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上帝的科学一——前言 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徐永海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的科学一——前言 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上帝的科学
           ——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
     
     
                  徐永海 著

     
     
     宇宙本身是个点并在上帝的手心里,从这个点出发来探索宇宙推进科学。
     大脑前额叶使人类具有了崇拜天性,崇拜耶稣拿去恨才能带来美好社会。
     我们人类还具有强迫自罪暗示天性,宗教多迎合天性排斥耶稣带来愚昧。
     
     
           前 言 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导论一 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独一上帝
           导论二 自然科学与基督信仰没有任何冲突
           导论三 用自然科学来解释圣经中的创世记
           导论四 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本来面目
           第一章 量子如何构成粒子与量子粒子种类
           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第六章 大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精神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宇宙灵魂与独一上帝耶稣
           后 记 我的两次为主坐牢与本书完成过程
     
     
     
           前言:我的十字架道路促成我的科学研究
     
     
   1、基督信仰就是跟着主走十字架道路
     
   (1)、1978年、1979年的经历使“追求民主”深深地埋进了我的心里
     
     1979年7月初我参加了高考。我是必须得考上大学,否则只能到农村去插队(我们是最后一届有插队的中学生)。高考前一夜我是非常紧张,只睡了3、4个小时。高考时更是紧张,第一天上午考语文,写名字时手都哆嗦,没有考好,下午数学也是如此,语文、数学分都不是很高。第二天、第三天考物理、化学、政治、外语(因是文革后第三届高考,外语只占10分),就发挥正常了。9月初我考入了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中国最好的医学院,是很难考入的,当医生是我的理想。
     
     高考后,考入大学后,我终于有了更多的时间、精力到西单去看大字报了。只是,很快就到了1979年12月初,“西单民主墙”被搬到了月坛公园,4个月后被取缔了。虽然“西单民主墙”仅仅存在了一年多,但是“对民主的追求”已经深深地埋进了我的心里。
     
     一上大学,发现班中只有我和郑钦华还不是团员,我们成了好朋友。郑钦华是台湾人,比我大十岁,他曾在台湾积极参加台湾的民主运动,曾与谢长廷在一个小组。为了参与大陆的民主运动,他从台湾的辅仁大学毕业后,先到法国巴黎大学留学学医,后转学来到了北医(北京医学院)。
     
     郑钦华的志向在民主运动,一到中国就与大陆民运建立了联系,是“四五论坛”的秘密成员,并参与了徐文立、王希哲、孙维邦(孙丰)等民运人士的组党活动。1981年,徐文立被抓(后判15年),王希哲被抓(后判14年),孙维邦被抓(后劳教2年)。郑钦华也面临着被抓,为此他托付我,来帮他办一些事情。如他将他家人的地址给我,如果他被抓,我来及时通知他的家人。
     
     好在,郑钦华没有被抓,但也不能离开中国大陆了。他曾几次申请在寒暑假期间去境外探亲,但都没有被批准。也好,使他在北医学习了五年,并顺利毕业,获得了医学学士学位。1984年毕业后,郑钦华依旧受到刁难,没有能及时离开中国,直到1985年。
     
     1983年,我们的校友,1965年考入北医(北京医学院)1971年毕业的王炳章,在北美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后,创建了海外第一个中国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联)。那一年,北医校方也向师生们通报了这件事情,我和郑钦华很是高兴,在推动中国进步的事业上,北医不应当缺席。
     
     1985年郑钦华到了美国,找到了王炳章,并成为了王炳章的搭档,他们分别出任了“民联”的正副主席。在郑钦华(柯力思)出任“民联”的副主席后,1987年北京市公安局曾找了我六次,我险些被抓去坐牢。
     
   (2)、我希望通过科学研究,来找到阻碍社会发展的心理原因、文化原因、宗教原因
     
     1984年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发配)到了远离市区的“北京温泉结核病医院”(后依次改名为北京结核病医院、北京胸科医院、北京老年医院)。这里的病人均为结核病患者,并且一住就是3个月、半年、一年,可以说是在疗养,显然在业务上我得不到应有的提高。但是也好,这里使我有了大把的时间,我是住在医院里,很少回家,我就大量地看书,几乎每天都看书到晚上十一点多,来解决以前的一些疑问。
     
     我们从小就学的马克思主义说,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生产力发展了,物质财富增多了;在生产关系上又公有制了,就不存在剥削了,不存在压迫了;共产主义就实现了,社会就美好了。
     
     郑钦华曾对我说过:生产关系、上层建筑,除了与生产力有关外,还应当与人心(人的心理)有关。我以前一直觉得很新鲜,但没有时间去细想,这回我有时间去细想了、去思考了。
     
     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爱情这种心理活动,在爱情基础上,就会出现婚姻、家庭。婚姻家庭的出现,应当是建立在爱情(夫妻亲情)基础上,与人的心理有关,与人的大脑有关。那种观点认为,婚姻家庭的出现,是由于生产力发展了,出现了私有制,是私有制所带来的;在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没有私有制,不会具有婚姻家庭;到了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因不再有私有制了,也就不再具有婚姻家庭了。这些观点应当是不正确的,或者说是不全面的。
     
     同样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痛恨仇敌的心,强烈地仇恨那些敌对的民族阶级国家及人;出于强烈的恨,人们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会出现屠杀与战争。人与人之间的屠杀、战争、压迫、剥削,应当与人的仇恨心理有关,与人的崇拜心理(宗教信仰心理)有关,与人的大脑有关。那种观点认为,屠杀、战争、压迫、剥削的出现,是由于生产力发展了,出现了私有制,是私有制所带来的;在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没有私有制,不会具有屠杀、战争、压迫、剥削;到了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因不再有私有制了,也就不再具有屠杀、战争、压迫、剥削了。这些观点应当是不正确的,或者说是不全面的。
     
     即使生产力提高了,物质财富增多了,不再有私有制了,而公有制了;但是,如果人心不好,人心中都是恨,都是恶;也应当会存在战争、压迫、剥削。即使有了人权、自由、民主、法制(法治);但是,如果人心不好,人心中都是恨,都是恶;也应当会存在“人剥削人、人压迫人”。
     
     在阻碍我们人类社会发展,在阻碍人类社会走向美好的因素中,应当包括人心中的恨、恶,应当包括人心;即应当包括人的某些心理原因、文化原因、宗教原因。
     
     必须改变人心,必须使人心中充满爱,才有可能带来美好的社会。人心的改变,才是基础。
     
     那么,人心是什么,爱情、崇拜、信仰、精神是什么,情欲、情绪、情感是什么。它们的生理基础是什么,是建立在大脑的哪个脑回、核团基础上。在大学时,我对这些就非常感兴趣,对脑解剖、脑生理、心理学、精神病学就非常感兴趣,并且希望毕业后能去当精神科医生。但是毕业分配,非要我去当内科医生,其实精神科医生几乎没有人愿意当。
     
     于是我买了有关方面的书,认真看了脑解剖、脑生理、心理学、精神病学等,并看了有关的人类学、哲学、历史等,(也看了物理、化学、生物等)。并尽可能地向他人请教,如向一些有学问的病人、病人家属请教,当医生还是有这方面的便利。温锡增老先生是患者温树欣的父亲,1931年在北京大学获哲学学士学位,1940年在燕京大学获心理学硕士学位,1954年在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曾任燕京大学哲学系助教,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远东系副教授,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通过温锡增老先生,我知道了什么是“自然律”。我们病房戴主任的丈夫是社科院历史所的研究员,我也向他请教。
     
     在1987年,我的同事吴建华大夫,主动来与我讨论问题,并建议我说:“咱们搞个组织吧”。我对搞组织没有兴趣,我说:“咱们还是搞理论吧,先把社会是如何发展的,为什么这么发展,来搞清楚吧”。我还更希望通过科学研究,来找到阻碍社会发展的心理原因、文化原因、宗教原因。为此,我写了一篇文章《人类发展的历史就是一个追求自由的历史》,来论述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一次次地突破各种阻碍,来走向自由。
     
     不久发生了“公安局找我6次”这件事情,如果我搞组织,不搞理论,很有可能就被抓去坐牢了。吴建华大夫之后被调到中国当时新建的最好的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可能是立功了吧。
     
     那几年,我是认真地在读书。通过读书,我依旧对“人心、爱情、崇拜、信仰、精神、情欲、情绪、情感等”没有搞的很清楚,搞不清它们的生理基础是什么?解剖基础在哪里?这应当是未知领域。为此,在1988年,我再当了4年的内科医生后,调到了北京回龙观医院,转行当了精神科医生。
     
   (3)、我接受了耶稣,而认识到只有耶稣才能拿去人们心中的恨,才能使社会走向美好
     
     1987年,我在北京图书馆(现在的国家图书馆)看书,看到了方励之先生写的《宇宙的创生》,其中说到了宇宙大爆炸理论,说到了整个宇宙的历史只有1百多亿年,在1百多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并说到了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
     
     《宇宙的创生》是一本纯物理学的书,方励之先生可能也不是有神论者、基督徒。但是,从这1987年开始,我却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为此,在1988年,我曾去过宣武门的天主教堂;我还曾想去看看基督教(新教、耶稣教)的教堂。听人家说崇文门有,去找过,没有找到。(它在一个小胡同里,确实很难找到)。
     
     1989年2月的一个星期天,我路过离我家不远的西四丁字街,发现这里有个基督教(新教)的教堂。这里离我家也就一公里多,以前也时常路过,一直没有发现。应当是,在改革开放后,它才开放不久,所以以前我不知道它。当然也与它在西四家具店后面,被挡着有关系,2008年家具店被拆了,从街面上终于可以看见教堂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