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港督就是共产党]
谢选骏文集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督就是共产党

谢选骏:港督就是共产党
   
   《英国人用心险恶!临走前竟在香港埋下这么多“雷”!》(环球网 2019-08-15)报道:
   
   英国曾因殖民地遍布世界各地而得名“日不落帝国”。在“日落”之后,它亲手制造了不少黑暗。

   
   英国和美国是盟友,在香港问题上也可以说是一致行动人。
   
   2019年8月9日,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就香港局势与林郑月娥通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迅速回应称:今天的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早已不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对香港一无主权,二无治权,三无监督权。
   
   此前,华春莹也质问过英国政客:“在英国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期间,香港市民有上街游行的自由吗?”外交部另一位发言人耿爽严正指出:“在英国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期间,香港毫无民主可言,港人就连上街游行的权利都没有。恰恰是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切实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保障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和自由。”
   
   只要港督愿意,他就是一个独裁者
   
   “学界一般认为,港英时期的香港,香港本地人‘有自由无民主’。”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张俊义告诉《环球人物》记者,香港总督掌握绝对权力,港督下设行政局和立法局,港督兼任两局主席,掌握行政和立法大权。“行政局名义上是香港政府的决策机构,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咨询机构,港督在需要的时候向行政局咨询,在不需要或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可以免去咨询。行政局的议员全部由港督委任。”
   
   立法局也是同样情况。除了港督是当然主席以外,布政司、财政司和律政司是3名当然议员,其他议员全部为港督委任。立法局的主要职能是向港督提供有关立法的参考意见,并根据港督的要求通过法律,其实只是港督的一个橡皮图章。英国学者迈乐文指出:“港督的法定权力达到这样的程度:如果他愿意行使自己的全部权力的话,他可以使自己成为一个小小的独裁者。”由此可见,港督治下的香港,根本没有选举可言。
   
   而且,立法局一向为英国人垄断。直到1880年立法局里才有了一个华人议员——伍廷芳。
   
   但他在立法局内并没有起什么作用。港督轩尼诗说:“伍廷芳在立法局里等于零。”直到1926年,行政局才出现了第一名华人议员。
   
   港英当局还实行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政策。“华人和欧洲人的居住地是有明确划分的,好的地段都留给欧洲人,华人是不可能居住的。”张俊义说。港英当局的公园章程里,第三条规定:“中国技工和劳工不准在公园内穿行。”第四条规定:“轿子和轿夫不得进入公园。”法院对英国人百般包庇,而对华人实行严刑峻法。1877年,香港按察司斯梅尔说:“在我来到本殖民地以后头几年中,香港一地判处死刑的人数等于全英格兰死刑人数的一半。”
   
   “但是,英国人掌握了香港的话语体系。他们编写的香港史著作都是一个逻辑:香港发展得这么好,完全是英国的功劳,完全不提任何镇压、歧视。这个‘传统’延续到现在。前几年,我和香港学者准备合作编写一本香港历史方面的书,我认为应该按照中国历史的脉络,在中国历史的框架下写香港史。结果这位香港学者的反应竟然是:‘这在香港行不通!’他还是一位比较亲中的学者!结果事情就没有办成,可见英国人制造的那套话语体系至今还在深深捆绑着香港人。”张俊义说。
   
   
   
   末代港督彭定康,对香港制度大改特改
   
   “第一个例子:香港的立法局,有史以来就不是民选的。由于它一直是由港督所指派,所以才叫‘局’,意即它是行政结构的一部分。但是在1995年,港英政府破天荒地产生了一个民选的‘立法会’。其目的,由今日回首观之,就是英国人在临走之前,要制造一个英文里说的‘期望高涨、无法满足的革命’。在2016年香港立法会惊爆宣誓闹剧,部分新当选议员企图涂改就职宣誓的誓词。另外还有人趁机冒出支持香港‘独立’的主张。凡此种种,俱是证明了英国人临行前蓄意在香港制造‘期望高涨、无法满足的革命’,的确见效了。”
   
   “第二个例子:有两个在港英时代维持香港治安很关键的重要法规,被英国人在临行前贸然取消了。一个是‘公安条例’,另一个是‘社团条例’。在‘公安条例’没有取消的时期,如有人群要上街示威游行,非得先向香港警察申请并取得许可之执照不可。如警察不批准,游行就是非法,警察立刻可以抓人。在‘公安条例’取消以后的香港,示威游行的人群,只需要在上街游行的同时向警察通知一声就够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动不动就有示威游行发生。在以前的‘社团条例’之下,港督对于任何香港社团,只要他怀疑有里通外国的情形,立刻可以宣布这个社团为非法组织,并吊销它的执照,其中包括接受国外的捐款。今日回头来看,英国人将这两个法律取消,其用心凶狠恶劣,实无以复加。”
   
   港英时期另一个重要机构是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它们沿袭了英国的传统,属于判例法系,法官的判决在司法过程中起决定作用。这与中国内地实行的大陆法系截然不同。法官的任免也沿袭了英国的终身制,一旦港督任命,除非死亡或主动退休,法官可以终身任职。在港英时期,任命的法官绝大多数为英国国籍。这一问题遗留至今。2016年产生的新一届香港终审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任命中,17名大法官中仅有两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国籍或双重国籍。不少人认为,他们的判例具有强烈的倾向性。今年7月14日,暴徒杜启华把一名警察的一截手指生生咬断,结果两天后,法官就以1万元保释金、不准涉足新城广场为条件,同意了杜启华的保释请求。司法界对暴徒的轻判,对警务人员权利的漠视,也对暴行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环环上周刚写过,做香港警察到底有多难,你根本想象不到……点这里复习)
   
   张俊义还提到一点:“英国在撤退前培育了一批信奉西方价值观的公务员队伍,特别是亲英的高级公务员。被称为‘乱港四人帮’之一的陈方安生就是一个典型(其他三人为黎智英、李柱铭、陈日君)。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香港一些人从心底里认可西方价值观,不认可中国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陈方安生正是彭定康一手提拔的,1993年11月,彭定康让她接替霍德,成为首位华人布政司(回归后改称政务司司长)。
   
   香港回归中国之后,英国人还在时刻惦记这块土地。英国学者罗思义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英国政府罔顾香港回归的事实,频频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挑衅中国政府。“就在2019年7月,时任英国外交大臣亨特发表声明,完全歪曲了中国和英国之间的协议。将香港归还给中国,从定义上说,是将主权移交给中国,因此香港的事务就是中国国内的事。相反,亨特试图声称英国在香港保留了一些权利。英国外交部发言人也称:‘我们是联合声明的共同签署人;通过监测其执行情况,我们正在按照我们的承诺负责任地行事,而不是干涉……’”英国人口中的“监测”还“落实”到了书面上。1997年7月,英国政府开始发布第一期《香港问题半年报告》。到2019年3月底,已经发布到第四十四期。
   
   正如英国学者马丁·雅克所说,香港的繁荣不是因为英国。“仅仅是因为它走运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很多原本只能香港做的事,北京、上海、深圳全部都能做了,香港不再具有唯一性,‘唯一通道’的红利就消失了。”“自1997年以来,中国内地每年GDP的增长率从来没有低于过6%。为什么香港经济不能同步增长?其原因是‘一国两制’的实施情况,太过强调‘两制’,所以香港仍继续它的‘自由’经济体制,没有内地的‘宏观调控’。我们的结论是,香港实行的‘一国两制’中‘一国’的成分不够。这正是与‘港独’人士的直觉相反的结论。”
   
   蒙巴顿方案,让繁华城市变成人间地狱
   
   就在中国香港上演“港独”闹剧时,南亚次大陆也发生着不愉快的事。这也是英国殖民者埋下的“祸根”。
   
   8月5日,印度政府宣布废除当前宪法第370条,取消宪法赋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地位。邻国巴基斯坦的外交官侯赛因在《国民报》发表评论称,莫迪政府的目的是鼓励更多非克什米尔人进入该地区,改变印控克什米尔人口结构,从而加强印度政府对该地区的控制。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称,印度宪法第370条是折中安排,承认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与印度其他地方的历史和文化差异。废掉这项安排,将给该地区带来动荡,引发暴力。
   
   这两条预测都得到了验证。在印度,一则号召印度人去印控克什米尔购买土地的短信迅速走红;在巴基斯坦,上百名示威者在巴控克什米尔地区高举黑色旗帜,烧毁汽车轮胎,高呼“打倒印度”的口号。首都伊斯兰堡与商业中心卡拉奇也连续两日爆发大规模的反印示威。
   
   2019年8月6日,印度宣布取消印控克什米尔的自治地位后,孟加拉国穆斯林在首都达卡集会抗议。
   
   印度和巴基斯坦在1947年8月15日以前,都是英属印度殖民地。征服印度后,英国人一直利用印度社会存在的种姓、教派矛盾,极力挑拨离间各阶层、各社会集团的关系,以强化自身作用,维护殖民统治。正如马克思在《印度军队的起义》中写道:“总合起来构成那个叫做印度的地理上的统一体的不同种族、部落、种姓、教派和国家彼此之间互相仇视——这种仇视一直是英国赖以维持其统治的基础。”当时,印度社会存在三角矛盾:国大党同英国人的矛盾、穆斯林联盟同英国人的矛盾、国大党同穆斯林联盟之间的矛盾。
   
   “二战期间,为了调动印度巨大的人力物力资源投入反法西斯战争,英国政府曾许诺战后把政权移交给独立的印度政府。战争结束后,尼赫鲁领导的国大党要求实现印度的独立和统一,以真纳为代表的穆斯林联盟则要求建立一个分离的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
   
   与香港的情况一样,英国在印度实行总督专制统治。1947年3月,蒙巴顿接任印度总督后,同印度各政党领导人谈判,深感局势危急。5月底他回了一趟伦敦,6月2日又马不停蹄地回到印度,第二天就发布了《蒙巴顿方案》。据此方案,印度分为印度教徒为主体的印度斯坦和伊斯兰教徒为主体的巴基斯坦两个自治领,英国分别向两者移交政权。国大党和穆斯林联盟都勉强接受了这个方案。1947年8月14日,巴基斯坦自治领成立;8月15日,印度自治领成立。
   
   印巴分治后的几年中,700多万穆斯林背井离乡,从印度迁往巴基斯坦;许多印度教徒也从巴基斯坦逃往印度。其间发生了大量摩擦和冲突。这加剧了两大宗教之间的矛盾和仇恨。目睹了1947年印巴分治时流血冲突的法尔阿纳皮莱教授对当时的情景描写道:“旁遮普、西北边省和信德经历了人类文明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恐怖。人们有时被迫真正名副其实地吃自己亲人的肉,喝自己亲人的血。阿姆利则和德腊—伊斯迈耳汗的整个市区都被彻底夷平。1947年8月开始了恐怖世界。拉合尔变成了一座死城。从1947年8月12日起,这座居住着和平的居民,拥有20所高等学校和几十所中、小学,拥有许多宫殿和公园,拥有工业企业和手工业者街区的印度最繁荣的城市,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墓地和恐怖与死亡的世界。人们的活动和与外界的联系像魔术一般突然停止了。有一段时间,火车站变成了战场,那里的伊斯兰教徒职员杀死了他们的印度教徒和锡克教徒伙伴,那里的锡克教徒和印度教徒居民与想杀他们的伊斯兰教徒流氓展开了搏斗,那里的俾路支团的士兵和多哥尔团的士兵互相射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