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谢选骏文集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谢选骏: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网文《1862年的上海 彻底颠覆了日本人的中国观》(2019-8-11 陈忠海)报道:
   
   日本在近代世界的崛起,是个历史上的奇迹。

   
   在日本人心中,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底蕴深厚、物产丰博、国力强盛的泱泱大国。
   
   直到1862年,日本商船“千岁丸”飘扬过海停靠上海港,日本人的中国观念才发生了大逆转……
   日本对中国的防范心理一直很强,宋朝以后的大多数时期,都摆出“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在日本人心中,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底蕴深厚、物产丰博、国力强盛的泱泱大国。
   直到鸦片战争,大清国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下输掉了尊严……对此,日本人感到十分震惊,但是也并不清楚中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舰队驶入江户湾浦贺海面,从此敲开日本国门。
   当时的日本人反射弧似乎有点长,直到1862年,他们才意识到:似乎应该到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中国走一走,也许能给自己找条出路。
   于是,日本商船“千岁丸”飘扬过海,来到了中国。
   日本的“闭关锁国”特别狠
   明治维新前,日本在“闭关锁国”的路上越走越远——从1633年到1639年,德川幕府连颁5道“锁国令”,把小小的日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了起来。
   从形式上看,日本的闭关锁国与中国有许多相同之处:比如禁止基督教传播、限制与西方国家的贸易往来、指定某一港口作为与外国人通商的唯一口岸(如中国广州和日本长崎)。
   但是,与清政府相比,日本的“闭关锁国”政策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种环境下,日本人了解中国,只剩下“唐风说书”等少数渠道。
   还有更绝的,幕府规定:如果荷兰商人与日本女子私下来往,一旦有了孩子,一经发现,不光是大人、就连孩子也要立即处死。
   这种事,一般国家人还真干不出来。
   ▲ 注:“风说书”是德川幕府搜集外部情报的一种方式,由专门设立的“风说役”负责,该机构就设在长崎。
   外国商船从入港开始,他们就负责制作有关报告,内容主要来自外国商人的口述,整理成文后上报。涉及中国情况的报告称为“唐风说书”。
   “千岁丸”:驶向中国第一船
   200多年的锁国政策使日本对中国状况几近一无所知。
   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舰队驶入江户湾浦贺海面,从此敲开日本国门。
   之后,日本相继与美、英、俄、荷、法等国签订了通商条约。
   但是,日本与隔海相望的中国之间既无条约,也无外交关系。这不仅影响到双方的政治交往,也制约着双方的经贸往来。
   国门打开后,日本不得不与欧美国家打交道。由于缺少经验,幕府希望从中国身上学习有关知识:
   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是什么样?正在兴起的太平天国运动会如何发展?欧美列强在中国究竟有多大的势力?
   日本迫切需要知道答案。
   这时,德川幕府意识到,必须与中国建立经济和外交关系,这既是抗衡欧美国家的政治需要,也是发展本国经济的需要。
   于是,幕府决心组团访华。
   然而,去中国需要排水量较大的桅船,日本没有,只得花34000银元向英国商人购买了一条商船,改名为“千岁丸”。
   1862年5月27日,这艘商船载着由官员、翻译、藩士、商人和学者组成的51人使团从长崎出海了。
   初见上海: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6天后的凌晨时分,阴雨霏霏、天色阴沉,“千岁丸”抵达长江入海口。
   与狭小仄促的岛国日本完全不同,中国的河流异常开阔,长江入海口更为壮观,第一次目睹此情此景的日本使团成员们惊呆了。
   “北岸则烟雨茫茫,不可望及。……其江流之大,实足惊人。”(名仓予何人,《官船千岁丸海外日录》)
   6月3日,“千岁丸”驶入黄浦江,在汽船拖曳下进入上海港,停靠在荷兰驻沪领事馆附近的江岸。
   使团成员高杉晋作在《航海日录》中记述着当日的景象:
   “午前,我们的船慢慢地来到了中国第一繁华的海港——上海港。数以千计的欧洲商船和军舰停泊在这里,仿佛填满了江面。
   陆地上耸立着数不尽的各国商馆,建筑宏伟庄严。我简直无法用纸笔描述这样惊人的画面。”
   这图景何等繁荣昌盛!怎不叫几百年偏安一隅的莞尔小国来使万分惊艳?!
   然而,好印象并未持续很久。
   第二惊:大清国已腐烂到骨子里
   抵达上海后,使团成员住进荷兰领事馆附近的“宏记馆”旅舍,几位负责外交事务的官员按计划到当地衙门拜访,其他成员在上海溜达——闲逛、购物、接触各个阶层的中国人,以便深入了解中国社会的情况。
   这些成员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因群众蜂拥围观造成“交通拥堵”。
   为啥?这些人梳着日本武士的传统发髻、穿着和服、腰间佩双刀。
   这下轮到上海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随着成员们对上海的了解逐步深入,这个初见光鲜艳丽的港口城市,在他们眼里越来越暗淡。
   走出租界,他们踏入上海老县城,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则是另外一幅画景——叫人目不忍视。据使团成员高杉晋作等人的记述:
   上海市井之间肮脏不堪。小路尤其腌臜,粪便和垃圾堆积,臭气冲天,无人清扫,行人无处下脚。
   出了繁华地区,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芜:杂草丛生、埋没了道路,只有无人下葬的棺材被胡乱扔在那里,纵横交错。
   更凄惨的是不少死者连棺材都没有,用一张草席包裹着死尸,到处乱扔。天气炎热之时,臭气冲天,出市街即为旷野,荒草没路,唯棺椁纵横,或将死尸以草席包裹,四处乱扔。炎暑之时,臭气熏鼻。
   酒店茶肆,与我们日本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太臭。
   每年炎暑时节恶病大行,人民死亡甚多。
   肮脏、破败,鸦片泛滥、妓馆遍布,民风刁滑、为人猥琐、风俗败坏。
   “衰败”“衰弱”“衰微”“衰世”等词汇频频出现在使团成员所撰写的游记里。不仅如此,日本使团先后有3位仆从和炊夫因为饮水不洁而患病身亡,葬在浦东的烂泥渡。
   在“千岁丸”上的日本人心中,大清国就像被西方列强玩坏了的附属品,不能自食其力,只指望他人恩泽。
   他们认为,大清国的乱象,由此可窥得全貌——泱泱华夏已经病入膏肓,烂到了骨子里!
   第三惊:洋人如此霸道!
   怪现象之一:在自己地盘上毫无尊严
   相比上述肮脏破败景象给他们带来的视觉冲击,中国人和洋人在地位上的天壤之别:中国人全都被外国人奴役着,英法人士在路上走,中国人都回避在路旁给这些“洋大人”让路。
   虽然名义上上海是中国地盘,说是英法所属也并无不可。
   使团成员还发现一个怪现象:洋人乘坐人力车,上车一般都不说去哪,而拉车的人也不问,直接拉起车就走。
   这人很纳闷,如此怎么能准确将人拉到目的地呢?
   经过仔细观察才发现:车上的洋人用手杖指挥车夫——每到岔路口车夫都会回头请示,车上的人则用手杖敲打他的额头来指挥方向。
   有一次,一个日本人在城门关闭之后想要出城,法国人看是日本人,就打开城门让他通过。
   这时,一个中国官员乘轿子要进城,不听法国人的制止,硬要往里进,法国人发怒,用手杖连击数下,终于让他退了回去。
   以上这些中国人人格受辱的情形在当时的上海街头十分常见,将这些日本人对天朝的崇敬狠狠震碎。
   怪现象之二:英国人在华收“过桥费”
   大伙都知道,上海海关是清朝最重要的海关之一,自成立以来却一直被英国人掌管。
   据使团成员回忆,当时是这样的情况:
   英国人有42人,清政府官员为99人,共141人。清政府拍一名高官负责管理,而英国人任最高长官,年薪高达6000西洋银元。
   不仅如此,英国人还在上海修桥,收中国老百姓的“过桥费”。
   在距英国领事馆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桥,名为“新大桥”,该古桥老化腐朽、即将倒塌。
   中国人没能力修,英国人便出钱修建了新桥,建成后对该桥进行管理,中国人每次通过都必须交“过桥费”1元。
   呜呼,清国已衰弱到如此地步,令人哀叹!
   怪现象之三:上海到处是外国军队
   使团成员初入吴淞口时,看到两岸炮台“空无一炮”。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黄浦江内港里到处可以看到西方的军舰,在上海城里也四处可见洋人的军队,为维护自身权力,英、法、荷兰等国均有士兵分驻城中各处,甚至上海的城门也有洋人把守。
   甚至,在孔庙门口有持枪的英国士兵站岗——供奉着几千年来备受中国人尊崇的孔夫子的庙宇,居然让英国人占着作兵营!
   日本人的中国观被彻底颠覆!
   “千岁丸”在上海前后停泊共2个月,1862年8月,日本使团成员乘坐“千岁丸”返国。
   一回到日本,使团中的许多成员开始著书立说,将他们在上海2个月来的所见所闻一一记录下来,形成了一批“考察成果”。
   ▲ 注:较为知名的有高杉晋作的《游清五录》,峰洁的《船中日录》、《清国上海见闻录》,日比野辉宽的《赘肬录》、《没鼻语录》,纳富介次郎的《上海杂记》,名仓予何人的《支那见闻录》、《海外日录》,松田屋伴吉的《唐国渡海日记》等。
   这些游记从不同角度详细记述了行团成员们耳闻目睹的上海,并从这个窗口窥视整个中国,为长期孤陋寡闻的日本人提供了新鲜的中国信息。
   一时间,这些作品风糜整个日本,深刻地改变了日本人传统的中国观:
   现在的中国已经千疮百孔——主权沦丧、洋人横行,到处破败不堪,文化也在衰落之中,人民麻木而猥琐,彻底丧失了“华夏宗主”的风采。
   日比野宽辉在离开上海前,曾写过一首诗,形象地表达了这种落差:
   “帆樯林立渺无边,
   终日来去多少船。
   请看街衡人不断,
   红尘四合与云连。
   忆从曾有大沽患,
   市利网收老拂奸。
   休言上海繁华地,
   多少蕃船捆载还。”
   他们开始反思,对中国和西方都有了新的认识。
   如果说,在过去几千年里,日本人一直仰视中国的话,“千岁丸”来华以后,其内心里更多的则是对中国深深的失望和蔑视;
   虽然自己也是受害者,但是见到曾经辉煌繁盛的中华帝国被西方列强践踏到如此地步,向来崇拜强者的日本人开始对西方满怀敬畏之情。
   这些认识上的变化坚定了日本“脱亚入欧”的决心,深刻影响到日本后来的政治选择。
   
   谢选骏指出:上文愚蠢,只字不提“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否则,如何解释文中涉及的种种现象?在我看来,如果不从“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着眼,就无法理解鸦片战争以来发生在中国的种种怪现象,就无法理解华人为何“在自己的土地上”被人如此欺侮奴役,直到今日以及可以预见的未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