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什么是坏政府]
谢选骏文集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坏政府

   谢选骏:什么是坏政府
   
   《汶川泥石流游客忆逃生经历:农家乐老板哭着喊醒人》(2019年8月21日 转载网易新闻 )报道:
   
   入夜,四川省汶川县三江镇静了下来。夜有些黑,供电还未恢复。在时隐时现的通讯信号中,“失联”一整天的人们向家里报着平安。


   
   这样的黑夜让55岁的何阿姨想起了凌晨她透过农家乐窗户看到了三江。“黑压压的,一马平川。”
   
   
   十多天前,何阿姨带着老人来到了三江避暑,入住的农家乐就在镇上河边的长廊景观道旁,这里能散步,气温也刚刚好,老板也很热情。今年是她连续第五年来到三江避暑。
   
   20日凌晨2点,熟睡中,她被老板娘叫醒。声音急促,“哭着喊大家赶紧起床,大水来了。”何阿姨带着老父亲,父亲腿脚不便,加上断了电,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入住的房间在二楼,整个农家乐共有60来个客人。何阿姨先下到一楼拿上了一个小包,然后上到二楼带着父亲往三楼四楼爬。“水上涨的非常快,转眼就到了二楼楼梯口。”
   
   后来农家乐老板又带着客人从楼顶后方往山上跑,打着电筒,借着手机光亮,一群人来到了一处高点。接着又往镇政府转移。
   
   何阿姨介绍,过程中,大伙甚至一度以为再也出不去,还相互合了影,拿出手机记录下整个过程。
   
   天亮,大水渐渐减弱,何阿姨才回到了农家乐附近。街面树干遍布,长廊早已被夷平。她开来的车也不知被冲向了哪里。
   
   
   20日晚7时许,红星新闻记者也在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进后,从水磨赶到了三江。现场狼藉一片,大水几乎横扫了大片楼房的底层,仍有部分楼房处在水中,多名游客仍在等待转移,据当地警方介绍,已经协调了车辆将游客转移,而此前,已经有不少游客在社会车辆的帮助下离开。
   
   谢选骏指出:“农家乐老板哭着喊醒人”,这是因为政府失能而且失踪了,该管的事不管。什么是坏政府?坏政府就是该管的事不管,尽量推卸责任;不该管的要管,尽量控制权力。好的政府与此相反,服务型为主。
(2019/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