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谢选骏: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亚裔男性在美国:“他们对这个群体有多不友好”》(2019-08-07 这才是美国)报道:
   
   “不好意思,不要亚洲人。”(图片来源于:OSCAR WONG VIA GETTY IMAGES)


   李·杜德是一名演员兼制片人。因为是混血儿的原因,他已经习惯了美国种种对于他中国血统的种族歧视,包括在约会时的种种困难。但是有一次受挫的经历还是让他印象深刻。
   那天晚上,他的约会伴侣大部分时间都在他身边,俩个人相处地很不错。互相开玩笑的时候,女孩还夸他的笑容好看。“但一切突然就变了。她问我是不是拉丁裔,我告诉她我不是,一半白人血统,一半中国血统。”
   
   杜德说,“她突然开始疏远我,我们再调情的时候,她说她的感觉变了。”杜德当时直接了当地问他,她的态度反差这么大是不是因为他是亚裔的关系。对方尴尬地否认,但是杜德认为还是有关系。“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菜‘,但他确实因为听到我是亚裔后,态度变化太大了。
   
   杜德的经历对单身亚裔美国人来说是家常便饭。在很多电影和电视节目中,都对亚裔男性抱有成见,认为他们很柔弱。
   美国知名电台主持史蒂夫·哈维(曾主持着一档早间广播节目Steve Harvey Morning Show)去年在节目中抨击亚洲男性,足以见得一部分美国人对这个群体有多不友好。
   
   当时谈到2002年出版的《如何与白人女子约会:亚洲男人的实用指南》一书时,这位主持人狂笑起来。他说道,“这本书只能有一页,‘对不起,你喜欢亚洲人吗?’,‘不,谢谢。’ ”
   
   
   当被问及他本人对亚裔男性什么感觉的时候,他模仿了一个黑人女性——“我甚至都不喜欢中国菜,孩子。”
   
   虽然哈维的玩笑很损,但却反映出一个令人沮丧的现实:虽然亚裔女性在美国是极受欢迎和被迷恋的对象,亚裔男性却很难在约会中被“公平对待”。
   2014年,交友约会软件OkCupid曾做了一项调查,发现亚裔男性在这款应用上的吸引力不如其他族裔男性。哥伦比亚大学所做的一项关于快速约会的研究中也发现,第一次约会之后,亚裔男性最难获得第二次约会。到了2018年,有的人甚至会直接说,“对不起,不要亚洲人。”
   旧金山的心理咨询师治疗师妮可?萧(Nicole Hsiang)经常和第二代和第三代亚裔美国人打交道,在采访中他告诉《赫芬顿邮报》,她的客户时常在约会中怀疑自己不够好。
   她说,“约会中被拒绝有时会带来心理创伤。对很多男性来说,这关乎自己的‘男子气概’。很多在白人居多环境中长大的亚洲男性告诉我,把自己与理想的白人男性相比,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吸引力。”
   什么样的男性才“性感”呢?美国社会中大部分人都认为符合西方标准的欧洲面孔才好看(窄窄的鼻梁、大的不是杏形的眼睛、白的皮肤),很多人并不知道亚洲男人的迷人之处。
   很多人觉得亚裔男性在约会中受挫是外貌原因,殊不知即使是男模也无法在约会中顺风顺水。
   模特兼健身教练凯文·克莱德(Kevin Kreider)是一名美籍韩裔,被一对爱尔兰裔德国人收养。约会软件Tinder上的经历让他感到非常不开心。
   他在采访中表示,“这件事开始伤害到我的自尊。我知道自己长得不错,但是在软件上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我一再降低了我的标准,后来才收到一些人打招呼。我意识到前边有很多白人在‘排队’时,亚裔男性的处境有多糟糕。
   
   (图片来源于:PHOTO COURTESY OF KEVIN KREIDER)
   后来,克赖德就不用这些约会软件了,开始在现实生活中寻找伴侣,接触到了越来越多喜欢他的女孩子。
   他说,“我明白了一件事,你必须接受自己的身份,一个亚洲男性。如果你自己都不悦纳自己,不去爱自己,怎么指望别人来接受呢?”
   “我们总是吸引着现在和我们相似,或者为来我们想想成为的人,如果你一直抱着消极、怨恨的态度,你也只会吸引这类人,然后你也会慢慢变成这样的人。”
   
   在婚恋问题上,美国人一直对亚洲男人抱有偏见。正如《初来乍到》(Fresh Off the Boat)的作者黄颐铭(Eddie Huang)去年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所说,如今的亚裔男性总是带着“掌握技术、天生服从”的书呆子,“千百年之内永远不会有机会抢走你的女孩”,这样那样的标签。
   夏威夷杨百翰大学传播学和媒体研究教授陈昌晃(Chiung Hwang Chen)表示,早在19世纪,亚洲男性就被大多数白人描绘成男性气质不明显的“其他人”。
   1882年,《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of 1882)通过的时候,亚洲移民被白人视为“人类异类”。陈昌晃在1996年的一篇学术论文中写道,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外在形象(他们大多身形瘦长,穿着丝绸外衣),还有一个原因是“淘金热”之后他们大部分从事与服务相关的工作(比如厨师、洗碗工、洗衣工)。
   
   鲍里斯·卡洛夫(Boris Karloff)在1932年的电影《满洲的面具》(the Mask of Fu Manchu)中扮演了带有威胁性的亚裔角色。(图片来源于:ARCHIVE PHOTOS VIA GETTY IMAGES)
   后来的流行文化中,对亚裔男性的“轻蔑”还是在继续。上世纪70年代之前,美国电影中的的亚裔男性角色要不然被描述为“黄祸”,杀死别人,无情地占有白人女性;要不然就是“无害的,有点女性化”的角色。
   22年后,这位教授如今告诉《赫芬顿邮报》,她认为现在美国人眼里亚洲男性的魅力有了提高。现在韩国的音乐和电视剧在全球拉拢了一大批粉丝,很多女性喜欢这个样子的男性,很多男孩子想成为这样的人,总得来说,这是一个好兆头。
   千禧一代可能是在成龙和李连杰的电影中长大的,但这些人带来的影响更多是让美国人着迷于功夫,而不是吸引的女粉丝。但是现在,韩国男明星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亚洲男性这个文化符号。
   心理咨询师萧也建议在约会市场中感到挫败的男性,积极地在美国之外的电影电视中寻找积极的、迷人的、有自己特点的男性角色。(我们推荐梁朝伟2001年的电影《花样年华》)
   
   《花样年华》剧照,图片来源于:GETTY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为了构建你在约会中的自信,我建议亚裔美国人寻找传统西方定义之外的男性魅力,找到自己的男子气概和信心。”
   杜德也表示,不要那么轻易地定义一个男性。
   “虽然现在很多人仍然对亚裔男性存在刻板印象,很多思想在美国文化中根深蒂固,我们仍然需要努力改变,需要更多公开地讨论这些事,需要让别人更了解我们。”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举例来说,如果太平洋战争日本赢了,那么亚洲男人在美洲就会成为抢手货了。这不是奇谈怪论。看看东欧和俄国就知道了,那里混杂了多少蒙古男人的血液。知道为什么“犹太女人生的才是犹太人”?因为犹太男人在集市上吸引不了女人。穆斯林也是如此,所以他们必须通过严刑峻法来帮助自己。其实,中世纪欧洲的男人们也是如此无助的。再想想中国自身的历史,不也是如此?因为,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从动物世界到人类社会,大概莫不如此。
(2019/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