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活捉了一个五毛]
谢选骏文集
·15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捉了一个五毛

   谢选骏:活捉了一个五毛
   
   《兰斌强丨起底:一个自称“杂种”的“香港英雄”真面目》(2019-08-02 神州网 收藏)报道:
   
   今天(31日),台湾《自由时报》发表一篇署名林保华的文章,标题为《香港:我的吊诡人生与家世》,在这篇文章中,林保华自称是“杂种”,并以此为荣,实在是卑鄙、下贱至极!


   林保华是谁?只要关注和熟悉港台政情的朋友对这个人都不会陌生。他是一个老牌鼓吹“五独”,曾生活在中国内地、香港、美国和中国台湾的极端分裂主义者。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次香港骚乱中十分活跃,影响了很多人,更讽刺的是他长期被冠以“香港英雄”。
   
   为了让大家看清林保华这个“杂种”的真面目,现在有必要对他的一些底细予以揭露,从中可以让社会大众更清醒地认识香港这次骚乱背后的真相。
   
   一、从大陆出走的晚清朝廷后裔
   林保华,1938年生于重庆,祖籍为福建厦门,其母亲为满族,其母亲的祖父是清末湖广总督博尔济吉特·瑞澂。1911年10月9日,瑞澂下令清兵围剿当时武汉革命党组织,并杀害了革命党人彭楚潘、刘复基和杨洪胜的人。也正因如此,在瑞澂杀害彭刘杨三位革命党人后的第二天,就爆发了历史上有名的武昌起义,即辛亥革命。当时瑞澂弃城而逃,先逃到上海,再逃到日本。另外,瑞澂的祖父是最早与英国人拟私下签订割让香港的《穿鼻草约》(《南京条约》前身)的琦善。因此,林保华算是晚清朝廷后裔。
   
   林保华出生不久,就随其家人移民印尼,在印尼长大。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1955年林保华回到北京读书,之后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就读,1960年毕业后,分配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任教。
   1976年移居香港,直到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林保华“向英皇宣誓效忠,成为英国海外属土公民”(林保华语)。香港回归前三天,1997年6月28日,林保华离开香港到了美国纽约,后取得美国居留权,2006年,他又离开美国与其来自台湾的妻子杨月清到台湾加入了“中华民国国籍”。
   
   从上面笔者简单的介绍,林保华的家族上辈是出自扎扎实实“独裁统治者”,且是将香港割让给英国的第一人,这一点是他最忌讳的,最不愿意别人提起。从林保华成年后不断移居经历来看,他的每次移居都是在关键时刻,这里面绝非仅仅个人的算计,特别是在生活了美国的近十年后,再移居到台湾,其中更有许多不可告人的原因。
   
   二、反共反华的组织者和煽动者
   林保华在香港生活了21年,主要在当时的《中报》和《信报》从事新闻编辑工作,也在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做过一段时间的助理研究员,这段时间,他以笔名“凌峰”、“艾克思”、“林卫”在媒体上发表了大量反共反华的文章,成了香港的“资深政治评论家”。
   香港回归后,他移居到美国,在反华中文媒体和邪教轮子功媒体上继续对中国党和政府进行大肆攻击,在各种反华媒体担任反共反华的政治评论员,并以此为生,成为海外华人反共反华的政治活动家。
   
   期间,他与其妻杨月清参加并在其中担任要职的以反共反华、分裂祖国为目的的组织,如美国“亚洲民主基金会”、“全侨民民主和平联盟”等,并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陈水扁当局百万美元的资助。
   
   2006年,他与杨月清到台湾定居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2009年,成立了所谓的“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在台湾大张旗鼓地从事反共推“独”活动,当时民进党里许多头面人物都加入了该组织,其中就包括当时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
   
   三、“五独”的积极推动者
   反共反华组织及其分子一定同时也是鼓吹分裂的,他们与各种“独派”势力遥相呼应,沆瀣一气,进行各种形式的反民族、反国家的分裂活动,这已被无数事实证明。同时,他们也是邪教轮子功的支持者。林保华也是如此。
   在美国,林保华积极支持“疆独”、“藏独”、“M独”;在台湾,林保华竭力鼓吹、从事“台独”、“港独”活动。
   
   林保华支持“港独”实际上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也就是香港回归前一段时间,港英政府在英国殖民者离开前,采取各种手段给未来的香港挖坑,使香港在回归中国后造成管治上的麻烦,其中忽然开放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言论自由等权利是最典型的标志。当时,颇受英国人青睐的李柱铭成立“香港民主同盟”(民主党的前身),林保华及其妻杨月清就与李柱铭打得火热,关系颇深,杨月清还曾担任过民主党港岛东区支部副主席。
   
   林保华在美国期间,除了鼓吹反共反华外,在媒体上竭力为“港独”打气,不遗余力煽动香港政治人物和“港独”分子采取行动。
   1999年,林保华在美国安排支持“台独”的反对党“前线”(The Frontier,后前线与民主党合并)召集人刘慧卿与内地出逃人员见面,2003年刘慧卿以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身份到台湾参加“台独”组织举办的研讨会,林保华以“美国亚洲民主基金会”名义到台湾为刘慧卿打气。
   
   2009年,林保华在台湾成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大会当日,公开力推戴耀廷、黄台仰、罗冠聪、黄之峰等人的“港独”言行,并明确表示要在香港年青人中大力扶植像周竖峰、刘子欣这样敢于在游行闹事中冲在前面的激进分子。
   
   2014年违法“占中”期间,李保华可谓出尽风头,最臭名昭著的是,以“港独”、颠覆中国政府为己任的“华人民主书院”在香港的办事处,收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35万美金,指明用于“占中”,而林保华是其中的“导师”。
   
   2016年10月22日,辱华、“港独”分子梁颂恒、游惠祯以及黄台仰受民进党之邀到台湾演讲鼓吹“港独”正是林保华策划的,特别是,在黄台仰因违法“占中”被取保候审期间,林保华之妻杨月清竟再次邀请黄台仰赴台出席一个国际研讨会,之后不到几个月黄台仰就在取保候审期间离奇失踪,最后才公开黄已潜逃至德国。
   
   这次香港骚乱,林保华虽人不在香港,可他一天都没闲着,一方面在港媒台媒以及其脸书上对骚乱“指点”,并以煽动性语言竭力抹黑、诋毁、攻击港府和香港警方,以及中央政府;一方面在台湾组织各种活动支持香港反对派、“港独”及其暴徒的暴乱行动。正是如此,他再次成为“港独”和动乱激进分子的导师和偶像。
   
   从林保华长期以来的一贯言行,他就是一个受美国指使,以搞乱香港、颠覆中国政府、分裂国家的激进分子,他在这次香港骚乱中所扮演的角色与之前“占中”时是一样的。如果这样的人被视作为在从事“民主运动”、被香港反对派和骚乱分子视作“导师”和“英雄”,可见香港这次骚乱是多么的可叹、可悲,更可恨!
   
   今天林保华在《自由时报》的文章中,再次把自己与香港想联系,并在文中用“上天让我成为香港人,上天让我参与香港的民主运动……面对黑警,香港也可能成为我的受难场所”等蛊惑、煽动性语言,可见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末日来临,就像香港这次骚乱一样,终究必将被平息,违法者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最后,再回到本文的标题,关于林保华自称为“杂种”的话题。
   林保华之所以如此自贱,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既有蒙古族的血统,又有汉人的血统,但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他认为自己在中国大陆生活了38年,在香港生活了21年,在美国生活了9年,在台湾生活了13年,是哪里人已经不重要,祖先是谁也不重要,“只要是自由人”。所以,他恬不知耻的说:“骂我‘卖国’,真的所言不虚,而且还是卖国杂种,因为是汉蒙满杂种,搞不好还有其他外国敌对势力血统。”
   一个不认祖宗、“五毒(独)俱全”、将“杂种”称谓引以为荣的人(哪怕是自嘲)竟然被“港独”、“台独”捧为“资深政治家”、“英雄”、“导师”,这究竟是讽刺,还是悲哀?香港搞事的激进愤青们醒醒吧,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谢选骏指出:这个作者兰斌强,以前张冠李戴地攻击伟大的思想家谢选骏的时候,我就指出了他是一个五毛,他还不服气,更加恶毒地把攻击升级。现在好了,他的再次出击确证了他自己的五毛身份。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只顾抹黑,对林保华的一生断章取义,把林保华曾经对于共产党的热爱投奔和衷心奉献完全不提。断章取义虽然比张冠李戴稍有进步,但起色不大。五毛真是轻如鸿毛,就像毛主席一样,即使做了主席,还是一个毛。
(2019/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