然大陆的经济发展了,但我们不该自以为是瞧不起香港,一提到香港就是棺材房,经济停滞。香港在许多方面依然有许多值得大陆学习的地方。2017年全球清廉指数,香港排名13,内地排名77。
   香港是世界级的金融中心、自由港,世界公认的自由经济体。香港人是同胞,不是敌人。香港的问题要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解决,不应该通过暴力来解决。
   现在有人主张派大陆公安和武警强行平息香港的抗议活动,这种做法十分不可取。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香港回归前就定好的制度。如果违背了,会落人口实。在国际上会被孤立,也违背了一国两制的方针。更会被台湾人看笑话,大做文章。
   对于香港问题的处理,应该客观冷静,不该头脑发热,喊打喊杀,毕竟香港人是我们的同胞,不是什么不同戴天的敌人。
   然而,就是这么一群善良和有超强责任心的群体,当香港出了一点事情,好多居心不良的人就开始抹黑香港,污蔑所有的香港人、污蔑全部香港青年。我们不排除有少数过激的废青,但不代表主流民意的所有香港人。
   
   谢选骏指出:“香港人是同胞不是敌人”,说得好。但是这样一来,那共产党就不是同胞而是敌人了。香港镇压和六四镇压的逻辑是一样的;不仅逻辑一样,行动和方式也是一样的——战斗的双方只能是敌人。如此一来,当你说“香港人是同胞不是敌人”的时候,你就成为共产党的敌人了!成为共产党的敌人,你做好准备了吗。
(2019/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