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谢选骏: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网文《日本侵华百年的历史反思》(唐德刚)报道:
   
   “日本侵华百年的历史反思”是个很深很大,既有历史也有哲学,既有激情也有理智的大题目。

   我个人学识有限,面对着这个大题目,实在是诚惶诚恐,在诸位专家之前,讲起来,难免班门弄斧。
   但是我还是斗胆接受大会的指派,来担任这项主题的报告人,最大原因便是从职业观点来说,这题目对我还不算太陌生。
   我个人在海外教了将近半个世纪的书。最后二十年在纽约(专题)市立大学教的几乎全是亚洲史。
   二十年中的十二年还担任了亚洲学系的系主任。
   每天都和亚学师生为着亚洲课程打交道,而近百年的亚洲史是和日本侵华史分不开的。
   所以我说这题目对我并不太陌生。
   诸位知道,纽约市立大学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复杂的一所大学。我们有二十多万学生,一万多老师。
   他们日常所说的语言,校方正式统计就有五十七种。而这些不同族裔都是各爱其族的。
   所以平日在教室中,在会场里,发言稍失平衡,不能服众,就会惹起轩然大波。
   因此,作为这样一个学系的主持人,开出有关“日本侵华”这一类血淋淋的课目而要不同族裔的师生──当然包括日裔──都能点头称是、心悦诚服,那就不能夹带单方的民族情感,而要全凭深入的学理与客观的史实说话了。
   三句不离本行,我今天也想先从学理谈起。
   东方的民族国家,西式的封建社会
   从人类学来看,日本这个大和民族原是蒙古种优秀的一支。
   而蒙古种的文化策源地──那也是旧世界人类文明四大策源地之一──原在黄河中游两岸的黄土高原之上。
   这个文化中心通过夏商周三代以至秦汉两朝,形成一个文化大雪球,向四方滚动,越滚越大,把蒙古种里面的无数部落都滚在一起,成为一个东方文化整体。
   可是,日本大和民族这一支却因为地理关系而孤悬海外。
   等到大陆上的兄弟民族已进入铁器时代,它还停留在石器和铜器时代的边缘,未能完全进入铜器时代。
   直至大陆上铁器时代文明渡海而来,它连铜器时代也不须通过,一下便从石器时代进入铁器时代;受大陆文明影响,便迅速汉化起来。
   所以,在中国隋唐之际(公元七、八世纪),正是日本汉化的最高潮。日本事事物物、典章制度,皆取自大陆。
   可是,海岛与大陆自然环竟毕竟不同。衣食住行诸事物,可以完全模仿,典章制度,就有所不能了。
   例如唐初的府兵制就很明显。这种征兵制度搬到岛国之上,便不适用了。
   岛国用不到如此庞大的国防军,因此,少数维持社会治安的军人就逐渐演变成职业性的“武士”了。
   再如“均田制”,在日本渐变为班田制,口分田,最后形成了封建的庄园制。
   还有唐代特有至清末未废的科举考试,在日本也派不上用场。三岛之上没那么多官位需要更番递补呢!
   而四书五经,毕竟是外语,列为通行的教科书也有困难。
   官吏不能按期任免,日久就会变成封建世袭了。──这便是日本历史最后走上封建制底最简单的解释。
   长话短说,在日本史上,公元八世纪的“奈良时代”还是日本模仿隋唐帝国体制的最高峰。
   到九世纪“平安时代”以后,日本在制度上逐渐走上封建,便撇开大陆影响而自行其是了。
   无巧不成书的是,正当日本走上封建幕府制之日,也正是欧洲封建制滥觞之时。
   前者是撇开中国大陆上隋唐帝国的文官制,而走上它独特的封建制。
   后者则是撇开古罗马帝国的文官制,而走上中古欧洲的封建制。
   二者在封建制度上,有其基本上相通之处。只是日本的封建,比西欧的封建拖得更长就是了。
   所以,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前,它那个东方民族国家,却有个与同时西欧诸国十分类似的“西式封建社会”。
   这就和当时纯东方式的大清帝国大异其趣了──我们是个“宇宙大帝国”,实行的是国家强于社会的中央集权的文官制度。
   因此,当鸦片战争之后,我中日两国被英美两国把大门冲开,被迫向西方国家学习“西化”(也就是初期的“现代化”),双方学习的效果便截然不同了。
   我们这个纯东方式的宇宙大帝国,要改头换面向现代西方学习,谈何容易。
   我们如今已学习了一百五十多年了,到现在还在“一制”、“两制”的不断摸索,不断“转型”。
   日本因为封建社会的基本型态与西欧早期封建社会型态几乎没有区别,在相同的社会基础上,顺水推舟,它学起西化来,就“一拍即合”了。──明治天皇在1868年即位,“废藩置县”;1874年他就开始学习西方帝国主义,向台湾(专题)出兵侵略了。
   换言之,西欧诸国在文艺复兴之后,搞了两百多年才搞出个中产阶级、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来。
   日本一旦学起来,二十年三十年就可迎头赶上去。可是我们中国实行西化,就没那么容易了。
   模仿西方帝国主义,青出于蓝
   日本在近代世界的崛起,是个历史上的奇迹。
   但是这也是人类历史上,必然和偶然交互为用的结果,不是大和民族比其他民族更为优秀。
   我们中华民族在现代化学习上成绩欠佳,也不是我们民族文化本质不好,那也是历史条件的关系。
   再者,我们的华夏文化起于东方文明的策源地,它是有原始性的,长于创造而拙于模仿。
   日本文明是东方文化中的小老弟,做小弟的总归是起于模仿,长于模仿,而拙于创造。
   所以,在日本文化中很难找到世界级的思想家、政治家和宗教家像孔子、释迦牟尼和耶稣这类人物;在现代日本,他们也没有产生孙文、甘地乃至胡适这样的人。
   他们在古代模仿中国,模仿得维妙维肖;在明治维新之后,他们模仿西方帝国主义,也青出于蓝,比西方帝国主义更帝国主义。
   ──在二次大战前,日本与西方帝国主义的关系,始终没有跳出模仿的阶段。
   最近一批日本政客永野茂门等人还在说,二次大战前日本人所搞的“大东亚共荣圈”是领导东亚民族“反帝”,那就是睁着眼,说瞎话了。
   蚕食边疆,强占属国
   (一八七四~一九一四)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既然迅速地向西方国家学会了帝国主义,它也就迅速地加入世界帝国主义行列,做了最后一个帝国主义,或唯一的非白色的、外黄内白的香蕉帝国主义。
   既然做了帝国主义,那当务之急便是寻找殖民地。
   不幸为时已晚,东亚可侵之地北至西伯利亚,南及菲律宾、中南半岛(印度(专题)支那)和南洋群岛,此时早为白色帝国主义占领殆尽。
   剩下的只有中国东南沿海诸省,和琉球、高丽两个属国了。
   因此,它初期向外扩张,就只有蚕食中国边疆和占领中华属国了。
   时间大致是自1874年至1914年,这是日本侵华的第一阶段。
   1974年日本借口台湾土著杀害琉球船民,要武装侵台。
   其实琉球是当时清朝属国,台湾是中国的一府。
   船民被杀事件本与日本风马牛不相及。所以清廷亦派兵来台防守。
   日军侵台虽不得逞,然在交涉之中,清室颟顸,竟承认日军此举为“护侨”,以息事宁人。谁知竟给日人借口来占领琉球。
   五年之后,日本就把琉球并吞了。
   琉球的开化不比日本晚。它自古就是个向中国朝贡的小王国。
   十九世纪中的琉球居民和台湾一样,土著之外便是来自福建和广东的移民(专题)。通用的语文,一直也是汉语汉字。
   吾人读古琉球王国老档案,可以说无一字不识。琉球在民族文化上,实在是和中国血肉相连的一部分。
   这次被日本并吞了,清廷连气也未吭一下,能不令人痛恨?!
   更奇怪的是,二次大战后,琉球恢复自由,由美国托管。
   可是韩战之后美国大力扶植日本,又把琉球让给日本了。
   国共两党政府连气也未吭一下。真是令人不解。
   1879年日本并吞琉球,是日本帝国主义向外发展的第一砲。
   接着日本侵略爪牙便伸向朝鲜(专题)半岛,终于引起中日“甲午之战”(1894~1895)。中国吃了败仗。
   不但属国朝鲜最后被日本并吞了(1910),台湾也被迫割让(1895),使宝岛被日本统治了50年。
   在这50年中,台湾居民之英勇抗暴的故事是说不尽的。听众和读者当然知道的比我更真切,无须我来班门弄斧。
   但是,我可以强调的一点便是日本人当年对殖民地的统治,学的完全是西欧帝国主义的老套套而变本加厉。
   对帝国主义们来说,殖民地只是他们口中的鱼肉。
   殖民地中的人民,只是他们的奴仆而已。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台湾如不光复,再让日本统治一百年,也不会有今日这样自由和繁荣的。
   至此,我们不妨把我们东方古代帝国与属国的关系也稍微交代一下。“属国”并不是“殖民地”。它和宗主国的关系只限于“朝贡”这个仪式。但是这个仪式后的反馈,则包括“政治认可”、“军事保护”和“经济(通商)特权”。其利大矣哉。
   盖当时中国边疆的少数民族之间和各自内部的篡夺杀伐攻战,几无已时。
   化地区混乱为安定,往往以宗主国朝廷一言为定,而朝廷这种决定所谓“交部议”,也不是乱下的。
   其审情度势,是十分慎重的。所以当时宗主国朝廷对各地区属国,在法律上颇像今日海牙的“国际仲裁法庭”;在治安上则近乎今日“联合国”派往各混乱地区(以美军为主力)的保安部队;在经济上和外交礼节上,则像近代英国和它的“五子国”(Five Commonwealths)。
   所以,那时少数民族小邦,如篡弒得国,或居地险远,想做大明或大清属国还申请不到呢!可是把这种东方式的“属国”,化成西方式的“殖民地”,那就惨不忍言了。
   这就是大清属国朝鲜和琉球当时的遭遇。
   日本并吞了这两个大清属国之后,1904年再击败帝俄。
   又自帝俄手里取得我东北两大海港旅顺和大连。十年之后它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山东半岛一仗击败德国,又把我们的胶州湾和青岛抢了过去。──自此自旅大经青岛至基隆,我东南海(专题)岸线便全在日本海军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在这侵华的第一阶段的41年里,日本向白色帝国主义学习,可说是青出于蓝,像模像样!可是到它侵华第二阶段,它就大大地超出西方帝国主义了。
   控制中央,割裂地方
   (一九一五~一九三七)
   到日本侵华的第二阶段里,这个黄色帝国主义就不以蚕食中国边疆为满足了。
   它要进一步控制中国的中央政府,将之变成个日本傀儡政权,从而使整个中国变成日本帝国的殖民地。
   中国比欧洲还要大出百十万方里;人口也是全世界的四分之一。
   日本要把这样的大国一口吞下,实是西方帝国主义梦想也不敢多想的,但是,日本是照做了。
   1915年1月18日,乘欧战方酣,西人无暇东顾之时,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向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以最机密方式提出了“二十一条要求”。
   今天没时间也无必要来细谈二十一条的内容。
   只是我们要知道中国政府如果接受了这二十一条,那中国就变成百分之百的日本殖民地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