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谢选骏文集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共和党美国和共产党中国正在趋同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反优生学的列宁是安乐死还是自杀
·铁杆汉奸毛泽东不吃美国的救济粮却纳粮救济苏联
·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班农和习近平遥相呼应
·列宁是个充满自信的独裁者
·列宁主义就是战场经济的核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谢选骏: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妈 我被卖了”:被贩卖到中国的缅甸新娘!》(纽约时报 2019年8月20日)报道:
   
   缅甸勐崖镇——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不会说这里的语言。她当时只有16岁。


   那个男人说自己是她的丈夫——至少翻译应用是这么显示的,他把自己压在她身上。尼约(Nyo)是个来自缅甸掸邦一个山村的女孩,她还不大清楚怀孕是怎么回事。但它却发生了。
   
   宝宝九天大了,头发毛茸茸的,看上去的确确是中国人。“像她爸爸,”尼约说。“一样的嘴唇。”
   “中国人,”她补充道,像是一个诅咒。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受到国家领导人的赞扬,他们认为该政策让中国人口没有暴涨到马尔萨斯人口论认为会是灾难的程度。但30年来,由于许多家庭为确保他们唯一的孩子是男孩,使用了基于性别的选择性堕胎及其他方法,让中国失去了数百万名女婴。
   “妈,我被卖了”:被贩卖到中国的缅甸新娘。在中国推行了3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已经结束,但它所造成的破坏仍在延续。在这个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的国度,一些男人从缅甸和其他邻国“进口”妻子,有时甚至是通过强行逼迫的方式。
   这些男孩如今已是男人,他们被称为光棍,因为娶不到妻子可能意味着断了香火。根据中国的人口数据,在性别失衡最严重的2004年,中国每出生100个女婴,就有121个男婴出生。
   为应对性别比失衡,中国男人开始从附近的国家进口妻子,有时是强行进口。
   “新娘贩卖在掸邦这里很常见,”缅甸北部城市腊戍警方打击拐卖人口专案组成员敏顿(Zaw Min Tun)说。“但只有少数人真正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与泰国克钦妇女组织(Kachin Women's Association Thailand)的一项研究估计,从2013年至2017年间,仅中国一个省份就从缅甸北部强行娶走了约2.1万名缅甸妇女和女孩。
   坐落在缅甸东北部掸邦高原勐崖镇的这个小村庄,不过是一处军营,士兵和他们的家属住在土路边上的金属屋顶棚屋里。
   去年从学校毕业后,尼约和她的同学普尤(Phyu)决定,她们想得到比这个贫穷的前哨能提供的更多的东西。因为她们是未成年人,本文采用化名。
   一个名叫珊枝(Daw San Kyi)的邻居,通过另一个村民宁玮(Daw Hnin Wai)的关系,向她们许诺了一份在中缅边界当服务员的工作。
   宁玮家的房子是村里最好的,比其他人家的都精美得多,所以这份服务员工作的提议很有分量。
   “我们信任她们,”现年17岁的普尤说。
   2018年7月的一天清晨,一辆面包车来到勐崖镇把这两个女孩接走了。颠簸的山路让普尤晕车。珊季给了她四粒止吐药,一粒粉色的,三粒白色的。
   那之后,普尤对事情的回忆就模糊了。她说,有人还在她胳膊上打了一针。她在那段时间里拍的一张照片显示,她的脸是肿的,目光茫然。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普尤是多么快乐、多么活跃,”她的母亲埃乌(Daw Aye Oo)说。“但不知他们给了她什么东西,让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激发她的性欲。他们打了她。她不知道自己已破毁掉了。”
   现年同样17岁的尼约拒绝服用任何药物。她的记忆比较清晰,但对发生了什么并不更清楚。她记得有几次在边境沿线的小旅馆过夜,还有大雨导致她们本应去工作的餐馆关门的故事。她记得坐过一次船,还坐过更多次汽车。
   经过了10多天的旅行之后,在餐馆工作的想法从她们的未来消失了,尼约说。她和普尤曾两次试图逃跑,但她们不知道往哪里跑。人贩子把她们抓了回来,并锁在一个房间里。她们的手机没有了信号。
   有不少说中文的男人来看她们。有的人指着她们中的一个,有的指着另一个。
   “我有一种自己正在被卖掉的感觉,但无法逃走,”普尤说。
   其中一个人贩子对普尤说,她很幸运,因为他允许她在那些男人中挑选一个。普尤拒绝了一个胖子,还拒绝了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她老在哭,但人贩子叫她不要哭,因为她需要在未来的丈夫眼里看上去漂漂亮亮的。
   “我说,我不想结婚,”普尤说。“我想回家。”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描述了从缅甸向中国贩卖新娘的数量激增的原因:“随便往来的边境,加上边境两边的执法机构都不管不问,创造了一个人口贩子猖獗的环境。”
   虽然这两个女孩都不记得越过了边境,但突然间,她们已在中国。两个女孩被分开了,被配给各自所谓的丈夫,但在她们的记忆里,从未填写过结婚文书。在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之后,普尤以为自己到了北京。买下她的男人是21岁的袁峰(音)。
   这个城市有很多明亮的灯和自动扶梯。“那里的房子真高,我都看不见顶,”她说。
   袁先生试图用他的手机作为翻译工具与她交流,但普尤拒绝说话。她被锁在一个有电视的房间里。晚上,他会进到房间里,在她胳膊上打一针,然后强迫她做爱,她说。
   “我只有麻木的感觉,”普尤说。“他满身馊味。他抽烟。”
   普尤说,最终,她假装高兴,所以不再打针了。他们去过一家购物中心,但袁先生到处跟着她,就连上厕所都不让她一个人去。还有一次,他们与袁先生的姐姐和她的孩子们一起去了一个游乐园。他坐了过山车。普尤没有坐。
   普尤学会了一些普通话短语。她说,她知道中文“不哭了”是什么意思。
   她掌握了解锁丈夫手机的密码,当他夜里喝醉酒时,她通过一款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给母亲打了电话。
   “我很高兴看到了她,但她看上去已不是过去的样子,”她的母亲埃乌说。“她说,‘妈,我被卖了。’”
   尼约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中国的什么地方,但她决心要找到答案。起初,她的丈夫高继(音)也把她锁在一个没有互联网的房间里。尼约说,他打她。
   但过了些日子后,他开始信任她,并允许她使用社交媒体,包括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
   高先生的母亲和他们住在一起,她老担心尼约太瘦,不会生孩子。她给自己的外国儿媳做了稠粥、粗面条,还蒸了馒头。
   “她总是说,‘吃,吃,’”尼约说,“吃”字用的是普通话。
   尼约用手机偷偷拍下她能用来确定自己位置的一切:坐在高先生摩托车后座上的一次出行,家里汽车的牌照,他们两层楼房子的大门。她的每个视频和照片都使用了地理标记。
   她所在的地方是河南省襄城县。河南地处中国中部平原,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之一,人口约一亿,是缅甸人口的两倍。
   在2005年的全国人口普查中,河南省是中国性别差距最大的地区之一,每百名女婴相对的男婴数是142。(一些女婴没有上报给政府,所以实际的性别比可能会小些。而且,中国的人口控制措施现已有所放松。)
   襄城一带有进口被拐卖女子的历史。据河南新闻媒体报道,今年已有三名缅甸女子和一名越南女子在河南获救。2009年,河南曾发现过10名被拐卖的缅甸女子。
   其实,普尤不在北京,也在襄城。对于来自缅甸一个偏僻村庄的女孩来说,襄城似乎已经大得不可思议了。
   尼约说,他家的房子也很大,大到丈夫把性行为强加于她时,高先生的父母听不见她的尖叫。
   “我觉得他有钱,”她说。“因为否则他买不起妻子,也盖不起不起这么大的房子。”
   事实是,购买妻子的往往是较穷的中国男子。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要花大钱来买妻子。掸邦一名跟踪此案的警官妙梭温(Myo Zaw Win)说,尼约是以2.6万美元(约18万元人民币)的价钱卖掉的。
   通过一名帮助解救被贩卖到中国当性奴女孩的掸族女性,妙梭温开始在高先生的微信账户上与尼约通信,他假称是尼约的哥哥。
   随后,这名一直在与中共当局保持沟通的警察采取了行动。高先生起了疑心,问妙梭温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回答只有一个英文单词:“Police”(警察)。
   这两名女孩来到襄城两个月后,中共警方敲开了她们丈夫的家门。
   襄城公安局发言人牛天辉(音)说,按照法律规定,这两名女孩的丈夫袁先生和高先生至少被拘留了30天。他说,他不知道他们是否被拘留了更长的时间。
   “这些丈夫的家人对此案非常愤怒,因为他们花了很多钱,却丢了老婆,”牛先生说。
   一名警方只提供了姓名的中国男子赵某某已被逮捕,警方指控他强迫这两名女孩陷入性奴役状况。
   这两名女孩在好几周后才回到了勐崖镇。她们先是被送到了中国的一个公安局,在那里,她们被控非法移民。然后她们乘火车南下,来到掸邦北部一个被拐卖女孩收容所。
   “当我看到标志上的缅甸文时,我非常高兴,”普尤提起她们返回缅甸的那一刻时说。
   这两名女孩的家所在的掸邦,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山脚下,几十年来,那里一直饱受着种族战争的摧残。缅甸政府军在与各民族武装力量作战,联合国认为政府军犯下了战争罪行。那里没有和平与安全。最容易受虐待的是妇女和儿童。
   “贩卖新娘是内战的后果,”克钦邦托伊性别与发展基金会(Htoi Gender and Development Foundation)的项目经理劳赫考斯旺(Lauh Khaw Swang)说。克钦邦与掸邦接壤,也陷入了武装冲突。
   邻居珊枝现被关在腊戌的监狱里,两名女孩说她绑架了她们。那名叫宁玮的女子在逃,据称她是当地的一个人贩子。
   宁玮的丈夫南楠(U Naung Naung)仍住在那栋有门廊的粉红色大房子里,房子看来是他妻子用人口贩卖的所得挣来的。他说,他不知道妻子在哪里。
   “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陆军中士南楠说。“我认为她靠算命赚的钱。”
   南楠说,他已多次向那两名女孩的家人道了歉。但是,与他住在同一条街上的普尤的母亲说,南楠从未来与她接触过。
   随着怀孕的进展,尼约曾决定把孩子送给别人收养。后来,她的孩子出生了。
   “我曾想把她送给别人,但看到她后,我很爱她,”尼约说。“尽管她有那个中国畜生的嘴唇。”
   
   谢选骏指出:缅甸女孩满腔愤怒,以偏概全,不懂“白马非马”的道理,结果让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但与此同时,也还是让缅甸人在生物学上更加“中国化”了。
(2019/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