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假新闻创造历史]
谢选骏文集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新闻创造历史

   谢选骏:假新闻创造历史
   
   《阴谋论、假新闻、网络谣言为何能深入人心?》(BBC 2018年2月10日)报道:
   
   在美国某些地方,麻疹发病率正在以前所未见的速度增长。


   2017年,明尼苏达出现58个确诊病例,成为该州在过去30年里爆发的最为严重的麻疹疫情。无独有偶,早在2008年,加州也出现了大规模麻疹疫情,据称病毒爆发的源头是一个未接受疫苗注射的7岁男孩。
   其实早在大约10年前不到,美国基本就已消灭了麻疹。研究者称,麻疹重新出现的直接起因在于未接受疫苗接种的人。
   在麻疹疫苗于1963年投入使用前,麻疹曾经是一种致命传染病。20世纪60年代期间,每年都会出现数百万麻疹病例,数千人入院治疗,500人死亡。澳大利亚2016年发表的一篇报告称,在2005-2014年期间,由于未接受免疫接种而死于各种疾病的23人,本来可以避免失去生命。更为重要是,这些疫苗随处可得,非常普遍。
   那些没打疫苗的人,通常是主动选择不打,他们被称为"反疫苗者"。他们普遍认为疫苗对身体有害,同时通常认为医药公司等机构会刻意掩盖疫苗的有害副作用。这只是在科学领域蔓延的众多阴谋论之一,只需在网上搜索一下就能找到数以百计的阴谋论观点。
   识别真假医学新闻的10个方法
   名人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健康的?
   与之类似,气候变化的否认者也认为地球气候并非在逐渐变暖。有些人说,科学家篡改了气候变暖的证据。相信一种阴谋论的人往往也会相信其他阴谋论。
   有些阴谋论没有多大害处,比如"美国航天局伪造了载人登月"或者"披头士乐队乐手保罗·卡特尼(Paul McCartney)早已去世,现在出现在世人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替身",但是有些阴谋论则会产生负面连锁反应。
   在新的研究成果的帮助下,研究者们逐渐开始了解与阴谋论有关的更多因素。他们希望,这将有助于化解阴谋论导致的真正威胁和社会分裂局面。
   阴谋论绝非什么新鲜事。写于公元三世纪,曾经一度失传的《腓力福音》(Gospel of Philip)声称,耶稣娶了抹大拉的玛利亚为妻。而包括《达·芬奇密码》在内的很多流行小说对这种观点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人认为,给人洗脑的神秘"光照派"(Illuminati)阴谋起源于1776年成立的一个秘密团体,但是该团体和当今的"光照派"完全不是一回事。近期甚至有人质疑纳粹犹太人大屠杀纯属虚构。即便面对悲惨的铁证,他们仍然坚持说,纳粹并没有在二战期间屠杀600万犹太人。
   为何这些执念如此根深蒂固?这是肯特大学教授凯伦·道格拉斯(Karen Douglas)等心理学家向自己提出的一个疑问。
   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考虑到阴谋论是如此丰富多样且流传甚广,且有接近半数的美国公民都相信至少一种阴谋论,我们无法用简单的一套统一标准来给这些人群分类和画像。很多人喜欢的艺人尽管早已去世,但是他们仍然希望相信该艺人依然活着,谁在某个时间点上没这么做过呢。比如大家对猫王(Elvis Presley)和图帕克·沙库(Tupac Shakur)的所作所为。
   "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会对政府起疑心或者对其不信任,"道格拉斯说。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我们对不了解的群体或个人持怀疑态度,这很正常。"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人们倾向于首先怀疑其他群体,"她说。
   但是在做了稍微深入的研究后,道格拉斯开始发现,为什么有些人更容易沉迷于阴谋论的背后原因。例如,有一项研究发现,这些人对于保持个人独特个性和与众不同有着与生俱来的自恋化需求。他们自认为有能力接触到罕见信息,或者知道对特定事件不同的"秘密"解释,例如2015年1月在法国巴黎发生的《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枪击事件。学者兼作家迈克尔·毕利希(Michael Billig)早在1984年就曾指出:"阴谋论能够提供隐秘、重要且即刻生效的知识,因此笃信者会立刻成为一位专家,拥有即便真正的专家还不掌握的知识。" 道格拉斯的研究工作揭示了毕利希的所指。
   其他研究则证实,阴谋论能帮助人们在感觉失控、焦虑,或其需求受到威胁,感觉无助的情况下理解世界的运行规律。人们很难相信大规模屠杀事件这类偶然的暴力还能发生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布里斯托大学心理学教授史蒂芬·雷万多斯基(Stephan Lewandowsky)表示,这就是为什么如果认为"拥有巨大能力的人"是这些事件背后的主谋,人们在心理上更加乐于接受这一事实。有一项研究表明,人们对于寻找答案这事非常"上瘾"。
   以造成58人死亡,美国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2017年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为例。事件发生后,各路小道消息不胫而走:有人说是穆斯林恐怖主义分子干的,有人说是左翼暴力组织Antifa所为,还有人说这起枪击案是"光照派"某种血腥献祭仪式的一部分。辟谣网站Snope为此列出了长长的一串已经被证实为谣言的谣言。"人们不愿接受极端暴力事件往往是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突然发生这一事实,有些人更愿意接受这是由拥有巨大能力的人精心组织的阴谋,"雷万多斯基表示。
   家庭教育在个人世界观塑造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即将刊登在《个性及个体差异》(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杂志2018年4月号上的一篇论文表明,在松散的家庭结构中长大,与父母一方或双方关系淡漠的人往往更易于支持阴谋论。
   "与其他人相比,这些人往往会夸大威胁,"道格拉斯说。这部分是由于他们把夸大全球威胁作为一种应对机制。"这能帮助人们解释自己的焦虑感并为其找到理由。"这种自找借口的应对方法是否奏效尚不清楚,但至少现有证据表明,它不会消除人们的焦虑感,甚至会让人们感到更大的失控感。事实上,阴谋论会让人们感到更加不确定、更加无助,无所适从。然而人们一旦进入这些负面状态,反而会继续相信阴谋论。
   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选择相信阴谋论的原因,哪怕它可能会造成危险后果,同时听上去非常荒唐甚至可笑。
   阴谋论人群不愿参与政治,因此也不太会参加投票。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不愿减少其碳足迹,或者支持承诺削减碳排放的政治家。同时,反疫苗者往往成为疾病传染的帮凶,从而危害少年儿童和免疫力低下者的身体健康,甚至导致他们的死亡。雷万多斯基表示,在当下这个真假信息良莠不齐,真相难以分辨的年代,这是一个真实的威胁。
   以事实说服人们绝非易事。让科学家们感到头疼的是,即便摆出准确的事实来打击阴谋论,其效果往往也不如人意,甚至反而会让人们对阴谋论更加深信不疑。雷万多斯基发现,一个人越相信阴谋论,他就越不会把科学事实当回事。他们会认为,那些急着和他们争论的人反而是阴谋论的参与者。"这意味着,所有用于打击阴谋论的证据最后都会被他们重新解释为支持阴谋论的证据。"此外他还发现,否认科学事实的往往是阴谋论者自己。
   阴谋论的流行反映了我们身处于一个分裂社会的现实。一项研究通过分析阴谋论在网络上的流行规律发现,阅读科学新闻的人群和阅读阴谋论文章或假新闻的人群之间没有交集。"我们身处的是一个分裂的社会,"贝尔法斯特皇后大学物理学家大卫·格里姆(David Grimes)表示。在写作科技文章时,他常常被阴谋论所困扰,于是开发了一种算法用来展现长期保守重大秘密有多难。算法表明,掩盖真相的过程涉及的人数越多,真相就败露得越快。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我们在政策或道德角度做出的决策会影响到每一个人。如果我们无法就理应毫无争议的基础科学达成共识,我们就永远无法做出正确决策,"格里姆表示。
   尽管并不存在一个唯一的答案,但是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就阴谋论背后的心理学现象展开研究。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一个人的人生哲学往往受到其个人信仰的影响。例如,雷万多斯基发现,最坚决反对气候变化学说的人群都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信徒。通过道格拉斯和他人的研究我们发现,有许多因素会促使人们相信那些没有证据的论点。格里姆表示,我们应当意识到,人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寻找规律"。"事实在于,我们生活在一个随机化的宇宙里,人人都想试图寻找一个规律,但实际上并没有这种规律,没有现成的线,我们只是把各种点连起来而已,"格里姆说。
   科技在创造了各种小圈子的同时,也提供了克服这些现象的手段。挪威开展的一项前沿实验中,对受试者进行测验,使其在完全理解了阅读文章后再进行评论。雷万多斯基表示,这使得人们在发布随机性观点前能够冷静下来,同时也不会阻止人们发出声音。
   另一个策略是:教育人们更好地了解可信信源,同时要求公众人物在散布虚假信息时对其负责。已经有几个辟谣网站和媒体人士开始了这方面的努力,但其努力并不一定见效。格里姆发现,对一件事物坚信不疑的人往往很难改变自己的观点,而那些半信半疑的人则会在证据面前改变主张。因此,如果我们提供了基于事实的确凿证据,就能说服很多阴谋论者。
   最后,我们应当认真检查自己在社交媒体上转发分享的文章,人们往往只注意到耸人听闻的标题,而对文章内容毫不留意。
   "现在只需轻触屏幕就能饱览来自全世界的信息,但是人们却整天热衷于虚构的不实消息,"格里姆说。这正是虚假信息和阴谋论依旧延绵不绝广泛传播的原因。
   对于所读到和听到的事物,我们不能贸然相信。如果有些事情听起来特别或者像编造痕迹的事物,那很有可能它们本来就是。如果你清楚了解现在流行的种种阴谋论,你就已经站在反击阴谋论、阻止其进一步扩散传播的前沿了。
   
   谢选骏指出:阴谋论、假新闻、网络谣言为何能深入人心?因为它们满足了人们的心理需求。从这个意义说,假新闻是一种预言,因此能够引导人心、创造历史。上文忽略了创造历史与追求真实之间对称关系,可以说是一面之词,坚持下去就是愚不可及了。
(2019/08/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