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谢选骏文集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谢选骏: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官媒:罗冠聪出生深圳 家境普通 成绩糟糕 靠啥读耶鲁》(环球人物网 2019-08-16)报道:
   
   “傻仔去罢课,我先去上课。”


   脚底一抹油,煽动香港学生罢课示威的“港独”份子罗冠聪,一扭头飞到美国,快快乐乐地开启了他的耶鲁学习生活。
   作为全香港搞暴力传销的塔尖人物,“90后”的罗冠聪早已劣迹斑斑:
   2014年“非法占中”时,他焚烧国务院文件表现猖獗;2016年当选最年轻立法会议员,却在就职时私自篡改宣誓词,接着又因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被抓;在这次大规模乱港行动中,他更被曝与美国驻港澳领馆密谋,策划发动“九月罢课”……
   一系列兴风作浪的丑陋表演之后,他成功煽动了一群无知“废青”们,将其视为够勇、够猛、够大胆且真正为“香港民主”打拼的“斗士”。
   而如今“斗士”提前跑路,去自保?去邀功?还是到了坐收渔人利的时候?他的出走,也让很多盲目追随他的“信徒”傻了眼——难道小弟们用身陷囹圄换来的,只不过是人家一个出国留学读名校的筹码?
   
   
   “港独”头目罗冠聪跑了
   罗冠聪的这一手操作实在太“骚”了——煽动香港学生搞“九月罢课”,自己却悄咪咪飞到美国读书去了。
   美国时间8月14日晚,他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自己已经到了纽约,准备前往耶鲁大学进修。
   
   大家怎么也想不通,从香港飞美国大概需要15个小时,而最近香港机场都被暴徒搞瘫痪了,那罗冠聪究竟用什么方法可以“突围”上飞机呢?抑或他早在示威者瘫痪机场之前已经飞走了?
   这事越琢磨越觉得讽刺。
   香港网友纷纷开启吐槽模式:
   “他就是利用你们(示威者)的血和汗做踏板出国快活进修!”
   “祸乱完香港去美国主子那里邀功封赏了。”
   “他要去耶鲁,你要进大牢,你在为他的学位而战。”
   
   还有网友跑到其社交媒体下留言:“你所在的团体不是号召罢课吗?怎么快开学了直接跑去耶鲁?怎么不在耶鲁罢课?跟着你的‘兄弟’怎么算?”
   尽管“跑路”遭到网友群嘲,但不得不承认,此前,罗冠聪为了去美国读书搞乱香港,那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今年5月,他和李柱铭(“祸港四人帮”之一)等人带队去美国,请求美国干预香港修例,并于5月14日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发表了煽动性极强的演讲。
   
   NED是干嘛的?那可是专门给各国“搞事组织”提供“帮助”的!
   近年来,在香港爆发的大规模示威中,NED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该基金会曾信誓旦旦地否认自己插手香港事务,但随即就被“维基解密”打脸。
   
   维基解密:美国国务院、NED资助了香港“占中”游行。
   果不其然,在罗冠聪等人向美国“诉苦”后,回到香港不到一个月,就爆发了以反修例为名、实则搞乱香港、牵制中国的暴力活动。
   8月6日,有市民拍到“香港众志”头目黄之锋、罗冠聪等人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朱莉·埃德会面。第二天,黄之锋在被追问下承认,曾与美国驻港领事交流,内容包括企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还有要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装备等。
   而现在,虽然人已经到了美国,但罗冠聪想在香港继续“搞事”的心可没死。
   他在前两天发的帖文中表示,自己将继续“展开很多工作”,最后还不忘鼓动大家继续游行,“8月18号‘民阵游行’,记得要参加”,甚至大言不惭煽动香港人“抗争到底”……
   作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的头目,罗冠聪显然已经尝到了“甜头”,因此,他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港独”人设。
   
   成绩不如意,不如来“搞事”
   在树起“港独”人设之前,罗冠聪其实也只是个普通青年。
   1993年,他出生在深圳的一个普通家庭,祖籍在广东省汕尾,6岁时才和家人离开内地到香港生活。
   中学时期,罗冠聪就读于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黄楚标中学。跟所有的中学生没什么两样,他喜欢看书、看漫画、打游戏、踢足球,而且这些兴趣都发展得不错——
   他是中学里校足球队的成员,曾经获得离岛区区制冠军;也曾活跃于电竞界,尤其喜欢玩英雄联盟,绰号为“电竞聪”的他从2012年起担任电子竞技评述员,还曾主持网上电竞直播。
   读中学五年级的时候,罗冠聪加入了学校辩论队,自此开始对时政产生兴趣。
   命运的转折发生在参加完香港高级程度会考之后。
   罗冠聪的成绩不如意,没能进入心仪的大学。无奈之下,他选读了岭南大学小区学院副学士课程,努力了一年之后才又被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录取。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罗冠聪的心态就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之后,他加入学联,将自己的精力逐渐投入到“搞事”中去。
   2014年,他接连搞了几件大事,让他“一举成名”——
   当年6月11日,随学联前往香港中联办门前示威,焚烧国务院发表的《一国两制白皮书》;
   7月1日,随学联在遮打花园进行“占中预演”;
   9月,到中大百万大道及添马公园主持学界大罢课……
   这还没完!
   9月26日,罗冠聪和黄之锋、周永康三人发起所谓“重夺”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广场行动,带领示威人士非法冲击警察防线,攀越并摧毁广场围栏,引发多次肢体冲突,导致大规模骚乱事件。
   
   2014年,百多名罢课学生冲进香港政府总部外广场。
   当天,罗、黄、周三人被捕。之后,法院裁定三人犯“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罪”和“参与非法集会罪”,并于2016年8月15日分别以120小时、80小时社会服务令及监禁缓刑。
   香港律政司认为这个刑罚过轻,因此提出刑期复核,改判黄之锋入狱半年、罗冠聪入狱8个月、周永康入狱7个月。
   
   但是最终,终审法院并没有同意,还是维持了原判。罗冠聪三人听到判决结果后,露出笑意。
   可以说,罗冠聪那一次“搞事”是风险小、回报大,打响“名声”之后,他就尝到“甜头”了——
   2015年3月23日,他当选香港“学联”秘书长;
   2016年4月10日,他与黄之锋、周庭等人创立“港独”组织“香港众志”;
   同年,他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当选,以23岁之龄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
   如果这么看,那几年他可真是“春风得意”。
   不过,有人无脑支持他“上位搞事”,也有人看穿了他背后的“小算盘”。除了创立“香港众志”,他的其他两次当选都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不少人质疑他当选“学联”秘书长,反对他的人甚至讥笑他为“罗三七”(因为他是获得了37票当选的),其后,多所院校退出“学联”,现如今,香港“学联”名存实亡。
   而在当选香港立法会议员后,罗冠聪又搞出宣誓闹剧。在宣读就职宣誓词时,他趁机冒出支持香港‘独立’的主张,随后被取消议员资格。
   不过说到底,罗冠聪并不在乎这些,他最终的目的其实是搞乱香港,以此向美国换取自己的利益。
   
   “闹而优则留学”,他远不是第一人
   无独有偶,早在罗冠聪之前,折腾出一堆烂摊子后抽身留学,早已经成为众多“港独”分子提前给自己备下的退路。
   香港“学联”前秘书长、激进“港独”分子周永康,经常穿着印有港英旗帜的T恤,以表示对港英时期的怀念。
   2014年,周永康组织参与“非法占中”,两年后成功申请到伦敦政经学院社会学研究生的名额,之后又去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此一去不复返。
   出生于1991年的梁天琦,曾就读于香港大学哲学系,是香港团体“本土民主前线”的发言人,主张推动香港独立运动,并提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2016年4月,梁天琦借赴印度参加“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的机会,曾与“藏独”分子达赖喇嘛会面两个小时。
   1993年出生的黄台仰更是流窜于各地大搞分裂的多面手。
   2016年9月,黄台仰赴比利时参加“西藏人权会议”,随后又在伦敦出席讲座,宣扬“港独”。1个月后,他又赴台湾出席论坛,与当地“台独”分子勾结宣扬独立。
   2016年底,梁天崎、黄台仰接受NED资助,分别赴美国哈佛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深造。
   可以看出,“闹而优则留学”已经是这些青年“港独”们的惯用套路。他们个个都是摇尾乞怜的高手,一面煽动学生罢课罢市,一面以此为砝码拿奖学金、读名校,踩着无数受蛊惑学生的肩膀成为所谓的“人上人”。
   再反观那些正在参与罢课、罢市、游行、暴动的学生们,流血、坐牢、前途尽毁的是你们,而出国读书走上人生巅峰的是他们,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不觉得讽刺又悲哀吗?
   
   正如人民日报微博评论所说:年轻人,莫再受蛊惑!他游学,你游行;他抽身而退乐陶陶,你鬼迷心窍当炮灰。谁赢谁输,一看便知。年轻人,该清醒了!乱港分子把你们当工具,请擦亮眼睛,认清面目,莫再随之起舞,不再供其驱使。止暴制乱、守护香港,才是真正对自己负责。
   希望乱港暴徒们早日认清现实,回头是岸!
   
   谢选骏指出: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对了!因为几百万人的香港,闹了半天提款救港,才提出了几百万港币——香港人一个就只一块港币不到,眼见得香港人底子里还是一毛不拔的废垃,比大陆人好不到哪里去。免费革命可以,花钱抗争不干,还是烂命一条,真没有出息。难怪“官媒”把香港人看扁了,官都这样说了,还有错吗?如果不服,专政伺候!或者,投奔另外一个的官府。没有民是可以的,没有官是不行。因为如果没有了民,官官就不再相护了,而会互相吞噬欺压,把对方压迫变成了民。

此文于2019年08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