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
谢选骏文集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末位优化” 相当于“十一抽杀”
·五眼联盟厉害还是独眼龙厉害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台湾骗子为何面对严刑峻法
·共产党是中国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
·美国谍报人员如何颠覆中华民国——文化战的范例之一
·共产党改名字有用吗
·六四30年,解放军全歼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户籍制度是蒙古人开设的奴役制度
·中国人为何喜欢内斗
·和平转型不及上帝天命
·教宗是怎么堕落的
·人道报纸反人道
·房地产市场就像金鱼和渔夫故事里的大海
·PayPal是个危险的陷阱
·老毕养的毛泽东
·专制国家如何推行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战略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

   谢选骏: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
   
   《间谍技术在今天:你我都在用的这项技术来自冷战》(BBC 2019年8月22日)报道:
   
   莫斯科,1945年8月4日。这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已经结束,美国与前苏联则在各自斟酌双边关系的未来。


   在美国驻苏联大使馆内,一群来自苏联少年先锋队的男孩子们为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带来了一丝暖意。
   这些孩子将一枚巨大的手制美国国徽交给美国大使埃夫里尔·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在这之后,这个礼物有了一个专门的代称——“金唇”(The Thing,编者注:英文直译为“那件东西”,“金唇”为中文世界对此的专门译名)。
   哈里曼的办公室自然会对这个巨大的木制装饰品进行反窃听检测,但里面既没有电线也没有电池,人们当然不会想到,这个东西除了装饰还能做什么。
   哈里曼对这个礼物十分看重,把它挂在了自己办公室的墙上。在接下来的七年时间里,他办公室的私人对话统统都在苏联人的掌控之中。
   哈里曼当时不会想到,这件设备是20世纪真正的原创发明之一。
   这就要提到这件装置的发明人,李昂·特雷门(Leon Theremin,又译莱昂·泰勒明)。
   在这以前,特雷门已经因为发明革命性的同名电子乐器“特雷门”而享誉国际,这种乐器在不被触碰的情况下就可以进行演奏。
   特雷门曾经与妻子拉维尼亚·威廉姆斯(Lavinia Williams)一起生活在美国,1938年回到苏联。威廉姆斯之后声称,特雷门是被绑架的。无论其中原委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特雷门回到苏联后迅即被关进监狱集中营工作,也正是在那里,他被迫设计出“金唇”和其他监听设备。
   最终,美国的无线电运营商偶然发现,美国大使的对话被人经过无线电波传播出去,而这种传播无法预测。他们对大使馆进行扫描,试图发现里面的无线电发射信号,但没有找到明显证据。而真正发现这个设备的秘密又是在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
   真正的监听设备被藏在“金唇”中。这个设备简单却又十分精妙,仅仅是将一根天线连接在一个洞中,以银色振膜覆盖其表面,用作麦克风。里面没有电池,也不需其余设施提供动力。“金唇”不需要这些东西。
   1960年,美国向联合国披露了藏在这个国徽中的秘密。
   这个装置会被苏联在美国大使馆发射的无线电波激活,再用接收到的信号将信息发回。当信号关停时,“金唇”也会沉寂。
   跟特雷门与众不同的乐器一样,“金唇”也是一个巧妙的发明。但一个装置可以把接收到的无线电波作为动力,同时将信息传送回去,这种原理的意义要大得多。
   在现代的经济活动中,射频识别(Radio-Frequency Identification)标签无处不在。
   我的护照上就有一个,我的信用卡也是。在射频识别读卡器附近只要挥一挥卡,我就可以轻松完成支付。
   图书馆里的图书通常也都有标签,包括我写这篇文章时参阅的书。各大航空公司也逐渐开始使用这一技术来追踪旅客行李,零售商也用这种技术来防止偷窃。
   其中一些物体可能会有其他设备提供动力,但大多数物体跟特雷门的“金唇”一样,是由远程接收到的信号提供动力。这种方法成本更低,从而也更有利于销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经有一种射频识别技术的应用出现在同盟国战机上:在战机被雷达照亮时,一个称作转发器的重要工具会将信号发送回雷达,意在说明,“我们跟你是一个战线上的,不要射我”。
   跟条形码一样,射频识别标签也可以用来快速识别一个物体。
   但不同的是,射频识别标签可以自动被扫描。一些标签在数米之外就可以被读取,有些可以批量被扫描,尽管效果可能不会完美。有些标签可以被重新编辑或者重新读取,也可以远程操作让它失效。
   在20世纪70年代,射频识别标签曾被用来监控跟踪铁路车厢和奶牛。
   21世纪初期,特易购(Tesco,又译乐购)、沃尔玛以及美国国防部等大型机构开始要求他们的供应商标记供应托盘。照这个趋势下去,未来恐怕所有事物都会应用射频识别标签。
   一些热衷于此的人甚至将这种标签植入自己体内,从此他们只需招一下手,便可以完成锁门、刷地铁票等任务。
   1999年来自快消品公司宝洁(Procter and Gamble)的凯文·阿什顿(Kevin Ashton)用心创造出一个与这有关的概念。他说,射频识别可以带领我们进入“物联网”(IOT)时代。
   但伴随大众的注意力被光鲜亮丽的消费品转移,射频识别的热潮也逐渐褪去。2007年智能手机开始上市,之后智能手表、智能恒温器、智能音响甚至智能汽车逐渐进入市场。这些设备都技术含量很高,可以处理多种任务,但同时也都售价不菲,且耗电很快。
   今天,当我们围绕物联网展开辩论的时候,我们通常不是在谈论射频识别技术,而是在讨论这些设备。我们生活的世界高度复杂,你的烤面包机可以凭空与冰箱对话,远程操作的性玩具可以揭示许多人认为比较私人的行为习惯。
   或许我们不应该大惊小怪,在社会学家肖沙娜·朱伯夫(Shoshana Zuboff)称作“监控资本主义”的这个年代,侵犯隐私已经是一个常见的商业模式。
   但在这种热潮与忧虑中,射频识别低调地继续投入使用。我认为未来它的前景会更加光明。
   阿什顿的物联网理论十分简单。他认为,如果计算机想要理解我们实际生活的世界而不仅仅是网络空间,想要追踪、组织并优化这个世界,计算机需要依赖大量数据。
   而比起输入所有这些数据,人类还有更好的事情可以去做。这些物体需要被打造成可以自动为计算机提供信息的样子,把物理世界变得易于用数字理论理解。
   现在很多人都有智能手机,但没有用于物体的智能手机。射频识别可以用一种不昂贵的方式追踪这些物体。
   即使很多标签能做到的就是通过读卡器并发出信号表示“我在这里,现在在这”,这对计算机理解物理世界也足够了。
   这些标签可以开门,可以追踪工具、零部件甚至药材,可以实现生产过程自动化,可以快速支付小额款项。
   射频识别可能没有智能手表或者无人驾驶汽车的动力与灵活性,但它价格低廉,且体积小,这些优点使得它可以用于标记无数物体。
   而且这种技术不需要电池。如果你认为这无关紧要,那你需要记住李昂·特雷门这个名字。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因为共产主义的理论,就是要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共产党就是执行这一历史任务的窃贼集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就是这样一脉相承。
(2019/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